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运作
海南椰岛“打醉拳”

跨界进入搏击体育赛事行业,实际控制人变更,能否让这家老牌保健酒公司重获新生?

盈投控股运营乐百氏都没有成功,古越龙山这次给自己找了一个假“战投”?

黄酒的消费人群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特点,尤其在广大的北方地区,完全没有喝黄酒的习惯。这也决定了公司的市值,远低于茅台等白酒公司。

“新湖系”湘财证券曲线上市,背后操盘者系“327猛人”

二十六年“新湖系”,正在谋求新一轮的扩张、转型。

中信离场,业外资本不宜“饮酒”?

中信的退局让酒业议论纷纷,大多观点都集中于“资本逐利,业外资本追逐短期利益,难以坚持,不适宜饮酒”的论断。

遭举报的北京文化身后,真有两位蹊跷的“抬轿者”吗?

这两家基金的操盘手,究竟是灵感碰撞到了一起,还是有什么言不尽的做法,硬要在《流浪地球》、《战狼》概念炒作后一年,匆匆买入北京文化?

汇源败局始末

很多人都觉得是2008年可口可乐对汇源并购的失败,造成了朱新礼如今的窘迫,但细细琢磨这个逻辑却并不成立。他的“命运之变”中隐藏着怎样的偶然与必然?

互金10亿美元俱乐部追踪:趣店万里目是否是无底洞?

抛弃现金贷业务转战奢侈品电商,这一次趣店真的找对路了吗?

泛海控股和卢志强的境况

战略调整后,卢志强通过一系列并购和投资,从地产抽身,浩浩荡荡向金融业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