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博纳富瓦评兰波:他太早成为大人,又当小孩子当了太久 | 一诗一会

鲜有作家像兰波一样热忱地认识自我、定义自我,想要改变自身成为另一个人。

传记作家布莱克·贝利面临性侵指控,最新作品《菲利普·罗斯传》将下架

诺顿公司宣布永久性停止出版贝利的作品,并且“将拿出与新书预付款数额相当的资金,捐给反对性侵犯或性骚扰、致力于保护性侵幸存者的相关组织”。

是缪斯还是罪人?一位活在拉金阴影中的女性

约翰·萨瑟兰努力挽救拉金长期的爱人、缪斯——莫妮卡·琼斯的声誉。

【专访】数学家丘成桐:学者做官的欲望大了,做学问的热情就少了

他呼吁年轻学子为学问而学问,“不要太功利”,“做官的欲望大了,做学问的热情也就少了。”

为菲利普·罗斯作传:一位被力比多束缚的文学巨子的最后生命

从麻烦的婚姻到《萨巴斯剧院》和《美国牧歌》的突破性写作……罗斯亲自挑选的传记作者写了一本好书。

想写小说又轻视小说:萨义德与虚构写作之间的纠结与秘密

爱德华·萨义德认为小说无法改变世界,或许只是因为他自己从未成功。

陀思妥耶夫斯基逝世140年 |“当人失去了生活的全部希望目标时,他们经常会在痛苦中变成怪物”

正是希望的能力让人们即便在最可怕的状况下仍能活着和保持清醒。

拜登之子传记将于4月出版,斯蒂芬·金力荐

亨特·拜登在书中分享了自己与毒品的斗争。

米兰·昆德拉:站在怀疑论者和辛辣的幽默一边

“在恐怖中,我明白了幽默的价值。那时我二十岁。我总能从微笑的方式中辨认出谁不是斯大林派的人,谁是我丝毫不用害怕的人。”

被忽视的与被简化的:我们要如何理解女权主义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

在《沃斯通克拉夫特》中,西尔瓦娜·托马塞利着手颂扬沃斯通克拉夫特哲学家的面向,却没有追踪她的思想成长,因此削弱了她作为思想家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