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运作
北外滩金融中心五年终成,国华人寿刘益谦的地产腾挪

国华从拿地开发变成财务投资?项目利润又怎么分配?

高瓴旗下机构遭立案,15亿元股份为何离奇消失?

事实上,不止隆基绿能,多家上市公司股东存在类似减仓操作。

5.4亿预付款遭董事质疑,“毛纺巨子”二代财技更胜老爸?

昔日“幼教巨头”跨界“后遗症”显现?

560台老虎机撑起一个IPO,浮现香港富豪“姻亲圈”

和李嘉诚做生意,和“船王”孙女、福建富豪联姻。

水牛奶企业皇氏集团决定放弃的光伏,曹仁贤却准备接盘?

跨界光伏的皇氏终于决定收手停止跨界,具有标志性的一个业务动作,就是转让安徽皇氏绿能的控股权。

鲁大师骚操作减持,股民可能误解了 360

太阳底下无新事,但割股民韭菜的套路却层出不穷。

鸿达兴业“戴帽”跌超18%,潮汕富豪周奕丰走到十字路口

在氯碱行业下行之时,氢能产业热潮涌动。在出现债务危机的近几年里,鸿达兴业及其子公司在氢能领域动作频频。

“世界铜王”王文银到底缺不缺钱?

“限高”后,铜王再被冻结9亿股权。

漱玉平民横向扩张,7.1亿收购天士力药房

连锁药房新一轮开店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