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将使越南明年更难增加出口或吸引更多外国投资。

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已从两年前的逾18.4万亿美元降至2710亿美元。

背靠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药物研发国,使印度成为美国专利药物仿制的“后花园”。

黑田东彦称,现在讨论退出宽松政策为时过早,日本央行的决定不是加息,也不意味着退出收益率曲线控制。

日本家庭的金融资产一半是现金和银行储蓄。

一些重新开放的行业,如酒店、航空、餐饮和建筑,将以健康的速度继续扩张,同时制造业和贸易相关活动保持收缩。

越南央行面临巨大压力,既要稳定本币和限制输入性通胀,又要保住其外汇储备。

如果没有干预,日元将继续向下,“下一个阻力点位将在153日元左右。”

“只要日本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以及日美利差等基本因素仍然存在,(干预的)影响可能只是暂时的。”

野村证券表示,菲律宾、印尼最受伤,泰国和越南则将因此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