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Apollo出行放弃收购后再迎“救星”,开心汽车计划全资并购威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pollo出行放弃收购后再迎“救星”,开心汽车计划全资并购威马

距离真正的落地还有一定的距离,威马汽车的前景仍然充满着巨大的未知数。

界面新闻/范剑磊

短短三天,威马汽车“卖身案”再次迎来新的进展。

9月11日晚间,开心汽车控股发布公告称,已与威马汽车(WM)签署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收购条款清单,计划发行一定数量的新股,以收购其现有股东持有的威马汽车100%的股权。

开心汽车未透露收购威马的具体金额。据财联社9月12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并购尚处于审计阶段,但美股的流程比较简单,很快将有进一步消息。“双方权益在SPA(股权并购协议)中具体约定。”

此前9月8日,威马汽车的另一收购方Apollo出行发布公告称,相关各方已同意终止收购威马汽车,公告提及终止收购的原因包括全球市场动荡及地缘政治冲突、金融市场氛围持续不确定以及疫情后短期经济复苏等商业因素。

威马汽车也随后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经过深思熟虑,威马汽车自愿终止与Apollo出行在港交所的RTO进程。”

Apollo出行宣布放弃收购威马时,外界普遍认为,威马汽车的自救行动以失败告终,考虑到威马汽车当前的经营状况,其上市之路或已基本宣告结束。不过令外界没想到的是,短短三天,威马汽车又迎来新的收购方。

开心汽车是二手车和进口新车零售平台,2017年进入二手车零售业务,2020年收购平行进口车电商平台“海淘车”。开心汽车于201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财报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开心汽车一直没有实现盈利,截至去年底,累计亏损2.8亿美元。

今年8月底,开心汽车宣布并购茂林斯达交割完毕,茂林斯达正式成为开心汽车全资控股子公司,这意味着开心汽车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

现阶段开心汽车将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定位集中在微型纯电动车,主要面向出口市场,价格定位在10万元以内,瞄准3到6线城市。

收购威马汽车,或将能帮助开心汽车加快向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转型。威马汽车不仅手握两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而且还在温州和黄冈建有两座整车生产基地。

不过,成立于2015年,曾是造车新势力头部成员的威马汽车早已告别了光辉时刻。2017年威马汽车生产出首款量产车型EX5,并于次年实现量产交付。2019年威马汽车的交付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位,仅次于蔚来汽车。

与已经成功通过IPO“上岸”的蔚来、小鹏、理想和零跑等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汽车则是三次冲击IPO未果,自身企业发展也陷入了困境。

威马汽车此前递交的港股招股书显示,2019至2021年,威马汽车在营收增长的同时,业务亏损也在逐年加大,三年累计实现经调整净亏损约136亿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威马汽车账面剩余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6.78亿元。

去年11月,一封威马汽车的内部信揭露了威马汽车面临的资金困局。内部信中称,公司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同时对公司整体运营费用进行精简,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随后关于威马汽车关店、停产、员工留职停薪、拖欠工资等负面消息不断。

与此同时,威马汽车的销量也大幅下滑。2021年,威马汽车年销量为4.4万辆,但到了2022年,威马销量逆势下跌为2.9万辆,同期的哪吒、理想、蔚来等均已超过10万辆。进入2023年销量进一步减少,今年1月,威马汽车被爆销量仅为179辆。

威马汽车原本有望借助Apollo出行的收购实现“借壳”上市,缓解当下遇到的困境,但一纸公告让愿望落空。

与此同时,据财联社报道,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已经不在国内。随后沈晖在社交媒体隔空回应道,“这周出差去了慕尼黑,然后纽约。好事多磨,静待花开。”

虽然威马汽车短时间内又找到了新的合作方,与开心汽车签署了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但距离真正的落地还有一定的距离,威马汽车的前景仍然充满着巨大的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威马汽车

2.8k
  • 汽车早报|小米SU7上市24小时大定8.89万辆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Apollo出行放弃收购后再迎“救星”,开心汽车计划全资并购威马

距离真正的落地还有一定的距离,威马汽车的前景仍然充满着巨大的未知数。

界面新闻/范剑磊

短短三天,威马汽车“卖身案”再次迎来新的进展。

9月11日晚间,开心汽车控股发布公告称,已与威马汽车(WM)签署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收购条款清单,计划发行一定数量的新股,以收购其现有股东持有的威马汽车100%的股权。

开心汽车未透露收购威马的具体金额。据财联社9月12日援引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并购尚处于审计阶段,但美股的流程比较简单,很快将有进一步消息。“双方权益在SPA(股权并购协议)中具体约定。”

此前9月8日,威马汽车的另一收购方Apollo出行发布公告称,相关各方已同意终止收购威马汽车,公告提及终止收购的原因包括全球市场动荡及地缘政治冲突、金融市场氛围持续不确定以及疫情后短期经济复苏等商业因素。

威马汽车也随后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经过深思熟虑,威马汽车自愿终止与Apollo出行在港交所的RTO进程。”

Apollo出行宣布放弃收购威马时,外界普遍认为,威马汽车的自救行动以失败告终,考虑到威马汽车当前的经营状况,其上市之路或已基本宣告结束。不过令外界没想到的是,短短三天,威马汽车又迎来新的收购方。

开心汽车是二手车和进口新车零售平台,2017年进入二手车零售业务,2020年收购平行进口车电商平台“海淘车”。开心汽车于201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财报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开心汽车一直没有实现盈利,截至去年底,累计亏损2.8亿美元。

今年8月底,开心汽车宣布并购茂林斯达交割完毕,茂林斯达正式成为开心汽车全资控股子公司,这意味着开心汽车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

现阶段开心汽车将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定位集中在微型纯电动车,主要面向出口市场,价格定位在10万元以内,瞄准3到6线城市。

收购威马汽车,或将能帮助开心汽车加快向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转型。威马汽车不仅手握两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而且还在温州和黄冈建有两座整车生产基地。

不过,成立于2015年,曾是造车新势力头部成员的威马汽车早已告别了光辉时刻。2017年威马汽车生产出首款量产车型EX5,并于次年实现量产交付。2019年威马汽车的交付量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位,仅次于蔚来汽车。

与已经成功通过IPO“上岸”的蔚来、小鹏、理想和零跑等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汽车则是三次冲击IPO未果,自身企业发展也陷入了困境。

威马汽车此前递交的港股招股书显示,2019至2021年,威马汽车在营收增长的同时,业务亏损也在逐年加大,三年累计实现经调整净亏损约136亿元。截至2022年3月31日,威马汽车账面剩余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6.78亿元。

去年11月,一封威马汽车的内部信揭露了威马汽车面临的资金困局。内部信中称,公司管理层带头主动降薪一半,同时对公司整体运营费用进行精简,将通过一系列财务措施降低运营成本。随后关于威马汽车关店、停产、员工留职停薪、拖欠工资等负面消息不断。

与此同时,威马汽车的销量也大幅下滑。2021年,威马汽车年销量为4.4万辆,但到了2022年,威马销量逆势下跌为2.9万辆,同期的哪吒、理想、蔚来等均已超过10万辆。进入2023年销量进一步减少,今年1月,威马汽车被爆销量仅为179辆。

威马汽车原本有望借助Apollo出行的收购实现“借壳”上市,缓解当下遇到的困境,但一纸公告让愿望落空。

与此同时,据财联社报道,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已经不在国内。随后沈晖在社交媒体隔空回应道,“这周出差去了慕尼黑,然后纽约。好事多磨,静待花开。”

虽然威马汽车短时间内又找到了新的合作方,与开心汽车签署了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但距离真正的落地还有一定的距离,威马汽车的前景仍然充满着巨大的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