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无法离开中国供应商,现代汽车呼吁美国放松管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法离开中国供应商,现代汽车呼吁美国放松管控

该公司呼吁美国不要将从中国采购的关键材料,排除在补贴发放对象之外,并表示目前不从中国采购原材料是不现实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杨诗涵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离不开中国供应链的韩国汽车制造商无力承压美国对华的限制规定,请求美方对石墨等关键材料放松管控。

据韩国《中央日报》近日报道,现代汽车集团请求美国为“不切实际”的《通胀削减法》提供豁免。该公司呼吁美国不要将从中国采购的关键材料,例如石墨,排除在补贴发放对象之外,并表示目前不从中国采购原材料是不现实的。

石墨是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成分之一。现代汽车在声明中称,到2022年中国提炼并生产出全球100%的球形石墨和69%的合成石墨,短期内其他国家不太可能取代中国。

其余韩国电池公司也表达了不满。LG新能源、SK On、三星和韩国电池产业协会已经向美方反映其所面临的困境,并提出设宽限期等建议。

此前,美国进一步收紧相关法案,规定美国生产的电动汽车中如果包含中国等国家制造或组装的电池组件,将不再有资格享受高达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

去年现代汽车在美累计销售165万辆,排名第四。但两位数的增长势头能否延续尚未可知。

事实上,规定落地后能够获得这项税收抵免的电动车型从43款减少至19款,且全部为美国本土品牌,韩国制造商的相关车型均被排除在外。

美国本土品牌也将无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当前,市场份额占比16.5%的通用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汽车公司,其供应商中约有13%为中国企业。这一数字在更早时候引起了美方警惕,去年四名议员敦促该公司削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尤其是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

在持续对华施压的背景下,福特汽车与中国供应商宁德时代合作建设美国电池工厂的相关事宜也风波不断。美方认为,这项合作可能导致政府针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补贴资金回流到中方企业。

相比转型过程中的燃油品牌,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需要应对的局面可能更复杂。日本数据分析机构去年8月的报告显示,特斯拉一万多家供应商内中国企业占比高达17%,仅次于美国公司的22%。

具体来看,中国企业在蓄电池领域的比例高达39%。不包括铝精炼有色金属加工制造业务中,中国公司占据四成。这两项数据按照国家和地区来看均位列第一。

不久前,由于新款电动汽车Cybertruck的电池量产陷入僵局,特斯拉还曾紧急求助中国制造商,希望获得电池零部件支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现代汽车

3.8k
  • 现代汽车印度公司据悉计划通过IPO募集25亿至30亿美元资金
  • 营业利润首次超越大众集团,现代汽车一季度盈利仅次于丰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无法离开中国供应商,现代汽车呼吁美国放松管控

该公司呼吁美国不要将从中国采购的关键材料,排除在补贴发放对象之外,并表示目前不从中国采购原材料是不现实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杨诗涵

界面新闻编辑 | 陈小同

离不开中国供应链的韩国汽车制造商无力承压美国对华的限制规定,请求美方对石墨等关键材料放松管控。

据韩国《中央日报》近日报道,现代汽车集团请求美国为“不切实际”的《通胀削减法》提供豁免。该公司呼吁美国不要将从中国采购的关键材料,例如石墨,排除在补贴发放对象之外,并表示目前不从中国采购原材料是不现实的。

石墨是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成分之一。现代汽车在声明中称,到2022年中国提炼并生产出全球100%的球形石墨和69%的合成石墨,短期内其他国家不太可能取代中国。

其余韩国电池公司也表达了不满。LG新能源、SK On、三星和韩国电池产业协会已经向美方反映其所面临的困境,并提出设宽限期等建议。

此前,美国进一步收紧相关法案,规定美国生产的电动汽车中如果包含中国等国家制造或组装的电池组件,将不再有资格享受高达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

去年现代汽车在美累计销售165万辆,排名第四。但两位数的增长势头能否延续尚未可知。

事实上,规定落地后能够获得这项税收抵免的电动车型从43款减少至19款,且全部为美国本土品牌,韩国制造商的相关车型均被排除在外。

美国本土品牌也将无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当前,市场份额占比16.5%的通用汽车是美国最畅销的汽车公司,其供应商中约有13%为中国企业。这一数字在更早时候引起了美方警惕,去年四名议员敦促该公司削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尤其是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

在持续对华施压的背景下,福特汽车与中国供应商宁德时代合作建设美国电池工厂的相关事宜也风波不断。美方认为,这项合作可能导致政府针对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补贴资金回流到中方企业。

相比转型过程中的燃油品牌,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需要应对的局面可能更复杂。日本数据分析机构去年8月的报告显示,特斯拉一万多家供应商内中国企业占比高达17%,仅次于美国公司的22%。

具体来看,中国企业在蓄电池领域的比例高达39%。不包括铝精炼有色金属加工制造业务中,中国公司占据四成。这两项数据按照国家和地区来看均位列第一。

不久前,由于新款电动汽车Cybertruck的电池量产陷入僵局,特斯拉还曾紧急求助中国制造商,希望获得电池零部件支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