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巴西裔英国作家亚拉·福勒:小说也有机会影响现实?

年轻的巴西裔英国作家想通过新英国脱欧时代的小说来鼓动读者,问题是,小说真的能够影响现实吗?

小说家凯伦·福勒:入围布克奖不如和厄休拉·勒古恩共进午餐

2014年布克奖提名作家凯伦·乔伊·福勒谈及围绕刺杀林肯凶手之家展开的新作、她写科幻小说的“黑历史”及个人的绝望情绪。

加拿大作家希拉·赫蒂:女性的作品在待遇上依旧不同于男性

在颇具争议的第二部小说《母性》后,希拉·赫蒂让父亲成为了新作《纯色》的焦点。她坦诚地谈到了悲伤以及为何决定不要孩子。

诺奖得主古尔纳:与以前相比,外来者的待遇并没有显著改善

古尔纳谈了谈英国公交车上的种族主义,政府对待移民的方式,以及为何文学需要娱乐性。

对话《假装我们在城市》弗兰·勒波维茨:不喜欢我又如何?

随着Netflix剧集《假装我们在城市》的热播和《弗兰·勒波维茨读本》在英国出版,这位机敏风趣的美国作家再度走红,在这次采访中,她谈到了写作的失败、她对安迪·沃霍尔的厌恶和她最好的朋友托妮·莫里森。

台湾作家黄丽群: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 | 专访

《海边的房间》的宣传语是“讲述畸零人的生活”,而作者黄丽群没有觉得这些人边缘或畸零。她说,“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就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当我的父亲杀了我的母亲

海达尔的新作《来自母亲的创伤》并不局限于对可怕事件的单纯回忆,而是尽可能将更大的意义穿插在自身混乱的恐怖经历之中。在尽量疗愈自己的同时,她也在努力抚慰更多女性的创伤。

2021国际布克文学奖得主达维德·迪奥普:野蛮的是战争,而不是士兵

达维德·迪奥普认为,“一切战争都是由成年人组织起来并意在杀害年轻人和儿童的。”

布克奖入围作家乔恩·麦格雷戈:给别人一个翻开下一页的理由

乔恩·麦格雷戈的小说《水库13》曾获得布克奖提名,该书是一幅宁静的农村生活画卷。如今,他又着手书写南极的危险。他谈了谈让人手不释卷的紧张快感。

阿根廷作家莎曼塔·施维伯林:我们在小说中总是回避谈论技术

施维伯林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能够非常自然的接受科技的存在,但是在小说里,我们却极力避免谈论科技。”而她想想通过科技来谈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