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
Nike推出史上“最贵”和“最极客”两大全新支线,透露了哪些信号?

这是Nike对未来运动服饰趋势的最新思考和创新实践。

耐克2021财年三季度营收104亿美元,大中华区数字销售额大涨44%

大中华区营收为22.79亿美元,同比增长51%,数字销售额则提升44%,而北美地区自营数字业务的收入首次突破10亿美元。

耐克首次公布2025财年目标,运动品巨头争相看向未来五年

耐克发布2020财年《影响力报告》,及此前既定五年目标的完成情况,并首次公布2025财年目标。

SNKRS饥饿营销怨声载道,耐克不担心损失客户

SNKRS上提前蹲守和实体店门口通宵排队,或许没有本质区别。

登顶全球时尚网站 No.1,Nike 是如何打造强大数字私域生态的?

Nike 究竟是如何构建“数字私域生态”的呢?

阿迪达斯再遇品牌难题?

阿迪达斯从2017年起似乎已经开始走进品牌弯路,如今的市场表现很可能是当初品牌策略选择失误所带来的后遗症。

干掉耐克的,绝不会是下一个耐克?

中国市场是耐克最看好的市场,但是,在中国市场上,想要撬动耐克的,还有一众国产品牌。

加码数字化,耐克大中华区计划裁员400人

裁员的第一阶段已于上周进行,主要波及到的地区包括北京和广州,上海总部暂不受影响。

落后耐克,CONFIRMED App回归,阿迪达斯数字化迟到?

实际上,这并非是CONFIRMED App首次上线,2015年,阿迪达斯正式推出了CONFIRMED App,然而因为技术原因,有人利用程序漏洞购买限量版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