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余承东“双杀”理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余承东“双杀”理想?

谁撑起了问界的销量?问界新M7打响第一枪之后,华为的造车业务实现逆袭了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豹变 徐鹏霖

编辑 | 刘杨

谁也没有想到,助推车市“金九银十”热度升温的,居然是华为。

9月12日,华为智选车旗下SUV车型问界新M7上市。一个多月后,问界新M7的大定订单已突破6万单。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大定是指交了定金、购买意向非常高的用户。一般来说,大定的数量基本上就等于交付量。

要知道,问界2022年全年的销量一共才7.5万辆,也就是说,华为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追上了去年一整年的成绩。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董事长余承东在朋友圈发出了“起死回生”这样的感慨。

问界掀起的销售热潮让车市有些始料未及,也让新能源车企纷纷居安思危。理想汽车在10月召开的秋季战略会上不仅提出加码智能化,更表示要在2028年做到300万的年销量。据36氪报道,战略会第一天晚上,理想管理层提前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讨论如何应对华为。

让竞争对手压力如此之大,华为造车走到哪一步了?

谁撑起了问界的销量?

被问到哪些人在买问界新M7时,北京某商场华为门店的销售经理田晨野告诉《豹变》,他接触的客户,改善型的居多,“既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

这家门店的展厅里停放着一台问界新M7和一台问界M5。由于此次问界新M7主推5座车型,因此门店并没有展出6座车。“来看车的,买5座车的居多,6座车的少,因为空间太局限。”田晨野说。

来自湖北孝感的95后李晨,在10月6日问界新M7搞优惠活动的最后一天下了订单。他表示,如果自己还在谈恋爱可能会选其他车型,但他现在结婚了,爱人也怀孕了,最终选了问界新M7。

与同价位的一些车型相比,空间大以及自动泊车、自动驾驶等功能,是李晨比较看重的。

网上传出的一份余承东在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印证了华为智驾对于用户的吸引力。聊天记录显示,在问界5万多的大定中,五座车型占比81%。而所有五座车型中,智驾MAX版本占57.5%。此外,选择五座MAX的用户里面,选装ADS高阶智驾包的占到了70%。

新问界搭载了HUAWEI ADS 2.0高阶智能驾驶系统。在今年4月举行的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ADS 2.0将于二季度在广州、深圳、上海、重庆、杭州落地,会使用高精地图。无图版本会在三季度落地15城、四季度落地45城。

据《豹变》了解,也有华为用户直接转换成了问界的用户。来自武汉的张军一直使用华为手机,在了解到问界新M7有一系列优惠活动之后,也去店里体验了一下。对于华为用户来说,问界新M7搭载了华为的生态系统,车、手机、家用电器,只要是华为的,都能打通。

华为最新折叠屏手机Mate X5正式开售之后,市场上一机难求。华为似乎也有意将新手机发售的流量转化为问界新M7的销量。在问界新M7刚上市的时候,销售权益中就包括华为Mate X5手机的优先购买权。

在虎嗅的一篇报道中,有业内人士认为,问界新M7大卖,与华为手机重出江湖有很大关系。不少人都是去买华为手机的时候被问界新M7吸引了。

价格也是问界新M7的亮点之一。

来自内蒙古的叶莎在9月底新买了问界新M7。“家里已经有一辆油车了,现在想买一辆新能源,我和我老公都能开。主要是性价比高,空间大。各方面花费肯定比油车要省钱。一家三口出去玩开这个车也足够了。”

在国庆期间,各地的问界线下店有不少优惠促销活动。田晨野表示:“只要是北京的车主,旧车卖了提供发票就有1万块钱的补贴,还有一个3000元的现金优惠、12000内外饰减免,再加15000的选装权益,以及赠送TPE脚垫。”

也就是说,如果不换购,至少能有3万块钱的优惠,该优惠活动持续到10月底。

李晨告诉《豹变》,他在10月订车的时候优惠没有北京力度这么大,不过也便宜了不少。“同等性能的车型,问界M7比理想要便宜近5万块钱。”

也正因如此,问界新M7的销量一直往上走。“从9月12日出来之后,整个9月份北京地区卖了大概2000辆,仅通州万达店就卖了100辆左右,朝阳区的一些店因为没有现车、有的店也没有合适的试驾车型,销量就差了一些。”田晨野说。

“理想们”在担心什么?

“2022年三季度,问界M7的发布和操盘,直接把理想ONE打残了,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毫无还手之力。”今年6月13日晚,理想汽车CEO李想发微博回忆理想被华为“打残”的经历。

在微博中,李想称“华为的超强能力直接让理想ONE的销售崩盘、提前停产,一个季度就亏损了十几亿,团队都被打残了”。后来理想通过学习对手的优点,提前两个月交付了L8,凭借经验教训让L8接过了理想ONE峰值的销量。

当时有业内人士认为,李想是在通过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进行营销。问界2023年的销量从1月的1737辆下滑到了5月的626辆,而理想2023年5月的销量达到了2.83万辆。

如今,问界新M7的热卖再次引发了行业关注,但从绝对销量上来看,问界新M7似乎没有对新造车势力产生太大的冲击。

乘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新能源厂商零售榜单方面,9月份销售数量前十名的品牌分别是比亚迪、埃安、吉利、特斯拉中国、长安、上汽通用五菱、理想、长城、零跑、蔚来。从今年1-9月份的累计数据来看,比亚迪、特斯拉、埃安分别占据了新造车市场的36.3%、8.4%和6.9%的份额。

其中,比亚迪汽车以25.7736万辆的销售量稳居第一,其次是广汽埃安的5.1069万辆,第三名是吉利汽车5.0954万辆,理想以3.606万辆排名第七。

不过,问界新M7对一些品牌和车型造成压力倒是客观事实。比如,问界新M7与理想L7在定位、目标人群上基本重合,但售价要比理想低5-7万左右。

除了价格优势之外,问界新M7的智驾系统也给“理想们”带来了冲击。

余承东在问界新M7的发布会上介绍,“问界新M7同时搭载华为ADS 2.0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年底将率先实现不依赖高精地图的智驾体验。全国都能开。”

正是这套智驾系统,让理想等造车新势力有些焦虑。最近,理想不仅将公司内部感知和系统的负责人升为副总裁,同时在官网开放了76个自动驾驶相关岗位的招聘。

不过,就目前形势而言,理想似乎不需要担心太多。

一方面,理想的车型比问界多,特别是30万元以上的车型,问界无法撼动。另一方面,理想多次登上造车新势力月度销冠的宝座,今年以来连续4个月销量破3万辆。而且,理想交付时间很短,理想APP显示,汽车下单之后的交付时间为2-4周。

相比之下,问界新M7的交付还没有经过市场的考验。问界新M7的制造商赛力斯已经加班加点,抓紧时间来生产这些订单。10月13日,余承东在赛力斯抖音直播间称:“赛力斯汽车智慧工厂正每天22小时开足马力生产,确保大家能够尽快拿到车。”

李晨10月6日下的订单,问界销售告诉他,保守估计要等到11月底。

为了防止顾客下单后等待时间过长,10月17日,问界新M7发布了提车关爱计划,如果交付延迟,超期补贴一天200元,最多补贴1万元。2023 年 11 月 30 日 (含) 前完成大定支付的问界新M7用户都能享受该计划。

面对问界新M7的冲击,理想虽然有底气,但也变相“降价”了。理想汽车北京销售小夏告诉《豹变》,“如果买了车,北京牌照补贴3.1万元,不是北京牌照补贴2.1万元。这两个补贴都是尾款直接减免。”

相比理想的补贴力度,另一些品牌就明显感觉到了压力。比如长城魏牌蓝山、岚图、以及刚刚发售的领克08。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长城魏牌蓝山了,这款车对标理想的L8,不管是尺寸,还是动力参数,都非常相似。

长城魏牌蓝山原本起售价比理想L8便宜近7万,结果问界新M7的发售,让其措手不及。此前一万元的选装包,现在只要1999元,销售的卖车奖励也提升至每台1500元。

虽然价格优势是问界新M7热卖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汽车业务目前并没有给华为带来多少增量。从数据来看,2022年,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收入20.77亿元,仅占华为总营收的0.3%,这个项目已经累计投入了30亿美元。

华为更长远的苦恼来自于合作商。华为自己不造车,都是以合作的形式来生产新能源车。

在今年4月举办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余承东坦言,国内合作伙伴很难找,不仅新势力不选择华为,传统车企也不选择华为,因为他们害怕失去灵魂,这让华为面临很大的挑战。

早在2021年,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就曾直言:“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

而随着新能源车竞争进入下半场,未来的利润将越来越向智能化、电子化倾斜,这正是华为的优势。

至于华为在造车的竞争中能不能像手机一样遥遥领先,还得交给消费者来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晨、叶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为

6k
  • 华为:网传“华为是国内最大的牛肉进口商”纯属造谣
  • 盘前机会前瞻|华为超充联盟正式成立,这几家公司已抢先布局,其中1股在液冷超充领域已与华为达成全方位合作(附概念股)

理想汽车

5.4k
  • 汽车早报|理想汽车回应车主账号被锁 广汽埃安回应解约传闻
  • 理想汽车回应车主账号被锁:账号触发管控程序“误伤”了车主,已恢复登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余承东“双杀”理想?

谁撑起了问界的销量?问界新M7打响第一枪之后,华为的造车业务实现逆袭了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豹变 徐鹏霖

编辑 | 刘杨

谁也没有想到,助推车市“金九银十”热度升温的,居然是华为。

9月12日,华为智选车旗下SUV车型问界新M7上市。一个多月后,问界新M7的大定订单已突破6万单。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大定是指交了定金、购买意向非常高的用户。一般来说,大定的数量基本上就等于交付量。

要知道,问界2022年全年的销量一共才7.5万辆,也就是说,华为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追上了去年一整年的成绩。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董事长余承东在朋友圈发出了“起死回生”这样的感慨。

问界掀起的销售热潮让车市有些始料未及,也让新能源车企纷纷居安思危。理想汽车在10月召开的秋季战略会上不仅提出加码智能化,更表示要在2028年做到300万的年销量。据36氪报道,战略会第一天晚上,理想管理层提前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讨论如何应对华为。

让竞争对手压力如此之大,华为造车走到哪一步了?

谁撑起了问界的销量?

被问到哪些人在买问界新M7时,北京某商场华为门店的销售经理田晨野告诉《豹变》,他接触的客户,改善型的居多,“既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

这家门店的展厅里停放着一台问界新M7和一台问界M5。由于此次问界新M7主推5座车型,因此门店并没有展出6座车。“来看车的,买5座车的居多,6座车的少,因为空间太局限。”田晨野说。

来自湖北孝感的95后李晨,在10月6日问界新M7搞优惠活动的最后一天下了订单。他表示,如果自己还在谈恋爱可能会选其他车型,但他现在结婚了,爱人也怀孕了,最终选了问界新M7。

与同价位的一些车型相比,空间大以及自动泊车、自动驾驶等功能,是李晨比较看重的。

网上传出的一份余承东在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印证了华为智驾对于用户的吸引力。聊天记录显示,在问界5万多的大定中,五座车型占比81%。而所有五座车型中,智驾MAX版本占57.5%。此外,选择五座MAX的用户里面,选装ADS高阶智驾包的占到了70%。

新问界搭载了HUAWEI ADS 2.0高阶智能驾驶系统。在今年4月举行的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ADS 2.0将于二季度在广州、深圳、上海、重庆、杭州落地,会使用高精地图。无图版本会在三季度落地15城、四季度落地45城。

据《豹变》了解,也有华为用户直接转换成了问界的用户。来自武汉的张军一直使用华为手机,在了解到问界新M7有一系列优惠活动之后,也去店里体验了一下。对于华为用户来说,问界新M7搭载了华为的生态系统,车、手机、家用电器,只要是华为的,都能打通。

华为最新折叠屏手机Mate X5正式开售之后,市场上一机难求。华为似乎也有意将新手机发售的流量转化为问界新M7的销量。在问界新M7刚上市的时候,销售权益中就包括华为Mate X5手机的优先购买权。

在虎嗅的一篇报道中,有业内人士认为,问界新M7大卖,与华为手机重出江湖有很大关系。不少人都是去买华为手机的时候被问界新M7吸引了。

价格也是问界新M7的亮点之一。

来自内蒙古的叶莎在9月底新买了问界新M7。“家里已经有一辆油车了,现在想买一辆新能源,我和我老公都能开。主要是性价比高,空间大。各方面花费肯定比油车要省钱。一家三口出去玩开这个车也足够了。”

在国庆期间,各地的问界线下店有不少优惠促销活动。田晨野表示:“只要是北京的车主,旧车卖了提供发票就有1万块钱的补贴,还有一个3000元的现金优惠、12000内外饰减免,再加15000的选装权益,以及赠送TPE脚垫。”

也就是说,如果不换购,至少能有3万块钱的优惠,该优惠活动持续到10月底。

李晨告诉《豹变》,他在10月订车的时候优惠没有北京力度这么大,不过也便宜了不少。“同等性能的车型,问界M7比理想要便宜近5万块钱。”

也正因如此,问界新M7的销量一直往上走。“从9月12日出来之后,整个9月份北京地区卖了大概2000辆,仅通州万达店就卖了100辆左右,朝阳区的一些店因为没有现车、有的店也没有合适的试驾车型,销量就差了一些。”田晨野说。

“理想们”在担心什么?

“2022年三季度,问界M7的发布和操盘,直接把理想ONE打残了,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毫无还手之力。”今年6月13日晚,理想汽车CEO李想发微博回忆理想被华为“打残”的经历。

在微博中,李想称“华为的超强能力直接让理想ONE的销售崩盘、提前停产,一个季度就亏损了十几亿,团队都被打残了”。后来理想通过学习对手的优点,提前两个月交付了L8,凭借经验教训让L8接过了理想ONE峰值的销量。

当时有业内人士认为,李想是在通过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进行营销。问界2023年的销量从1月的1737辆下滑到了5月的626辆,而理想2023年5月的销量达到了2.83万辆。

如今,问界新M7的热卖再次引发了行业关注,但从绝对销量上来看,问界新M7似乎没有对新造车势力产生太大的冲击。

乘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新能源厂商零售榜单方面,9月份销售数量前十名的品牌分别是比亚迪、埃安、吉利、特斯拉中国、长安、上汽通用五菱、理想、长城、零跑、蔚来。从今年1-9月份的累计数据来看,比亚迪、特斯拉、埃安分别占据了新造车市场的36.3%、8.4%和6.9%的份额。

其中,比亚迪汽车以25.7736万辆的销售量稳居第一,其次是广汽埃安的5.1069万辆,第三名是吉利汽车5.0954万辆,理想以3.606万辆排名第七。

不过,问界新M7对一些品牌和车型造成压力倒是客观事实。比如,问界新M7与理想L7在定位、目标人群上基本重合,但售价要比理想低5-7万左右。

除了价格优势之外,问界新M7的智驾系统也给“理想们”带来了冲击。

余承东在问界新M7的发布会上介绍,“问界新M7同时搭载华为ADS 2.0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年底将率先实现不依赖高精地图的智驾体验。全国都能开。”

正是这套智驾系统,让理想等造车新势力有些焦虑。最近,理想不仅将公司内部感知和系统的负责人升为副总裁,同时在官网开放了76个自动驾驶相关岗位的招聘。

不过,就目前形势而言,理想似乎不需要担心太多。

一方面,理想的车型比问界多,特别是30万元以上的车型,问界无法撼动。另一方面,理想多次登上造车新势力月度销冠的宝座,今年以来连续4个月销量破3万辆。而且,理想交付时间很短,理想APP显示,汽车下单之后的交付时间为2-4周。

相比之下,问界新M7的交付还没有经过市场的考验。问界新M7的制造商赛力斯已经加班加点,抓紧时间来生产这些订单。10月13日,余承东在赛力斯抖音直播间称:“赛力斯汽车智慧工厂正每天22小时开足马力生产,确保大家能够尽快拿到车。”

李晨10月6日下的订单,问界销售告诉他,保守估计要等到11月底。

为了防止顾客下单后等待时间过长,10月17日,问界新M7发布了提车关爱计划,如果交付延迟,超期补贴一天200元,最多补贴1万元。2023 年 11 月 30 日 (含) 前完成大定支付的问界新M7用户都能享受该计划。

面对问界新M7的冲击,理想虽然有底气,但也变相“降价”了。理想汽车北京销售小夏告诉《豹变》,“如果买了车,北京牌照补贴3.1万元,不是北京牌照补贴2.1万元。这两个补贴都是尾款直接减免。”

相比理想的补贴力度,另一些品牌就明显感觉到了压力。比如长城魏牌蓝山、岚图、以及刚刚发售的领克08。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长城魏牌蓝山了,这款车对标理想的L8,不管是尺寸,还是动力参数,都非常相似。

长城魏牌蓝山原本起售价比理想L8便宜近7万,结果问界新M7的发售,让其措手不及。此前一万元的选装包,现在只要1999元,销售的卖车奖励也提升至每台1500元。

虽然价格优势是问界新M7热卖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汽车业务目前并没有给华为带来多少增量。从数据来看,2022年,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收入20.77亿元,仅占华为总营收的0.3%,这个项目已经累计投入了30亿美元。

华为更长远的苦恼来自于合作商。华为自己不造车,都是以合作的形式来生产新能源车。

在今年4月举办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余承东坦言,国内合作伙伴很难找,不仅新势力不选择华为,传统车企也不选择华为,因为他们害怕失去灵魂,这让华为面临很大的挑战。

早在2021年,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就曾直言:“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

而随着新能源车竞争进入下半场,未来的利润将越来越向智能化、电子化倾斜,这正是华为的优势。

至于华为在造车的竞争中能不能像手机一样遥遥领先,还得交给消费者来选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晨、叶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