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
深刻改变美国的亚马逊罪恶:对其不满却仍然依赖,这说明了什么?

在新作《美梦成真:一键式美国的输赢》中,记者马基利斯展示了购物的转变是如何波及上游,影响了工作体验、公司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信息管理,并最终改变了新经济中赢家和输家之间的财富分配的。

谁的外卖骑手?

劳动关系无,骑手险“鸡肋”。

当工作与生命被疫情、算法和流水线改变 | 2020年劳动者新闻盘点

只要问题还未解决,事实依旧如此,我们就有老调重弹的必要。

幽灵一般的工作,去人性化的平台:AI无法取代人类是绝对的好事吗?

好消息是,人类工作不会那么容易被机器取代,后者几乎总是会有力所不逮之处。坏消息是,“幽灵工作”的兴起将有可能颠覆职场传统,夺走我们习以为常的“全职工作”。

挣得越多就越想要钱,“时间就是金钱”的错误观念如何影响了我们?

别再纠结时间到底是不是金钱,体会时间的真正价值。

思想界 | 杀马特是模仿消费主义景观,还是90后农民工的自我保护?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纪录片《杀马特我爱你》以及“凡尔赛文学”梗的流行。

从“打工人”谈起:白领工作被祛魅,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从早几年的搬砖、码农,到社畜、内卷和如今的打工人,网络热词更迭的背后,是白领工作的一步步祛魅和年轻人越来越敏锐的阶级意识。

要让年轻人有希望,“学历”需要被祛魅,劳动需要有保障

当年轻人掌握更好的职业技能、享有更多的就业保障时,他们会成为社会稳定和消费的重要力量,也会是生产效率更高、流动率更低的好员工。

“群众科学”:技术政治与相关文艺

“群众科学”和我们今天理工科等学科所理解的科学不完全是一个概念。它主要依托群众运动和劳动者的生产实践经验,与工人、农民的生活福祉密切相关,形式上是群众运动加社会主义大协作。

诞生于第二波女权运动的弹性工作制内含哪些悖论?

打破朝九晚五的工作制度最早是女权主义的愿景,然而它为何变了味,成为每周七日、每日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剥削性职场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