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一边亏损关店破产,一边月营收近亿资本疯抢,性感生意好不好做?

新一代内衣品牌解决了哪些行业痛点才如此备受追捧?这些“搅局者”还有哪些不得不面对的大坑?他们的未来路径是做成下一个“优衣库”还是“维密”?

CEO排队下岗,智能手机战场已经消失?

时代的灰落在了个人头上,个人境遇不尽相同,但归根结底都要追溯到时代的终结,即智能手机创业窗口的关闭。

下沉市场跑出60亿美元估值后,水滴公司瞄准海外业务

近年来围绕水滴公司的争议一直很多,其中主要原因则和水滴公司的业务之一水滴筹相关。不少人一直有种误解:为什么可以将“慈善做成生意”,为什么“慈善机构”还可以盈利?

卖烤奶、烧仙草,喜小茶直接和“爆品”抢生意

从最初的烧仙草、到冰淇淋、及新近上的烤奶,抓取的都是市面上流行的、经典款产品元素。走大众化路线,是个可借鉴的上新品思路吗?

我把创业4年的影视公司关了

他的公司叫影大人,成立于2015年12月,累计完成四轮融资。3个月前,公司资金链断裂,白松决定停掉自己创业4年的项目,并彻底“逃离”影视行业。

电子烟巨头 IPO 市值大涨 150%,港交所外 2019 年风口上的新品牌们静悄悄

当前,监管的口子再次缩紧,直播电商的路径已经被切断,微商销售电子烟还能坚持多久是个未知数。

穿上盲盒“新衣”,潮玩是不是好的商业模式?

高利润高粘性的潮玩是一门好生意吗?三大问题待解。

红杉印度“钱”进东南亚

红杉印度将其约三分之一的资源投入到东南亚。这意味着,这笔新基金成为东南亚最有钱的投资基金之一。

每日优鲜再拿融资,但生鲜逃过生死劫了吗?

一场全球性的疫情,改变了各行各业的发展节奏,这其中波动最大的,还要数生鲜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