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经济

韩国鼓励生育的时机可能已经错过,而且力度不够、针对性不强。韩国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要解决人口问题,制定任何政策都必须尊重四个规律。

分析认为,导致持续放缓的根源在于结构性问题,需要加大改革力度才能重振经济。

截至今年6月,日本家庭支出已经连续第七个月上升。但有分析称,由于薪资增长迟滞,导致消费者支出的强劲程度不足以提振增长。

日本政府在加强三种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管制的措施后,首次批准了企业的个别申请;此前,日本也没有针对韩国新增“个别许可”品类。

韩国政府在半导体、显示器、汽车、电子、机械·金属、基础化学等6大领域选定了100个核心项目。短期内力争进口来源多元化,并扩大本地生产;中长期内投入7.8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52亿元)研发费用。

尽管此次日本将韩国移出“白色清单”将给韩国的半导体以及汽车、船舶等产业带来巨大影响,但这对于韩国推动自主独立生产核心材料来说,无疑也是一个机会。

关税并未下降的美国产猪肉处于“一家独败”的状态。

在这个人口5000万的中等后发国家,被视为支柱产业的半导体行业始终无法改变市场和产业链上游两头在外的尴尬境地。更为微妙的是,市场和产业链上游的重要参与者却又偏偏是与韩国关系若即若离的邻邦。

韩国总统文在寅召集紧急内阁会议商讨反制措施。韩联社称,韩日关系陷入1965年以来最坏局面,韩国政府决定强硬反制,考虑拒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分析说,在日韩关系恶化时,由美国介入调停是迄今为止两国外交部门的传统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