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跨界锂电池现实骨感,“董明珠们”进退维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跨界锂电池现实骨感,“董明珠们”进退维谷

没有规模效应,何谈降低电池成本?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新能源前瞻 沈十六

编辑|和畅

“董总,您好,我手里有个关于钛酸锂电池的项目,不知道您对这方面有过关注吗?”

9年前,珠海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的一句话,点燃了“铁娘子”董明珠的跨界梦想。

2016年12月的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董明珠携手万达集团、京东、中集集团等4家企业,共出资30亿元入股珠海银隆,获得企业22.388%的股权。

在董明珠看来,新能源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一次绝好机会,所以她选择出手。

不过,由于日常经营等问题,珠海银隆并未达成董明珠“再造一个格力”的期望,倒成了“拖油瓶”。2021年8月,格力用18.28亿元拿下了银隆新能源30.47%的股权,将银隆新能源变成控股子公司,并更名为“格力钛”。

格力电器为董明珠的“跨界锂电池美梦”买了单。

2023年12月19日晚,格力电器公告披露,拟以10.15亿元的交易对价,受让子公司格力钛合计持有的2.71亿股股份。

第二天格力电器股价闪崩,市值一天蒸发132亿元,但董明珠依然看好格力钛。显然,董明珠的跨界梦并未结束,跨界锂电池背后的“资本盛宴”也并未结束。

跨界锂电池的“资本盛宴”

以高调跨界锂电池出名的,莫过于董明珠。

2016年,董明珠曾主导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彼时,格力钛整体的评估价仅约41.38亿元,近3倍的溢价。

由于大部分中小投资者持反对意见,收购事宜在股东大会上被否决。几年后,董明珠和格力电器依然将珠海银隆收入麾下。

溢价收购只是众多企业跨界锂电池产业的手段之一,自建锂电池产业链则是“跨界”的常规操作。

譬如,2022年10月,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芝麻”)对天臣新能源增资5亿元,借此入局储能。2023年3月31日黑芝麻发布公告,拟将下属全资子公司江西小黑小蜜的经营业务转型为储能锂电池生产经营,并在江西南昌新建区投资35亿元,建设磷酸铁锂储能锂电池生产基地。

来源/黑芝麻官网 

据新能源前瞻不完全统计,除卖食品的黑芝麻外,卖丝袜的浪莎股份、卖高档男装的报喜鸟、卖地板的大亚圣象、卖汽车化学品的巴斯夫、卖游戏装备的昆仑万维、卖苹果设备的工业富联、卖房的宋都股份、卖药的海辰药业都在跨界布局锂电池产业链。

入局锂电池行业的企业越来越多,人才就成了稀缺资源。

锂电池从业者顾炎向新能源前瞻透露,“前两年新能源特别火,无论是宁德时代这种大厂,还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跨界小厂,都在抢人。有时候,求职者上午发出去一份简历,下午就有好几家公司的HR联系。”

“新能源圈子其实很小,各企业之间为了抢人涨薪是常事。”关于具体薪资水平,顾炎表示不方便透露。

但根据公开资料,锂电池PACK工程师、BMS电子工程师、工艺工程师、电芯研发工程师等热门技术岗,年薪为20-30万元。很多标注了“急求”的岗位,特别是要求能够独立完成设计、研发的技术岗与高级管理人员,薪资都是面谈,还可能有股权激励。

来源/脉脉公众号

求职招聘社区发布的《抢滩数字时代:人才迁徙报告2023》数据显示,2022年,与锂电池强相关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求职 数同比增加229.2%,其人才供给增长率在众多行业中位列第一。

达摩克利斯之剑

眼见“圈外企业”纷纷跨界做电池,圈内人欣旺达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代志华忍不住泼了一盆凉水,“跨界电池,不是想做就能做。”

代志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池属于高端制造业,涉及长周期研发投入、大规模制造一致性和稳定性、制造成本管控等,是综合门槛和要求都非常高的行业,不是简单建一两条产线的事情。

据粗略计算,年产1GWh的锂电池项目就需要投入4亿元,成本不可谓不高。

而这,还只是前期的投资。代志华透露,“车企对占据成本接近1/3的电池供应商,验证周期还是很长的,国内车企2年左右,海外车企3年左右。”新能源车供应链的准入是有门槛的,在供应安全得到保障之后,各个环节倾向于稳定的头部合作伙伴。

所以,跨界锂电池企业的另一个难题就是进入车企、锂电池企业的供应链。某铝合金下箱体供应商相关负责人就向新能源前瞻表示,电池企业的供应商存在比较激烈的竞争,某头部企业同一产品的供应商数量在两年前还是十几家,现在精简了到几家。

“近两年,供应商之间只有同类型的淘汰,但少有新的进来。”

不能进入头部企业的供应链,也就意味着跨界锂电池的企业拿不到大单,企业自身的电池生产规模就会受到制约。

没有规模效应,何谈降低电池成本?

不少锂电池供应商表示,锂电池厂商都在卷价格,要求在保证电池包质量的前提上减少用料成本和重量,这需要极强的研发能力做铺垫。而提高研发技术的两个要点就是,提高研发费用和深度绑定客户。

跨界锂电池企业,需要面对欣旺达等传统企业为提高研发水平的“抢人大战”。

据欣旺达在Boss直聘上发布的薪酬条件显示,本科生以上学历的产线工程师的月薪在12k-22K之间,按照14薪的年薪折算,年薪在16.8万元到30.8万元之间。

来源/欣旺达Boss直聘招聘信息

欣旺达为了进一步抢人,多次推出内部推荐奖励机制。据欣旺达招聘公众号发布的推文,欣旺达2023届校内推奖金活动中,在职员工成功推荐入职,可获得600-5000元不等的奖金。活动信息显示,奖金可叠加、上不封顶。

来源/欣旺达招聘公众号 

显然,跨界企业不可避免地面对来自传统锂电池企业、锂电池供应商的抢人大战。某电池厂商研发总监告诉新能源前瞻,电池厂的通常做法是“研一代、备一代、产一代”,“如果研发实力不够,那就是纯营销宣传了”。

锂电池迎跨界大败局?

跨界锂电池困难重重,但依旧有人迎难而上。

商业专家产业空间研究院主任潮成林表示,锂电池技术复杂,涉及材料、工艺、设备等多方面,跨界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时间和人才进行技术研发和攻关。此外,锂电池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相互关联,跨界企业需要具备产业链整合能力,以确保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协同效应。

在大量的资金堆砌下,不少企业成功迈进锂电池的门槛,如龙佰集团与比克电池签订采购合同、云天化与亿纬锂能等签订共建500亿元的新能源电池全产业链的合同。

有人成功,自然也有人摔进锂电池的大坑里。董明珠曾在股东大会上声称,“(格力钛)这个坑太大了,填平需要一定时间”,但“曙光就在面前”。

事实证明,在经历拖欠供应商货款、工厂大面积减产、原总裁孙国华等人因侵占公司财产锒铛入狱、原董事长魏银仓远遁海外的丑闻后,格力钛实力大打折扣。

2023年上半年,格力钛仅实现营收14.4亿元,净利润-1.71亿元;公司总资产为243.11亿元,负债总额为242.45亿元,净资产只有0.66亿元。

像董明珠一般相信“曙光”的终究是少数,更多的企业选择悄悄停止锂电池招聘。

以海辰药业为例,早在2022年6月公司就表示,要投入1.5亿元用于年产5000吨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以及150吨抗新冠原料药关键中间体建设项目。后在业绩发布会中,海辰药业又表示,公司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项目在正常推进中,预计2023年底开展试生产。

“跨界锂电池”的声势浩大,但在海辰药业官网显示的部门设置、研发中心介绍中,并未有锂电池相关部门的设置。

来源/海辰药业官网 

即使在海辰药业官方公众号中,依旧找不到带有“锂电池”相关文章。

另外,声称“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项目进展顺利”“正在积极拓展下游客户”的海辰药业,并未与车企、锂电池企业达成合作的新闻传出,存货与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并未出现大幅增长。

无独有偶,声称布局锂电池且未宣布终止“跨界”的南方黑芝麻集团、报喜鸟、超频三、云图控股、泰和科技并未发布与锂电池相关的招聘信息。

另外,还有不少企业选择向锂电池“公开投降”。宋都股份终止收购盐湖提锂项目、昆仑万维转让新能源企业(北京绿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新力金融终止收购比克动力股权、中来股份终止用于锂电池项目的定增。

2023年的跨界锂电池赛道,没有往年热闹。

据高工锂电产业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3年,我国锂电池及四大主材共有137个新增规划项目,较2022年减少近一半。按公布投资金额的122个项目统计,2023年我国锂电产业拟投资总额约7500亿元,较2022年下降超46%。

跨界锂电池的热潮,悄悄退却。

参考资料:

《调查|锂电厂“内卷”抢人:普通工人月入近万,高端人才薪酬2年翻倍》,来源:红星资本局。

*文中顾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海辰药业

53
  • 海辰药业(300584.SZ):2024年前一季度净利润为1336万元,同比增长9.37%
  • 海辰药业:非布司他片获药品注册证书

欣旺达

3.2k
  • 欣旺达:新储能产品可使储能全生命周期效益提升10%
  • 欣旺达:一季度归母净利润3.19亿元,同比扭亏

格力电器

4.3k
  • 主力资金监控:长安汽车净卖出超9亿元
  • 格力电器:2023年归母净利润290.17亿元,同比上涨18.41%,拟10派23.8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跨界锂电池现实骨感,“董明珠们”进退维谷

没有规模效应,何谈降低电池成本?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新能源前瞻 沈十六

编辑|和畅

“董总,您好,我手里有个关于钛酸锂电池的项目,不知道您对这方面有过关注吗?”

9年前,珠海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的一句话,点燃了“铁娘子”董明珠的跨界梦想。

2016年12月的中国制造高峰论坛上,董明珠携手万达集团、京东、中集集团等4家企业,共出资30亿元入股珠海银隆,获得企业22.388%的股权。

在董明珠看来,新能源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一次绝好机会,所以她选择出手。

不过,由于日常经营等问题,珠海银隆并未达成董明珠“再造一个格力”的期望,倒成了“拖油瓶”。2021年8月,格力用18.28亿元拿下了银隆新能源30.47%的股权,将银隆新能源变成控股子公司,并更名为“格力钛”。

格力电器为董明珠的“跨界锂电池美梦”买了单。

2023年12月19日晚,格力电器公告披露,拟以10.15亿元的交易对价,受让子公司格力钛合计持有的2.71亿股股份。

第二天格力电器股价闪崩,市值一天蒸发132亿元,但董明珠依然看好格力钛。显然,董明珠的跨界梦并未结束,跨界锂电池背后的“资本盛宴”也并未结束。

跨界锂电池的“资本盛宴”

以高调跨界锂电池出名的,莫过于董明珠。

2016年,董明珠曾主导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彼时,格力钛整体的评估价仅约41.38亿元,近3倍的溢价。

由于大部分中小投资者持反对意见,收购事宜在股东大会上被否决。几年后,董明珠和格力电器依然将珠海银隆收入麾下。

溢价收购只是众多企业跨界锂电池产业的手段之一,自建锂电池产业链则是“跨界”的常规操作。

譬如,2022年10月,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黑芝麻”)对天臣新能源增资5亿元,借此入局储能。2023年3月31日黑芝麻发布公告,拟将下属全资子公司江西小黑小蜜的经营业务转型为储能锂电池生产经营,并在江西南昌新建区投资35亿元,建设磷酸铁锂储能锂电池生产基地。

来源/黑芝麻官网 

据新能源前瞻不完全统计,除卖食品的黑芝麻外,卖丝袜的浪莎股份、卖高档男装的报喜鸟、卖地板的大亚圣象、卖汽车化学品的巴斯夫、卖游戏装备的昆仑万维、卖苹果设备的工业富联、卖房的宋都股份、卖药的海辰药业都在跨界布局锂电池产业链。

入局锂电池行业的企业越来越多,人才就成了稀缺资源。

锂电池从业者顾炎向新能源前瞻透露,“前两年新能源特别火,无论是宁德时代这种大厂,还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跨界小厂,都在抢人。有时候,求职者上午发出去一份简历,下午就有好几家公司的HR联系。”

“新能源圈子其实很小,各企业之间为了抢人涨薪是常事。”关于具体薪资水平,顾炎表示不方便透露。

但根据公开资料,锂电池PACK工程师、BMS电子工程师、工艺工程师、电芯研发工程师等热门技术岗,年薪为20-30万元。很多标注了“急求”的岗位,特别是要求能够独立完成设计、研发的技术岗与高级管理人员,薪资都是面谈,还可能有股权激励。

来源/脉脉公众号

求职招聘社区发布的《抢滩数字时代:人才迁徙报告2023》数据显示,2022年,与锂电池强相关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求职 数同比增加229.2%,其人才供给增长率在众多行业中位列第一。

达摩克利斯之剑

眼见“圈外企业”纷纷跨界做电池,圈内人欣旺达动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代志华忍不住泼了一盆凉水,“跨界电池,不是想做就能做。”

代志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池属于高端制造业,涉及长周期研发投入、大规模制造一致性和稳定性、制造成本管控等,是综合门槛和要求都非常高的行业,不是简单建一两条产线的事情。

据粗略计算,年产1GWh的锂电池项目就需要投入4亿元,成本不可谓不高。

而这,还只是前期的投资。代志华透露,“车企对占据成本接近1/3的电池供应商,验证周期还是很长的,国内车企2年左右,海外车企3年左右。”新能源车供应链的准入是有门槛的,在供应安全得到保障之后,各个环节倾向于稳定的头部合作伙伴。

所以,跨界锂电池企业的另一个难题就是进入车企、锂电池企业的供应链。某铝合金下箱体供应商相关负责人就向新能源前瞻表示,电池企业的供应商存在比较激烈的竞争,某头部企业同一产品的供应商数量在两年前还是十几家,现在精简了到几家。

“近两年,供应商之间只有同类型的淘汰,但少有新的进来。”

不能进入头部企业的供应链,也就意味着跨界锂电池的企业拿不到大单,企业自身的电池生产规模就会受到制约。

没有规模效应,何谈降低电池成本?

不少锂电池供应商表示,锂电池厂商都在卷价格,要求在保证电池包质量的前提上减少用料成本和重量,这需要极强的研发能力做铺垫。而提高研发技术的两个要点就是,提高研发费用和深度绑定客户。

跨界锂电池企业,需要面对欣旺达等传统企业为提高研发水平的“抢人大战”。

据欣旺达在Boss直聘上发布的薪酬条件显示,本科生以上学历的产线工程师的月薪在12k-22K之间,按照14薪的年薪折算,年薪在16.8万元到30.8万元之间。

来源/欣旺达Boss直聘招聘信息

欣旺达为了进一步抢人,多次推出内部推荐奖励机制。据欣旺达招聘公众号发布的推文,欣旺达2023届校内推奖金活动中,在职员工成功推荐入职,可获得600-5000元不等的奖金。活动信息显示,奖金可叠加、上不封顶。

来源/欣旺达招聘公众号 

显然,跨界企业不可避免地面对来自传统锂电池企业、锂电池供应商的抢人大战。某电池厂商研发总监告诉新能源前瞻,电池厂的通常做法是“研一代、备一代、产一代”,“如果研发实力不够,那就是纯营销宣传了”。

锂电池迎跨界大败局?

跨界锂电池困难重重,但依旧有人迎难而上。

商业专家产业空间研究院主任潮成林表示,锂电池技术复杂,涉及材料、工艺、设备等多方面,跨界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时间和人才进行技术研发和攻关。此外,锂电池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相互关联,跨界企业需要具备产业链整合能力,以确保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协同效应。

在大量的资金堆砌下,不少企业成功迈进锂电池的门槛,如龙佰集团与比克电池签订采购合同、云天化与亿纬锂能等签订共建500亿元的新能源电池全产业链的合同。

有人成功,自然也有人摔进锂电池的大坑里。董明珠曾在股东大会上声称,“(格力钛)这个坑太大了,填平需要一定时间”,但“曙光就在面前”。

事实证明,在经历拖欠供应商货款、工厂大面积减产、原总裁孙国华等人因侵占公司财产锒铛入狱、原董事长魏银仓远遁海外的丑闻后,格力钛实力大打折扣。

2023年上半年,格力钛仅实现营收14.4亿元,净利润-1.71亿元;公司总资产为243.11亿元,负债总额为242.45亿元,净资产只有0.66亿元。

像董明珠一般相信“曙光”的终究是少数,更多的企业选择悄悄停止锂电池招聘。

以海辰药业为例,早在2022年6月公司就表示,要投入1.5亿元用于年产5000吨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以及150吨抗新冠原料药关键中间体建设项目。后在业绩发布会中,海辰药业又表示,公司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项目在正常推进中,预计2023年底开展试生产。

“跨界锂电池”的声势浩大,但在海辰药业官网显示的部门设置、研发中心介绍中,并未有锂电池相关部门的设置。

来源/海辰药业官网 

即使在海辰药业官方公众号中,依旧找不到带有“锂电池”相关文章。

另外,声称“锂电池电解液添加剂项目进展顺利”“正在积极拓展下游客户”的海辰药业,并未与车企、锂电池企业达成合作的新闻传出,存货与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并未出现大幅增长。

无独有偶,声称布局锂电池且未宣布终止“跨界”的南方黑芝麻集团、报喜鸟、超频三、云图控股、泰和科技并未发布与锂电池相关的招聘信息。

另外,还有不少企业选择向锂电池“公开投降”。宋都股份终止收购盐湖提锂项目、昆仑万维转让新能源企业(北京绿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份、新力金融终止收购比克动力股权、中来股份终止用于锂电池项目的定增。

2023年的跨界锂电池赛道,没有往年热闹。

据高工锂电产业研究院不完全统计,2023年,我国锂电池及四大主材共有137个新增规划项目,较2022年减少近一半。按公布投资金额的122个项目统计,2023年我国锂电产业拟投资总额约7500亿元,较2022年下降超46%。

跨界锂电池的热潮,悄悄退却。

参考资料:

《调查|锂电厂“内卷”抢人:普通工人月入近万,高端人才薪酬2年翻倍》,来源:红星资本局。

*文中顾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