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
“群众科学”:技术政治与相关文艺

“群众科学”和我们今天理工科等学科所理解的科学不完全是一个概念。它主要依托群众运动和劳动者的生产实践经验,与工人、农民的生活福祉密切相关,形式上是群众运动加社会主义大协作。

诞生于第二波女权运动的弹性工作制内含哪些悖论?

打破朝九晚五的工作制度最早是女权主义的愿景,然而它为何变了味,成为每周七日、每日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剥削性职场文化?

新冠疫情如何为我们揭开了肉类工业的残酷一角?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世界各地的肉类加工厂也受到了巨大冲击,被迫关闭。

居家工作的日子里,你想念曾经厌烦不已的办公室了吗?

没有讨厌的通勤和同事,在家办公应该再好不过了,但为什么人们却想回到办公室呢?

在需要他们的同时歧视他们:不准外卖员进入商场的问题究竟在哪里?

SKP事件或许是由体验生活的视频博主不熟悉业务规则引起的,但它并不能掩盖外卖员没能得到与其劳动相匹配的认可和尊重的事实。

“上班,是一个大大的骗局”:华盛顿大厦里的陈映真如何书写人的处境与异化

在“华盛顿大楼”系列中,陈映真书写了华盛顿大楼里工作的高级主管,也书写了远离家乡、疲乏不堪的女工——他的文学是关于“后街”的生活。

【专访】人类学家张劼颖:“我做垃圾分类也没用”这种话,在某种程度上是推卸责任

如果没有拾荒者,大量可以回收再造的废品将会被直接倾入垃圾填满场与焚烧炉,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这些劳动者的伤口,也是整个社会的伤口

我们必须思考、想象一个保障所有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利的社会如何实现。

疫情期间快递员外卖员获得的赞誉,能够补偿其遭受的控制和伤害吗?| 劳动节

在社交网络上,“高收入”“高自由”的平台经济神话不时引发年轻白领“不如辞职送快递”的自嘲和感慨,这种自我调侃所忽视的,是平台经济高强度劳动、低安全保障与极端不稳定的严峻现实。

虚拟团结、相对弱势与性别隔离:针对中国卡车司机的一组调研 | 专访

卡车司机的善意更多被当作个人行为来看待,某些个体的负面特征却很容易蔓延为群体的标志,这一点与社会舆论对“女司机”的污名化十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