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内外交困,长城汽车靠什么追上新能源汽车发展大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内外交困,长城汽车靠什么追上新能源汽车发展大势?

对于眼下的长城汽车来说,如何能保证内部团队稳定,从而追上新能源发展的大势显得尤为重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览富财经

长城汽车最近事儿挺多。

12月14日上午,懂车帝开启了冬测现场直播,插混车型和增程车型的最新纯电续航测试成绩也已经公布。其中,仰望U8:65.5km、魏牌高山DHT-PHEV:17.4km、问界M7:10.6km。

12月14日上午,长城汽车首席增长官李瑞峰发文表示,因为技术立场不同,简单用一套自创的方法检验所有车辆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更需要探讨提升,大家共创共建。

按照此前日程安排,今天15:00是长城汽车的懂车帝冬测标准质疑沟通会。据悉,此次会议是闭门讨论会,截至发稿会议信息尚未得到公布。

涉及千人的股权激励计划

攘外必先安内。12月13日,长城汽车发布2023年A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及员工持股计划。

公告显示,长城汽车2023年A股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拟授予的激励对象共计1195人,为公司(含控股子公司)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人员。本激励计划涉及的激励对象不包括公司独立董事、监事及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

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9687.50万份股票期权,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时公司股份总数的1.1401%。其中,首次授予7750万份,占本激励计划拟授出股票期权总数的80%。

此外,长城汽车2023年A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拟授予的激励对象共计810人,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7000万股限制性股票。此次员工持股计划参与对象预计共计31人,涉及的标的股票数量预计不超过524.86万股。

长城汽车试图通过赋予激励对象权利义务,推动员工由“打工者”向“合伙人”转变,要把“做工作”变成“干事业”。然而,这一切真的有用吗?

“长城汽车留不住人”已经成了圈内公开的秘密。2022年7月,长城汽车二号人物、前总经理王凤英正式卸任长城汽车总经理一职,于今年1月加盟小鹏汽车。2023年5月,长城汽车公关总经理果铁夫离职加入吉利旗下雷达汽车。

此后,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因身体原因离职。与文飞同期加入、并称为长城汽车“四大金刚”的另外三位职业经理人高管柳燕、刘智丰、宁述勇,此前也都已离职。

10月,任职仅8个月的第六任魏牌兼坦克CEO陈思英宣布离职。10月下旬,长城汽车副总裁傅小康开始与外界失去联系的传闻不胫而走。对此,长城汽车官方尚未公开回应。

更早时候,长城举报比亚迪的事件也令公司内部产生动荡,部分高管和个别品牌人员随后选择离开。

流水的高管,铁打的“老魏”

“企业里面就是一把手核心,没有充分的民主,干好干坏都在一把手。”2016年,魏建军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直言。

随着业务拓展,长城汽车打破原有体系引进外来职业经理人,但魏建军的个人印记仍然鲜明。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强烈的个人印记和集权化管理能够在企业的起步期发挥出团队效率,但在市场规则变化之时,企业需要更加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完成从依赖规模效应到主打创新变革的转变。最重要的点在于,构建能充分发挥人才的创造性的企业文化。

2023年前三季度,长城汽车实现营收为1195.04亿,同比增长20.13%;实现归母净利润为49.95亿,同比下降38.79%;实现扣非净利润为38.07亿,同比下降12.27%,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事在人为。11月初,长城汽车宣布了多项人事调整,涉及魏牌、哈弗、坦克品牌的重要人事任命。

其中,坦克品牌CEO刘艳钊将兼任魏品牌和坦克品牌总经理,主责魏品牌及坦克品牌全面管理工作;赵永坡将出任哈弗品牌总经理,主责哈弗品牌全面管理工作;原坦克500的商品总监谷玉坤将担任坦克品牌执行副总经理。

值得关注的是,这三位营销高管,都是长城体系内技术人员出身。2018年长城一次性引进了多位外部营销经理人,被认为是长城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个标志。此次人事调整后,意味着长城汽车重新回到了此前营销管理人才“内循环”状态。

从品牌角度看,魏牌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以自己姓氏命名的高端品牌,被寄予长城汽车上拓高端市场的厚望,表现却差强人意,交付量已经连续多年呈下滑趋势。

自2016年成立至今,魏牌的掌门人任期几乎不超过一年,严思、柳燕、李瑞峰、胡树杰、余飞、刘艳钊、陈思英轮番挂帅。据悉,陈思英在职期间,主导了蓝山、高山等新车型上市。数据显示,今年1-9月,魏牌销量约为3.3万台,同比增长8.22%。

哈弗品牌是长城汽车旗下最大的板块,新任总经理赵永坡曾担任长城汽车技术中心副总经理,深耕技术领域20年。哈弗猛龙、哈弗枭龙MAX两款车型是哈弗品牌当前新能源销量的主力军。

长城汽车发布产销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汽车累计销量达111.82万辆,同比增长12.94%。其中,11月销售新车12.28万辆,同比增长40.3%。

新能源车方面,今年前11个月,长城汽车新能源累计销售23.21万辆,同比增长92.28%,连续8个月实现同比增长。其中,11月销售3.12万辆(含新能源商用车),同比增长142.93%。

但相比其他竞争对手,长城汽车能源转型的力度不够。长城汽车尚缺乏一款真正能够成为爆款的新能源产品。

截至12月14日收盘,长城汽车股价报25.95元/股,跌幅0.57%,总市值为2205亿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长城汽车

4.6k
  • 国创中心与长城汽车成立车规级芯片联合实验室
  • 拟关闭欧洲总部?长城汽车回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内外交困,长城汽车靠什么追上新能源汽车发展大势?

对于眼下的长城汽车来说,如何能保证内部团队稳定,从而追上新能源发展的大势显得尤为重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览富财经

长城汽车最近事儿挺多。

12月14日上午,懂车帝开启了冬测现场直播,插混车型和增程车型的最新纯电续航测试成绩也已经公布。其中,仰望U8:65.5km、魏牌高山DHT-PHEV:17.4km、问界M7:10.6km。

12月14日上午,长城汽车首席增长官李瑞峰发文表示,因为技术立场不同,简单用一套自创的方法检验所有车辆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更需要探讨提升,大家共创共建。

按照此前日程安排,今天15:00是长城汽车的懂车帝冬测标准质疑沟通会。据悉,此次会议是闭门讨论会,截至发稿会议信息尚未得到公布。

涉及千人的股权激励计划

攘外必先安内。12月13日,长城汽车发布2023年A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及员工持股计划。

公告显示,长城汽车2023年A股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拟授予的激励对象共计1195人,为公司(含控股子公司)中层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业务)人员。本激励计划涉及的激励对象不包括公司独立董事、监事及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

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9687.50万份股票期权,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时公司股份总数的1.1401%。其中,首次授予7750万份,占本激励计划拟授出股票期权总数的80%。

此外,长城汽车2023年A股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拟授予的激励对象共计810人,公司拟向激励对象授予7000万股限制性股票。此次员工持股计划参与对象预计共计31人,涉及的标的股票数量预计不超过524.86万股。

长城汽车试图通过赋予激励对象权利义务,推动员工由“打工者”向“合伙人”转变,要把“做工作”变成“干事业”。然而,这一切真的有用吗?

“长城汽车留不住人”已经成了圈内公开的秘密。2022年7月,长城汽车二号人物、前总经理王凤英正式卸任长城汽车总经理一职,于今年1月加盟小鹏汽车。2023年5月,长城汽车公关总经理果铁夫离职加入吉利旗下雷达汽车。

此后,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因身体原因离职。与文飞同期加入、并称为长城汽车“四大金刚”的另外三位职业经理人高管柳燕、刘智丰、宁述勇,此前也都已离职。

10月,任职仅8个月的第六任魏牌兼坦克CEO陈思英宣布离职。10月下旬,长城汽车副总裁傅小康开始与外界失去联系的传闻不胫而走。对此,长城汽车官方尚未公开回应。

更早时候,长城举报比亚迪的事件也令公司内部产生动荡,部分高管和个别品牌人员随后选择离开。

流水的高管,铁打的“老魏”

“企业里面就是一把手核心,没有充分的民主,干好干坏都在一把手。”2016年,魏建军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直言。

随着业务拓展,长城汽车打破原有体系引进外来职业经理人,但魏建军的个人印记仍然鲜明。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强烈的个人印记和集权化管理能够在企业的起步期发挥出团队效率,但在市场规则变化之时,企业需要更加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完成从依赖规模效应到主打创新变革的转变。最重要的点在于,构建能充分发挥人才的创造性的企业文化。

2023年前三季度,长城汽车实现营收为1195.04亿,同比增长20.13%;实现归母净利润为49.95亿,同比下降38.79%;实现扣非净利润为38.07亿,同比下降12.27%,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事在人为。11月初,长城汽车宣布了多项人事调整,涉及魏牌、哈弗、坦克品牌的重要人事任命。

其中,坦克品牌CEO刘艳钊将兼任魏品牌和坦克品牌总经理,主责魏品牌及坦克品牌全面管理工作;赵永坡将出任哈弗品牌总经理,主责哈弗品牌全面管理工作;原坦克500的商品总监谷玉坤将担任坦克品牌执行副总经理。

值得关注的是,这三位营销高管,都是长城体系内技术人员出身。2018年长城一次性引进了多位外部营销经理人,被认为是长城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个标志。此次人事调整后,意味着长城汽车重新回到了此前营销管理人才“内循环”状态。

从品牌角度看,魏牌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以自己姓氏命名的高端品牌,被寄予长城汽车上拓高端市场的厚望,表现却差强人意,交付量已经连续多年呈下滑趋势。

自2016年成立至今,魏牌的掌门人任期几乎不超过一年,严思、柳燕、李瑞峰、胡树杰、余飞、刘艳钊、陈思英轮番挂帅。据悉,陈思英在职期间,主导了蓝山、高山等新车型上市。数据显示,今年1-9月,魏牌销量约为3.3万台,同比增长8.22%。

哈弗品牌是长城汽车旗下最大的板块,新任总经理赵永坡曾担任长城汽车技术中心副总经理,深耕技术领域20年。哈弗猛龙、哈弗枭龙MAX两款车型是哈弗品牌当前新能源销量的主力军。

长城汽车发布产销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汽车累计销量达111.82万辆,同比增长12.94%。其中,11月销售新车12.28万辆,同比增长40.3%。

新能源车方面,今年前11个月,长城汽车新能源累计销售23.21万辆,同比增长92.28%,连续8个月实现同比增长。其中,11月销售3.12万辆(含新能源商用车),同比增长142.93%。

但相比其他竞争对手,长城汽车能源转型的力度不够。长城汽车尚缺乏一款真正能够成为爆款的新能源产品。

截至12月14日收盘,长城汽车股价报25.95元/股,跌幅0.57%,总市值为2205亿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