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
“上班,是一个大大的骗局”:华盛顿大厦里的陈映真如何书写人的处境与异化

在“华盛顿大楼”系列中,陈映真书写了华盛顿大楼里工作的高级主管,也书写了远离家乡、疲乏不堪的女工——他的文学是关于“后街”的生活。

【专访】人类学家张劼颖:“我做垃圾分类也没用”这种话,在某种程度上是推卸责任

如果没有拾荒者,大量可以回收再造的废品将会被直接倾入垃圾填满场与焚烧炉,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这些劳动者的伤口,也是整个社会的伤口

我们必须思考、想象一个保障所有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利的社会如何实现。

疫情期间快递员外卖员获得的赞誉,能够补偿其遭受的控制和伤害吗?| 劳动节

在社交网络上,“高收入”“高自由”的平台经济神话不时引发年轻白领“不如辞职送快递”的自嘲和感慨,这种自我调侃所忽视的,是平台经济高强度劳动、低安全保障与极端不稳定的严峻现实。

虚拟团结、相对弱势与性别隔离:针对中国卡车司机的一组调研 | 专访

卡车司机的善意更多被当作个人行为来看待,某些个体的负面特征却很容易蔓延为群体的标志,这一点与社会舆论对“女司机”的污名化十分相似。

追问马斯洛:“通过工作自我实现”这套话语的阴暗面在哪里?

工作就是工作——不管现代工作场所配备有多少冷饮冰箱或冥想课程,也不管有多少出发点善意的培训导师在向你展示(需求层次的)金字塔幻灯片。

HR小史:从父母般关爱到暴君般压迫,人力资源是如何角色“反转”的?

人力资源在解决劳资矛盾的需求之下不断发展,也反映着每个时代更广阔的经济、技术和社会关系变迁。

我们已经拥有减少工作时间并提高生活水准的条件,为何我们还是这么累?

人类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几乎没有人会小富即安。

从女红到女工:棉花帝国里的女性

棉花帝国是在资本主义工业化进程中建立起来的,在其中女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都被削弱。姜虹站在中国女性的视角来看当下热门的全球史著作:从家庭经济的重要贡献者和国家的臣民到最底层的纺织工,女性的角色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为什么无家可归是有罪的?

无家可归的人无论在社会意义上、政治意义上还是审美上都受到了贬低,他们违背了资本主义的价值规律,他们并没有“为了所得而进行劳动”,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他们需要去“找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