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
民国作为“符号”的演变

如何阅读文本才是历史研究的基本,这种工作不仅要读出文本中写了什么和没有写什么,还要考察文本制作者基于何种动机这样说而不那样说,不加甄别地网罗资料而加以排列组合的朴素的实证主义,看似旁征博引,其实没有多少知识生产的意义。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专访】哈佛学者宋怡明:在服从与反抗之间,明代人如何与国家互动协商

《被统治的艺术》用真实的明史告诉我们,通过了解过去的人如何在服从和反抗之间的灰色地带谨小慎微地辗转腾挪,或许也能更好地理解当下。

历史学家柯文:严肃历史和大众记忆之间的关系,远比人们认识的更复杂更模糊

“历史学家,包括回忆录作家和法国大革命学者,必须是精通多种语言的人——通晓当今的语言,以及过去的语言。与这个挑战角斗,甚至拥抱这个挑战,深入探进我们渴望了解的神秘的过去,正是为历史学家带来满足感的最大来源。”

英国帝国史中的辉格暗影

在英国史中,帝国史论述一直是19、20世纪中的“重头戏”。这不但意味着大量优秀学者将精力投身其间,更代表了英国对于自身与世界秩序关系的投射与理解。

“游戏史学”初探

电子游戏虚拟现实能力一日千里,人类社会现有的诸多要素,都能够在游戏世界得到呈现,而游戏本身所具备的超强交互性体验,更让现实与虚拟世界的边界越发模糊。因此,较之书本与影视作品,历史游戏的“教化”功能不可小视。

讲故事的历史学家:史景迁的写作、史观与道德立场

尽管史景迁和司马迁都是以“擅讲故事”闻名的历史学家,但他其实并不赞同后者充满道德批判意味的书写方式。

北大教授辛德勇:把海昏侯墓出土的黄金叫“马蹄金”很不妥

辛德勇认为,虽然考古发现很多,做考古工作的学者也相当辛苦,但是学界对出土文物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其中也包括近年来著名的海昏侯刘贺墓。

张宏杰:如果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么先得有一个小姑娘

古代中国王朝是如何打扮历史的?真实的历史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重要性究竟在何处?基于民族自尊而扭曲的历史记忆对人民是好是坏?我们应如何看待修史者那些“善意的谎言”?

“局外人”艾瑞克·霍布斯鲍姆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的一生都在紧张不安中度过——这位历史学家一直是个局外人,几经拉扯最终被接受进入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