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
这家动漫公司是怎样用泡面番赢利的?

在国产动漫行业仍处于发育期的当下,一路顺势而为的分子互动无疑是一个可供研究参考的标准对象。

除了花里胡哨的头发,还有什么办法区分二次元角色?

对于商业二次元作品来说,“颜色”是最常用的一种区分角色的方式,其中最典型的代表,莫过于各种各样的“战队”了。

从头部延伸到腰部,国产漫改真人找到最合适的方式了?

播放渠道的变化,内容形式的创新,让腰部动漫作品有了更多机会。

日本动画光盘市场还有出路吗?年销售额还有104亿元

哪些人在为动画视频内容付费?

全球吸金158亿美元,尼克最赚钱少儿IP《爱探险的朵拉》也遇上“中年危机”

被翻译成32种语言,进入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爱探险的朵拉》是21世纪第一个全球性的少儿IP。

年利润翻番的华夏动漫,疫情冲击游乐园收入下降30%

华夏动漫年度毛利下滑60.4%,净利却翻番;存货成本减少8345万港元;未来推动“文化+地产”获利。

动画制作“搞批发”,在中国有没有未来?

在国内网络动画市场,作品类型的多样化和改编的灵活性越来越明显。

“韩国芭比娃娃”MIMI World,一年收入3.74亿元

从影视剧、综艺、音乐到玩具,韩国已经从模仿美日发展到走出了自己的特点。

版权发行收入接近腰斩,羚邦的动画中间商生意更不好做了

羚邦2020财年收益3.15亿港元,同比减少33.7%;股东应占溢利为3595.1万港元,同比减少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