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生态系统”会害死企业 先给你开12剂药方吧

究竟什么才叫“生态体系” 、它的形式有多少种类、有何差异,至今也没有一个权威定论。

在今天的商业词典中,“生态系统”是被滥用最多的词汇之一。

阿里巴巴的IPO的招股说明书中曾24次提及“生态系统”;腾讯自称“只留半条命”,将剩下半条交于合作伙伴,进化为没有边界的生态体系;华为要联合开发者,建立“哥斯达黎加式”生态系统;复星说要通过投后管理拉长产业链机,实现“幸福生态系统”……

商业领袖们都意识到,靠单打独斗难以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只有合纵连横的布局才能事半功倍,但是,究竟什么才是他们口中的“生态体系” 、它的形式有多少种类、有何差异,至今也没有一个权威定论。很多企业跟风效仿,管理者们并不明确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态系统,也不清楚选择之后,自己是要成为生态系统的组织者还是参与者。

近日,德勤发布的《商业效能生态系统:提升商业效能的决策框架》报告中, 对“生态系统”下了一个新定义——“商业效能系统由多个(三个或以上)独立的组织/个人组成,这些组织/个人互相作用,追求共同的目标。”

在搜集了全球50个优秀企业案例之后,德勤将生态系统分为四个广义的分类:中心式、序列式、促进式和自发组织式。

一、最原始的生态系统:序列式

来源:德勤

序列式生态系统相对传统,它就好像工厂的供应链,必须由一家企业担任中心指挥者,协调一系列持续活动,一般常见三种形式:

1.在链式生态系统:在这种形式中,中心组织者对参与者的生产活动的细节和连贯性,有很高的要求,上下游的参与者们彼此之间可能会产生互动。任何一个供应链或分销链,如通用汽车就是此类生态系统的典型代表。

2.项目式生态系统它的产生,是为不同公司在一段规定时间内合作达成一个特定结果,如基础建筑类项目。

3.进程网络式生态系统:这种形式支持扩展的端到端业务流程。参与者之间会进行配合工作,具有松散的合作关系。与链状生态系统相比,进程网络生态系统中的组织者,更侧重于确保共同商定的标准。当系统的需求或所面临的环境产生变化时,参与者能适时地参与或退出整个系统。

拥有超过10000家商业合作伙伴的中国香港利丰集团,就是进程网络式生态系统的代表。利丰建造了一个为服装设计师服务的可定制供应网络,从该网络中选取合适的参与者,并为其分配具体模块的工作。在此过程中,利丰作为组织者进行协调,以确保从原材料采购到成品交付,再到特定零售配送中心的每个环节,都能达到质量标准。

二、最普遍的生态体系:中心式

来源:德勤

中心式是我们最为常见的生态系统形式。它们通常有一个明确的组织者——无法控制全部参与者的工作方式,但却能推动为实现目标所需要的所有互动,参与者们之间一般不会产生互动。这种中心化模式衍生出了三种形式。

1.集体式生态系统 :通过中心辐射状的机制收集或分发信息。

2000年,宝洁公司提出了“开放式创新”,将宝洁的心脏——研发(Research&Develop)改名为联发(Connect Develop),打开公司围墙,联合外部松散的非宝洁员工,组成群体智慧,按照消费者的需求进行有目的的创新。一旦这些建议和创意进入宝洁内部,它就不再需要外界额外的支持。

2.竞争式生态系统:邀请公司或个人来解决问题。

号称集结全球“最强大脑”的科研众包平台InnoCentive,让大公司们登记为“求解者”(seekers),邀请他们在InnoCentive的页面上公开张贴难题,详细说明相关要求、 截止日期,以及为最佳解决方案提供的奖金额,一些专家、创新者蜂拥而至帮助他们解决难题。

无独有偶,矿业公司Goldcorp向外界公布大量地质数据,并邀请公众参与“Goldcorp挑战”,一同确定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最佳开采地点。

3.匹配式生态系统 将参与者连接起来完成一个共同的目标。

TutorVist在提供一种服务——将全球范围内的学生与印度的家教连接起来,进行线上辅导。当一位学生与一位家教匹配成功时,他们会直接在TutorVista网站上进行沟通。

三、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促进式

来源:德勤

促进式生态系统呈网状连结状态,参与者之间的互动模式也较为复杂,并不断演化。虽然整体系统行为主要由参与者驱动,但是组织者也会通过监管和交互协议,进行一定的干预。

促进式生态系统主要有四种类型:

1.资源网络式生态系统:当一个组织者希望为一大批人提供多种资源时,资源网络式就应运而生。

为众多小型企业服务的美国运通开放论坛,对美国运通银行卡持有者开放,参与论坛的小企业管理者可以通过论坛交流、提出问题、表达意见,甚至向彼此介绍自己的产品和服务。

2.网络式生态系统:它的产生是因为组织者希望围绕核心平台进行分布式创新,而参与者也希望在此平台上创造和发展自己的产品或服务。

微软的DOS系统,就通过推广来吸引参与者加入自己的联盟。任何有意愿的公司,都可以取得该操作系统的许可,而大多数情况下,微软不会与个体参与者发生直接联系。当这种分布式创新的蓬勃发展变成无可置疑的社会标准后,整个生态系统的参与者都将从中获益。

3.开放开发式生态系统:当参与者集合起来,希望完成开发产品等共同目标、且任何有意愿的参与者都能加入此过程时,就会产生一个开放开发式生态系统。在该系统中,虽然每个人都可以贡献自己的想法,但只有治理协议会有权确定哪些想法可以被应用。

Apache基金会(Apache Software Foundation),是专门为支持开源软件项目而办的一个非盈利性组织,在它所支持的Apache项目与子项目中,所发行的软件产品都遵循Apache许可证(Apache License)。它设置了理事会和项目管理委员会,用来管理与监督整个生态体系的商务与日常事务。

4.社区式生态系统当组织者希望建立一个基于信任关系、有大量参与者的社区时,社区式生态系统就诞生了。这种系统的本质在于,参与者通过一段时间的频繁互动,使集体产生一股凝聚力,并加强对彼此身份的共同认知。这类系统的应用范围很广,如兴趣社区、音乐爱好者或体育迷的讨论论坛、魔兽世界工会等。

四、颠覆性的生态系统:自发组织式

来源:德勤

自发组织式生态系统,是一种纯粹由参与者驱动的系统,参与者为追求一个共同的目标,可产生无数种不同的连接方式。这种形式一般可以分为两类。

1.基层群众式生态系统:这是一种短期的生态系统,没有明确规定的标准、平台机制、进入壁垒或者参与规则。参与者们因为一个具体的目的而聚集到一起,在完成目的后就会解散。

比如建筑工程领域,曾有几个专家小组围绕如何建造更结实、更适用的墙面进行讨论,当他们实验发现了更好的科技工艺,就会以非正式的方式向同仁们分享这些信息。

2.全套体系式生态系统:在该系统中,一群关系松散的参与者,因为一个宽泛概念的目标聚合到一起。如巨浪冲浪这种极限运动在全球范围内有大量的参与者,却没有一个控制系统的组织方。他们互相分享最新的冲浪板设计、冲浪技巧,以此提升这个生态系统的效能。

生态系统很难静止,它会在动态过程中让你进阶或倒退

现如今,大多数企业都在思考如何聚合和协调资源——供应商、顾客、创意方案,试图找到能发挥出自己最大效能的生态方案。

德勤认为,在12个类别的生态系统中,只有一些特定类型,拥有加速提升参与者商业效能的潜力。

来源:德勤

它们包括进程网络式、网络式、开放开发式、社区式、以及全套体系式生态系统

这些生态系统具有高度可规模化的特征,参与者之间能形成频繁的、有往有来的互动,激化出更深层次的信任关系。这样一来,企业必须创造必要的激励,来吸引更广泛和更多元化的参与者,无论是外部市场还是内部管理,都将形成良性循环。

大多数公司已经构建了静态生态系统,他们为客户创造的价值,大于自己能提供的价值。他们如今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机会,从传统静态的生态系统演变为高商业效能的动态生态系统。

德勤指出,生态系统经常不断演化,因此,它的分类也是基于某一时间点的展示状态。此外,一个生态系统也常常盘根错节地搭建在其他生态系统之上。

但是,这一动态过程,对企业来说未必就是进化,甚至有可能导致倒退。例如,科技公司采纳开放开发式生态系统,可能对其业务发展大有裨益,但是,一旦参与生态,竞争模式和激励机制可能会使他们退化,回到古老的项目生态系统模式。

生态系统对很多人来说仍是新事物。无论是成为生态系统的参与者或组织者,都意味着转型,同时也暗示着风险和挑战。德勤建议,管理者在选择正确的生态系统时,需要考虑到三个层面的问题:

  • 企业目前有哪些能力、文化以及风险?

  • 现在这个企业处在什么样的生态系统里?

  • 企业目前所处在的生态系统,是否能使其满足其商业效能的目标?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