劳动者
下班之后,我有权利不看微信吗?|编辑部聊天室

他们收编和挪用了“有意义的工作”这一话语,变成了你加班是因为你是一个更酷的人,或是一个对职业更有追求的人。

【专访】保洁阿姨是主体性很强的女性,不该同情心泛滥地看待她们

在专访中,张小满分享了自己观察到的保洁员身上的主体性表现,并从农民工子女的身份与心理出发,对如何面对复杂的母女关系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成为数字游民,然后呢?| 编辑部聊天室

数字游民生活承载着人们的许多愿望,包括找到实现人生价值的工作,包括自由,但现实似乎更复杂。

一个时刻保持干净的超级城市背后,是一群人的过劳

在深圳,保洁员阿姨都是谁?来自哪里?无数个春香肩负的是怎样疲惫的日常和沉重的负担?

走向AI永存的未来 | 2023年度人工智能文化盘点

人工智能终将与我们每个人有关,无论是在创意、工作的层面上,还是在人类认清自我与理解语言的层面上。

向前看,别回头 | 2023年度流行作品与社会心态盘点

通过对2023年那些人们喜闻乐见的作品的观察,我们或许捕捉到无形的、瞬息万变的欣喜、焦虑、热爱与期盼。

林楷伦:既是作家也是鱼贩,卖惨让写作者道路变窄 | 专访

“我们每个人都有非常多的角色。我是鱼贩,我现在可以遇到很多厨师,因此对厨师行业非常理解;我还是一个爸爸,可以写儿子或者女儿。生活本身就会把每个人变成职人。”

休息不可能,只好Gap day?

不断加速、失去休息是一种社会性的危机,只从个体层面呼吁减速与休息是太过简单且危险的做法。

收入不平等会剥夺我们的信任与爱吗?

收入不平等不仅关乎看似遥远的社会公义,也与所有人的失落、焦虑、无安全感,以及爱相关。

介乎生存和生活之间:对话《我在北京送快递》作者胡安焉 | 劳动节

“快递员”的身份无法概括胡安焉是谁。介乎生存和生活之间,或许是胡安焉以及大多数劳动者的处境,而写作是他找到平衡、不令自己跌入单调生存的一根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