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德国内在的结构性问题在于单一的产业结构。不同于法国拥有强大的飞机制造、核电技术、文化旅游产业甚至是农业,或者美国那样拥有IT产业、军工业、文化娱乐产业等的多面手国家,德国的三板斧是机械制造业、汽车业和化工业。

阿尔特迈尔称,欧盟将创建一个“安全且可信赖的欧洲数据基础架构”,而Gaia-X是“重要的欧洲数字生态系统的摇篮”。

相比于直接评价北约已经脑死亡的法国人、被脱欧事务多次拖入政治危机的英国人,或者是国力有限且被三次灭国的波兰人,一个强大且理性的德国依然是美国在欧洲最可靠的盟友。

柏林墙的倒下,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意味着什么?

排犹、仇外、右倾、激进是东德地区始终无法摘掉的标签,尤其是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近十年间,这些负面标签反而越粘越牢。

德国伊朗裔作家纳韦德·凯尔曼尼:回避过去的罪孽与创伤,就永远没有愈合的机会

“世界文学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所有人不是桥梁,我们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中心。”

联邦经济和能源部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当天表示,贸易冲突、英国“脱欧”和外部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确实令出口导向型的德国经济面临压力,但德国经济自身并不面临经济危机的威胁,国内经济运转状态良好。

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等因素影响,出口导向型的德国将继续承压。

8月15日,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和德国高等教育与科学研究中心(DZHW)共同发布的《向全球开放的学术2019》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留德学生数量达3.69万名,占外国留学生总数13.1%。排名第一。排在中国之后的国家分别为印度、奥地利、俄罗斯、意大利和叙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