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运作
“浪奇”化身“红棉”,日化第一股艰难出清

自1993年登陆深交所,“广州浪奇”这个名字在A股市场上存在了整整30年,如今正式与市场挥别。

踩雷3亿元信托,郑煤机为何如此热衷购买理财?

长期以来,郑煤机的库存现金只维持在几十万元的水平。

“超级牛散”刘益谦卖古画进账9千万,1年回笼近7亿现金

“超级牛散”频繁套现在下什么棋?

皖通科技股价坐“过山车”,背后世纪金源“黄氏兄弟”胜出1年半

亏损近4年,新管理层“战”后成效如何?

永煤突然提前“还债”了,负债逾2000亿河南能源能否重获新生?

地方国企投资“饥渴症”叠加结构化发债,风险一再放大。

热门概念全都蹭,中文在线到头终是一场空?

这些年,中文在线干的事都差不多:追风。

富贵鸟破产,一场大火背后的局中局

一把大火,烧光十年会计凭证,烧出一场债市风暴。

合力泰“神秘接盘侠”亏9000万爽约,被债务吓跑还是另有隐情?

曾收购比亚迪子公司的合力泰,为何大股东不要、接盘方亏本爽约?

鼎益丰陷暴雷风波,“玄学投资”失效?

鼎益丰由于其独特的投资方式备受关注,其主张的“玄学投资”与主流投资机构风格迥异,也常常引起鼎益丰“圈钱”、“骗局”等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