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对话《假装我们在城市》弗兰·勒波维茨:不喜欢我又如何?

随着Netflix剧集《假装我们在城市》的热播和《弗兰·勒波维茨读本》在英国出版,这位机敏风趣的美国作家再度走红,在这次采访中,她谈到了写作的失败、她对安迪·沃霍尔的厌恶和她最好的朋友托妮·莫里森。

台湾作家黄丽群: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 | 专访

《海边的房间》的宣传语是“讲述畸零人的生活”,而作者黄丽群没有觉得这些人边缘或畸零。她说,“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就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当我的父亲杀了我的母亲

海达尔的新作《来自母亲的创伤》并不局限于对可怕事件的单纯回忆,而是尽可能将更大的意义穿插在自身混乱的恐怖经历之中。在尽量疗愈自己的同时,她也在努力抚慰更多女性的创伤。

2021国际布克文学奖得主达维德·迪奥普:野蛮的是战争,而不是士兵

达维德·迪奥普认为,“一切战争都是由成年人组织起来并意在杀害年轻人和儿童的。”

布克奖入围作家乔恩·麦格雷戈:给别人一个翻开下一页的理由

乔恩·麦格雷戈的小说《水库13》曾获得布克奖提名,该书是一幅宁静的农村生活画卷。如今,他又着手书写南极的危险。他谈了谈让人手不释卷的紧张快感。

阿根廷作家莎曼塔·施维伯林:我们在小说中总是回避谈论技术

施维伯林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能够非常自然的接受科技的存在,但是在小说里,我们却极力避免谈论科技。”而她想想通过科技来谈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小说家凯瑟琳·梅农:纯数学与纯文学的灵感从同一处来

凯瑟琳·梅农讲述了她的首部小说——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家庭的黑暗秘密的故事,以及她教授机器人学的另一种生活。

全聚德:受疫情影响业绩仍处于恢复阶段

全聚德业绩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公司正在转型变革。

对话吴军:学会给生活“降噪”

科技和商业的发展,将少数天才创造的智慧,变成福及全人类的福祉。

破圈、重塑,席卷冬日的“哥哥效应”

蜕变背后,也不仅仅是汗水和努力,而是打碎自我而后重塑的艰难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