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华为车BU被曝可能剥离华为体系,上月内部进行过较大规模转岗招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为车BU被曝可能剥离华为体系,上月内部进行过较大规模转岗招聘

荣耀出售时,华为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陆柯言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在问界新M7和智界S7接连获得高关注后,华为车BU传出将有可能将剥离华为体系,被新大股东接手。

11月23日,有消息传出,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单元(下称“车BU”)将要剥离华为体系,转手后的第一大股东为重庆国资委。长安汽车是唯一参与收购的汽车公司,作价375亿元获得车BU 15%的股权,长安汽车控股股东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持股约5%。

另有消息称,长安汽车将以3000亿元的估值,获得车BU约30%的股份。

针对此传闻,长安汽车和华为方面均表示不知情。受消息影响,长安汽车一度涨停,主力资金净买入23.15亿元。

今年8月份,华为车BU就曾传出与重庆国资委密切洽谈合作事宜,有消息人士称,华为有意推动车BU独立运营,“形式类似荣耀单飞”。不过,华为公开否认了这一消息。

一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荣耀出售时,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不过在上月有过内部较大规模的转岗招聘,有猜测是为打包出售做准备。

另一更具可能性的猜测是,华为意图将车BU拆分融资。随着问界销量走高,华为再度证明其品牌影响力,拆分车BU,寻求外部融资有利于华为解决车BU资金问题减少亏损。

“当时收到消息是明年1月份将有明确的方案。不过后来随着问界新M7销量走高,车BU被打包出售的消息也搁置了。”

财新报道,华为与重庆国资委的分歧在于售价,谈判可能重启,其他意向方还包括上海市和合肥市国资。一名华为高层人士称,华为历史上每次出售业务都是迫不得已,比如出售荣耀和x86服务器业务均是因为美国芯片供应不足,车BU目前的局面还没到华为下决心“卖儿卖女”的程度。

一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荣耀出售时,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不过在上月有过内部较大规模的转岗招聘,有猜测是为打包出售做准备。

2019年5月,华为车BU成立,定位是智能汽车时代的博世。2021年5月,余承东接管华为车BU,选定赛力斯作为智选车模式的首个合作对象,推出新品牌问界。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了问界的销量和赛力斯的行业地位。

今年初问界销量遭遇滑铁卢,最低谷时期直接跌破3000辆。在经历问界新M7大幅度重整后,问界销量“起死回生”,最新大定数量超过9万辆。随着新M7的爆火,带动华为与奇瑞智选车型智界S7未上市先火,预定量超过万辆。

需要注意的是,问界销量表现尚未反馈到财务报表上。余承东曾称,车BU是华为唯一亏损的业务单元,每年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根据华为最新发布2023年上半年业绩,今年前6月华为汽车业务收入为10亿元。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去年8月的一份内部声明中表示,公司需要减少所有边际业务,只关注收入和利润。车BU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今年车BU目标要减少20亿元的亏损,并争取在明年扭亏为盈,较此前规划提前了一年。

为减轻运营和研发成本,4月中下旬,车BU人数最多的智驾部门进行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组织架构调整,1000余位高精地图团队成员裁退分流,其中多为外包的自动驾驶标注人员。高精地图采集和维护的成本高昂,每公里的采集成本高达上千元,是普通导航地图的几十倍。

另一项重要的人事调整是华为光产品线总裁靳玉志从余承东手中接过车BU CEO一职,后者转任车BU董事长。人事调整或有利于车BU获得更大发展空间,放手开拓更多客户。

在问界新M7爆火之后,华为接下来需要证明能够与合作伙伴长期共赢,换句话说,汽车公司能不能跟着华为提供的技术和服务赚到钱。

余承东在今年6月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说:“市场的内卷竞争刚刚开始,以后的竞争态势只有更卷,华为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未来主力玩家不会太多,智能电动化需要很大规模投入,活下来的就一定能成为巨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华为

7.4k
  • 华为辟谣:网传“任正非最新讲话”内容纯属子虚乌有
  • 华为2023年员工分红近770亿,平均每人可获超50万元

长安汽车

5.3k
  • 长安汽车:1月销量28.04万辆,同比增长63.19%
  • 长安汽车:2024年1月零售销量突破30万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华为车BU被曝可能剥离华为体系,上月内部进行过较大规模转岗招聘

荣耀出售时,华为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陆柯言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在问界新M7和智界S7接连获得高关注后,华为车BU传出将有可能将剥离华为体系,被新大股东接手。

11月23日,有消息传出,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单元(下称“车BU”)将要剥离华为体系,转手后的第一大股东为重庆国资委。长安汽车是唯一参与收购的汽车公司,作价375亿元获得车BU 15%的股权,长安汽车控股股东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持股约5%。

另有消息称,长安汽车将以3000亿元的估值,获得车BU约30%的股份。

针对此传闻,长安汽车和华为方面均表示不知情。受消息影响,长安汽车一度涨停,主力资金净买入23.15亿元。

今年8月份,华为车BU就曾传出与重庆国资委密切洽谈合作事宜,有消息人士称,华为有意推动车BU独立运营,“形式类似荣耀单飞”。不过,华为公开否认了这一消息。

一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荣耀出售时,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不过在上月有过内部较大规模的转岗招聘,有猜测是为打包出售做准备。

另一更具可能性的猜测是,华为意图将车BU拆分融资。随着问界销量走高,华为再度证明其品牌影响力,拆分车BU,寻求外部融资有利于华为解决车BU资金问题减少亏损。

“当时收到消息是明年1月份将有明确的方案。不过后来随着问界新M7销量走高,车BU被打包出售的消息也搁置了。”

财新报道,华为与重庆国资委的分歧在于售价,谈判可能重启,其他意向方还包括上海市和合肥市国资。一名华为高层人士称,华为历史上每次出售业务都是迫不得已,比如出售荣耀和x86服务器业务均是因为美国芯片供应不足,车BU目前的局面还没到华为下决心“卖儿卖女”的程度。

一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荣耀出售时,曾经问过员工的去留意见,但是目前车BU的员工尚未收到类似通知。不过在上月有过内部较大规模的转岗招聘,有猜测是为打包出售做准备。

2019年5月,华为车BU成立,定位是智能汽车时代的博世。2021年5月,余承东接管华为车BU,选定赛力斯作为智选车模式的首个合作对象,推出新品牌问界。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了问界的销量和赛力斯的行业地位。

今年初问界销量遭遇滑铁卢,最低谷时期直接跌破3000辆。在经历问界新M7大幅度重整后,问界销量“起死回生”,最新大定数量超过9万辆。随着新M7的爆火,带动华为与奇瑞智选车型智界S7未上市先火,预定量超过万辆。

需要注意的是,问界销量表现尚未反馈到财务报表上。余承东曾称,车BU是华为唯一亏损的业务单元,每年研发投入超过100亿元。根据华为最新发布2023年上半年业绩,今年前6月华为汽车业务收入为10亿元。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去年8月的一份内部声明中表示,公司需要减少所有边际业务,只关注收入和利润。车BU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今年车BU目标要减少20亿元的亏损,并争取在明年扭亏为盈,较此前规划提前了一年。

为减轻运营和研发成本,4月中下旬,车BU人数最多的智驾部门进行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组织架构调整,1000余位高精地图团队成员裁退分流,其中多为外包的自动驾驶标注人员。高精地图采集和维护的成本高昂,每公里的采集成本高达上千元,是普通导航地图的几十倍。

另一项重要的人事调整是华为光产品线总裁靳玉志从余承东手中接过车BU CEO一职,后者转任车BU董事长。人事调整或有利于车BU获得更大发展空间,放手开拓更多客户。

在问界新M7爆火之后,华为接下来需要证明能够与合作伙伴长期共赢,换句话说,汽车公司能不能跟着华为提供的技术和服务赚到钱。

余承东在今年6月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说:“市场的内卷竞争刚刚开始,以后的竞争态势只有更卷,华为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未来主力玩家不会太多,智能电动化需要很大规模投入,活下来的就一定能成为巨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