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锂电巨头陷合同纠纷背后,电解液市场洗牌加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锂电巨头陷合同纠纷背后,电解液市场洗牌加剧

行业出清速度将会加快。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华夏能源网

1月16日晚间,永太科技(SZ:002326)发布公告称,子公司的双氟磺酰亚胺锂溶液项目已开始试生产。

试生产意味着量产在即,电解液市场或将出现新格局。当前,锂电池所使用的电解液主要为六氟磷酸锂,而双氟磺酰亚胺锂由于具备更高的电导率、更高的稳定性,正逐渐成为六氟磷酸锂的替代品。

不仅在技术布局上有所突破,还拿下了新订单——永太科技与宁德时代签订了《物料采购补充协议》,后者将在今年和2025年每年向永太科技采购不少于10万吨各型号电解液。

虽然技术+市场双重利好,但永太科技依然难解“近忧”——与锂电池巨头国轩高科(SZ:002074)的合同纠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这场纠纷棘手的地方在于,双方均把对方告上法庭,且僵持不下,一边是永太科技声称国轩高科方需赔偿自己约5亿元,一边是国轩高科要求永太科技退还2亿元的保证金,双方均不想输掉这场官司。

当前,锂电行业竞争愈加激烈,产业链各环节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利润被挤压,企业间隐藏在“冰山”下的利益之争也逐渐暴露,更是让电解液行业的艰难处境浮出水面。

与国轩高科官司始末

永太科技和国轩高科的纠纷,还要追溯到2022年初。彼时,国轩高科子公司国轩新材料计划向永太科技采购六氟磷酸锂和碳酸亚乙烯酯,并签订了《物料采购协议》。协议不仅约定了采购价格、预付保证金的抵扣、合同期限等,还约定了每月的最低采购量。据了解,双方约定合同期限为2023年6月30日。

同时,双方约定了违约责任:

国轩新材料应按协议的约定完成最低采购量,若未完成最低采购量导致永太科技损失,永太科技有权向国轩新材料发起索赔;

国轩新材料应按协议以及双方书面确定的购销订单/合同及时支付货款,逾期支付,永太科技有权拒绝发货,国轩新材料应支付相应的利息。

合同签订后,国轩新材料向永太科技支付了保证金2亿元。

国轩新材料称,协议签订后,双方货款便已结清,但未抵扣预付保证金。于是在2023年4月,即合同将近到期时向永太科技发函,要求全额返还保证金;随后的12月,公司又发了一次函。

但永太科技均未返还,主要因为其对“结清货款”有不同的意见。永太科技拒付的理由是采购量未达约定,并透露了协议约定细节:六氟磷酸锂最低采购量应为4500吨,碳酸亚乙烯酯最低采购量应为660吨,但是,国轩新材料方两者的实际采购量分别为1472吨和139吨,仅为最低采购量的32%和21%。

永太科技称,上述行为已致使公司相关产品销售实际损失2.73亿元。另外,二者欠付的货款逾期利息已达932.61万元。

由于自2022年6月起,国轩新材料以委托形式由一家名为“乾锐科技”的企业代为履行合同,而乾锐科技和国轩高科为同一实控人。因此,永太科技要求国轩新材料、乾锐科技共同支付货款共计2.29亿元,赔偿损失2.82亿元。这就是说,扣除保证金2亿元后,两公司仍需要应向永太科技支付3.11亿元。

如今,到底货款是否已经结清,到底谁又是最终赔付人,双方依然是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据公开信息,目前形势已明显对永太科技不利,因为其此前曾宣称,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资金已经被冻结,金额合计约2.03亿元。

尽管陷于被动,但永太科技当然不想输掉官司,毕竟真金白银的2亿元对其来说非同小可。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永太科技营收为31.12亿元,同比下降36.25%,净利润则出现上市以来同期首次亏损,达1.43亿元,同比骤降122.21%。如果能够获得赔付,亏损或将得以弥补。

电解液洗牌期将至

两巨头的合同纠纷中,有一个细节,即为何国轩新材料在签订合同后不久即不再采购永太科技的产品?从市场环境来看,彼时电动汽车、储能市场都处于高增长期,锂电池需求大增,按照常理,国轩新材料没理由“爽约”。

那么为何“爽约”?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划算。

双方签订协议的时候为2022年初,彼时,正值六氟磷酸锂价格疯涨之时。数据显示,2022年初,其价六氟磷酸锂格一度飙升至约60万元/吨,而上一年同期,仅为7万元/吨左右。

电解液的价格直接影响锂电池的成本,而电解液行业处于卖方市场,为了保持利润,国轩新材料就拟以长协的形式,锁定相对合理的价格。因此,国轩新材料还没提货,就先交了2亿预付保证金。

但是,电解液市场很快出现了变化。在2022年一季度过后,电解液价格便持续下跌,到2022年底,已经跌至23万元/吨。

2023年以来,六氟磷酸锂维持跌势,到2023年底,价格约为7.6万元/吨。此时,电解液市场已经变成买方市场。由此,“及时止损”或是国轩新材料合约期间不再履行合同的重要原因。

在锂电产业链中,电解液的下游是电池制造商,上游则是锂盐供应商。六氟磷酸锂价格开始下滑之时,恰逢上游重要材料碳酸锂价格疯涨之时。为了维持利润,包括永太科技在内的许多电解液厂商开始大量囤积碳酸锂。

但是意想不到的,到了2023年,碳酸锂价格一路下滑,直接拉低了整个产业链各环节产品的价格。然而,由于原材料库存备货量相对较多,导致六氟磷酸锂总体成本也相对较高。在销售价格下降、成本上升的双重影响下,六氟磷酸锂毛利率也大幅度下降。这也正是永太科技2023年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在电解液领域,业绩承压的远不止永太科技一家,头部企业业绩均比较“刺眼”。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天赐材料(SZ :002709)主营收入同比下降26.2%,净利润下降59.83%;新宙邦(SZ :300037)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3.83%;净利润同比下跌44.73%。而多氟多(SZ :002407)则直接宣称,公司预计2023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8.17%—71.25%。

当然,还有更坏的消息。2023年10月,电解液龙头天赐材料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随着电解液价格的持续下降,行业的出清速度将会加快,头部效应会更加明显。而此前,多氟多总经理李云峰也曾表示,市场上现有48家六氟磷酸锂企业,估计未来几年,真正挣钱的可能就是1到2家。

合同纠纷只是一边是受上游原材料和下游电池厂商的双重挤压,一边是同行间竞争加剧带来的“淘汰赛”,对于电解液行业的上下游玩家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永太科技

  • 永太科技(002326.SZ):2024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951万元,同比下降22.91%
  • 永太科技(002326.SZ):控股股东何人宝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约1.22亿股

国轩高科

2.6k
  • 双碳晚报|中国风电和光伏装机总量突破11亿千瓦 国轩高科称产能过剩本质是劣质产能出清
  • 去年海外收入翻番,国轩高科要在国外建更多电池产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锂电巨头陷合同纠纷背后,电解液市场洗牌加剧

行业出清速度将会加快。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华夏能源网

1月16日晚间,永太科技(SZ:002326)发布公告称,子公司的双氟磺酰亚胺锂溶液项目已开始试生产。

试生产意味着量产在即,电解液市场或将出现新格局。当前,锂电池所使用的电解液主要为六氟磷酸锂,而双氟磺酰亚胺锂由于具备更高的电导率、更高的稳定性,正逐渐成为六氟磷酸锂的替代品。

不仅在技术布局上有所突破,还拿下了新订单——永太科技与宁德时代签订了《物料采购补充协议》,后者将在今年和2025年每年向永太科技采购不少于10万吨各型号电解液。

虽然技术+市场双重利好,但永太科技依然难解“近忧”——与锂电池巨头国轩高科(SZ:002074)的合同纠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这场纠纷棘手的地方在于,双方均把对方告上法庭,且僵持不下,一边是永太科技声称国轩高科方需赔偿自己约5亿元,一边是国轩高科要求永太科技退还2亿元的保证金,双方均不想输掉这场官司。

当前,锂电行业竞争愈加激烈,产业链各环节产品价格持续走低,利润被挤压,企业间隐藏在“冰山”下的利益之争也逐渐暴露,更是让电解液行业的艰难处境浮出水面。

与国轩高科官司始末

永太科技和国轩高科的纠纷,还要追溯到2022年初。彼时,国轩高科子公司国轩新材料计划向永太科技采购六氟磷酸锂和碳酸亚乙烯酯,并签订了《物料采购协议》。协议不仅约定了采购价格、预付保证金的抵扣、合同期限等,还约定了每月的最低采购量。据了解,双方约定合同期限为2023年6月30日。

同时,双方约定了违约责任:

国轩新材料应按协议的约定完成最低采购量,若未完成最低采购量导致永太科技损失,永太科技有权向国轩新材料发起索赔;

国轩新材料应按协议以及双方书面确定的购销订单/合同及时支付货款,逾期支付,永太科技有权拒绝发货,国轩新材料应支付相应的利息。

合同签订后,国轩新材料向永太科技支付了保证金2亿元。

国轩新材料称,协议签订后,双方货款便已结清,但未抵扣预付保证金。于是在2023年4月,即合同将近到期时向永太科技发函,要求全额返还保证金;随后的12月,公司又发了一次函。

但永太科技均未返还,主要因为其对“结清货款”有不同的意见。永太科技拒付的理由是采购量未达约定,并透露了协议约定细节:六氟磷酸锂最低采购量应为4500吨,碳酸亚乙烯酯最低采购量应为660吨,但是,国轩新材料方两者的实际采购量分别为1472吨和139吨,仅为最低采购量的32%和21%。

永太科技称,上述行为已致使公司相关产品销售实际损失2.73亿元。另外,二者欠付的货款逾期利息已达932.61万元。

由于自2022年6月起,国轩新材料以委托形式由一家名为“乾锐科技”的企业代为履行合同,而乾锐科技和国轩高科为同一实控人。因此,永太科技要求国轩新材料、乾锐科技共同支付货款共计2.29亿元,赔偿损失2.82亿元。这就是说,扣除保证金2亿元后,两公司仍需要应向永太科技支付3.11亿元。

如今,到底货款是否已经结清,到底谁又是最终赔付人,双方依然是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据公开信息,目前形势已明显对永太科技不利,因为其此前曾宣称,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资金已经被冻结,金额合计约2.03亿元。

尽管陷于被动,但永太科技当然不想输掉官司,毕竟真金白银的2亿元对其来说非同小可。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永太科技营收为31.12亿元,同比下降36.25%,净利润则出现上市以来同期首次亏损,达1.43亿元,同比骤降122.21%。如果能够获得赔付,亏损或将得以弥补。

电解液洗牌期将至

两巨头的合同纠纷中,有一个细节,即为何国轩新材料在签订合同后不久即不再采购永太科技的产品?从市场环境来看,彼时电动汽车、储能市场都处于高增长期,锂电池需求大增,按照常理,国轩新材料没理由“爽约”。

那么为何“爽约”?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划算。

双方签订协议的时候为2022年初,彼时,正值六氟磷酸锂价格疯涨之时。数据显示,2022年初,其价六氟磷酸锂格一度飙升至约60万元/吨,而上一年同期,仅为7万元/吨左右。

电解液的价格直接影响锂电池的成本,而电解液行业处于卖方市场,为了保持利润,国轩新材料就拟以长协的形式,锁定相对合理的价格。因此,国轩新材料还没提货,就先交了2亿预付保证金。

但是,电解液市场很快出现了变化。在2022年一季度过后,电解液价格便持续下跌,到2022年底,已经跌至23万元/吨。

2023年以来,六氟磷酸锂维持跌势,到2023年底,价格约为7.6万元/吨。此时,电解液市场已经变成买方市场。由此,“及时止损”或是国轩新材料合约期间不再履行合同的重要原因。

在锂电产业链中,电解液的下游是电池制造商,上游则是锂盐供应商。六氟磷酸锂价格开始下滑之时,恰逢上游重要材料碳酸锂价格疯涨之时。为了维持利润,包括永太科技在内的许多电解液厂商开始大量囤积碳酸锂。

但是意想不到的,到了2023年,碳酸锂价格一路下滑,直接拉低了整个产业链各环节产品的价格。然而,由于原材料库存备货量相对较多,导致六氟磷酸锂总体成本也相对较高。在销售价格下降、成本上升的双重影响下,六氟磷酸锂毛利率也大幅度下降。这也正是永太科技2023年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在电解液领域,业绩承压的远不止永太科技一家,头部企业业绩均比较“刺眼”。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天赐材料(SZ :002709)主营收入同比下降26.2%,净利润下降59.83%;新宙邦(SZ :300037)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3.83%;净利润同比下跌44.73%。而多氟多(SZ :002407)则直接宣称,公司预计2023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8.17%—71.25%。

当然,还有更坏的消息。2023年10月,电解液龙头天赐材料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随着电解液价格的持续下降,行业的出清速度将会加快,头部效应会更加明显。而此前,多氟多总经理李云峰也曾表示,市场上现有48家六氟磷酸锂企业,估计未来几年,真正挣钱的可能就是1到2家。

合同纠纷只是一边是受上游原材料和下游电池厂商的双重挤压,一边是同行间竞争加剧带来的“淘汰赛”,对于电解液行业的上下游玩家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