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

“HIV也没有消失,但我们已经学会了与这种病毒共存。”

“如果说有什么人应该待在家里,那就是年轻人。他们的生活方式很危险。”

普京强调:“我们不允许出现经济崩溃和倒退的情况。未来对抗新冠病毒的过程将是复杂而漫长的,不能犯错误。”

加纳一家鱼类加工厂的一名工人确诊,随后传染了同厂的另外533名工人。

“如果这场疫情大流行没有把欧洲团结在一起,它将证明我们并不值得纪念5月8日这一天。”

当经济活动重启后,少数族裔面临的风险会更大。

“在回顾时,如果我们不认为‘这里可以做得不一样’,我会感到惊讶。”

欧洲国家小心松绑的背后,是对疫情之后“新常态”的不确定:要怎么才能安全地“与病毒共存”?

“当时我的状态不太好,他们给了我一个面罩,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需要氧气,我也知道他们为我制定了应急预案,医生对出现恶化的情况做好了各种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