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社会

40年前刚成为神父时,卡米纳提就知道他的职业生涯会长期与死亡相伴。但他没想到,死亡会像如今这般铺天盖地而来。

一旦希腊境内难民营发生疫情,“将产生巨大影响,因此及时采取措施至关重要”。

从马德里、米兰,到纽约,医生们都在迫切地寻找呼吸机。行业规模面对可能是近百年以来全球最严重卫生事件的冲击,显然独木难支。

一位轮岗治疗新冠肺炎病患的儿科医生说,意大利仍有大家庭和共同生活的传统。也许你认为自己更年轻、感染风险不高,但携带病毒的无症状者可以传播疾病,他们要认识到对老年人存活负有的责任。

带有特定变异的病毒可能比没有变异的病毒更致命。

“禁足令”实施10天来,仍有很多法国人没有严格遵守要求,未来将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

“只要大家都注意了,我就觉得问题不大。”

一些科学家提出,更清洁的空气可以拯救的人数,或许将超过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但研究者还需要数年时间证实这一说法。

由于防护用品匮乏,部分医护人员已经提起诉讼,指控政府物资供应不力。

本月初,提出备受争议的“群体免疫”思路仅四天之后,又大转弯拉高全英国防疫政策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