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既是大客户又是供应商,大昌科技高度依赖奇瑞汽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既是大客户又是供应商,大昌科技高度依赖奇瑞汽车

关联方入股。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张乔遇

近日,安徽大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昌科技)闯关创业板回复二轮审核问询函,国元证券为保荐机构。

大昌科技主要从事冲压和焊接汽车零部件及相关工装模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冲压和焊接汽车零部件分为车身件和底盘件。

2020年至2022年(报告期),大昌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75亿元、8.26亿元和10.7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68.18万元、5825.28万元和6584.51万元。

虽然大昌科技在2020年至2022年(报告期)内取得了不俗的业绩,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均实现了快速增长,复合增长率分别高达36.83%和33.98%。

然而,在这光鲜亮丽的数字背后,却隐藏着公司对奇瑞汽车过度依赖的风险。公司近半的收入来源于奇瑞汽车,这种高度依赖使得公司在面对奇瑞汽车市场波动时显得尤为脆弱。

存两次出资瑕疵

大昌科技前身大昌有限成立于2000年2月18日,由钟华山、颜信、刘世英决定共同出资设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中,钟华山出资25万元,颜信出资15万元、刘世英出资10万元。

为了满足《公司法》(1999年修订)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的要求,大昌有限成立时钟华山委托其配偶的母亲刘世英及其配偶的叔父颜信代为持有公司股份。

2002年11月,大昌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1000万元,钟华山直接持有大昌有限700万元出资额,委托颜信、刘世英分别代持100万元、200万元出资额;2005年7月,大昌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2000万元,钟华山直接持有大昌有限1400万元出资额,委托颜信、刘世英分别代持200万元、400万元出资额。前述代持关系持续至2013年11月解除。

除此之外,大昌有限设立时的50万元出资全部为实物出资,包括模具133套,100T冲床1台和63T冲床1台、40T冲床1台、剪板机1台。

据悉,这部分实物资产均系钟华山于2000年2月从芜湖双联特种钢管制造有限公司(系芜湖钢铁厂下属企业,已于2005年12月吊销)购进的闲置设备(贷款总额为50.94万元),但相关资产购置发票记载的购货单位为大昌有限,且相关资产未履行评估手续存在出资瑕疵

除此之外,大昌有限第一次增资时也存在出资瑕疵。2020年9月,大昌有限变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本次增加注册资本950万元。其中钟华山出资675万元、颜信出资85万元、刘世英出资190万元,出资方式为房产土地及债,合计950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增资时,上述房产及土地系钟华山委托大昌有限于2001年10月向芜湖市鸠江区湾里镇杨王村村委会购入,在本次增资前已登记在大昌有限名下。

因考虑到该等资产主要用于大昌有限经营,同时为使大昌有限享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钟华山将该等资产直接登记在大昌有限名下,并由有限公司代为支付了购置价款,钟华山以其对有限公司享有的相应债券冲抵了大昌有限代为支付的购置价款。

此外,钟华山用以出资的上述债权系钟华山向大昌有限提供借款及为其代垫费用而形成,因大部分借款及代垫费用系钟华山以现金方式支付,且发生时间较为久远,导致该等债券的真实性无法核实。

2020年8月,钟华山以货币1000万元对大昌有限设立时的50万元实物出资和2002年11月增资的950万元实物及债券出资进行补正,补正出资款全部计入资本公积。

本次发行前,钟华山直接持有公司57.69%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过半收入来自奇瑞汽车

大昌科技的业绩增速依靠前五大客户拉动。报告期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超过90%,过去三年稳定位列前五大客户的主要系奇瑞汽车、广汽集团和广汽本田三家。

奇瑞汽车是大昌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公司2001年通过认证成为奇瑞汽车一级供应商,向其提供副车架总成、控制臂总成、侧围内板前部总成、门槛加强板总成、前段模块总成等。2015年开始为奇瑞新能源提供汽车零部件。报告期各期,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39亿元、3.93亿元和5.0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3.35%、50.70%和50.01%,对奇瑞汽车存在重度依赖

报告期内,奇瑞汽车的销量分别为73万辆、96.19万辆和123.27万辆,其快速增长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大昌科技收入的迅猛增长。然而,这种高度依赖奇瑞汽车的局面,实则潜藏着不容忽视的风险。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奇瑞汽车市场遇冷,或者销量出现波动,大昌科技的业务无疑将受到直接冲击。

事实上,这种风险已经初现端倪。由于奇瑞星途车型销量未达预期,公司2021年不得不针对工装模具计提了627.69万元的减值准备。

此外,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议价能力有待提高。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车身件,报告期车身件毛利率下滑明显,从2020年的20.66%持续下滑至2022年的17.06%。2021年主要因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产品平均单价和单位成本均有上涨,毛利率下降

2022年车身件毛利率再次下滑,系受奇瑞汽车商务政策调整的影响,下调了冲次费、焊接费等费用,同时部分新产品、工装模具初始定价相对较低影响。此外,毛利率下滑还因2022年上半年及12月份供应链不畅导致开工不足,产量较低,单位产品固定成本分摊较多,以及铝材价格上涨影响。

是客户也是供应商

奇瑞汽车作为大昌科技的第一大客户的同时,又进入了大昌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中,2021年,公司采购奇瑞汽车块料、零部件等2555.84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86%。公司表示,系奇瑞汽车对公司销售零部件是基于保证汽车零部件供应质量的稳定和业务分工的不同的原因,而公司向奇瑞汽车采购块料系基于降低钢材采购成本的原因。

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往来不止于此。公司2022年前五大客户中新增一家芜湖常瑞,芜湖常瑞成立于2013年,自成立伊始就与大昌科技存在合作关系。据悉,大昌科技与芜湖常瑞同时作为奇瑞汽车的一级供应商,存在相互供应部分汽车零部件的情况。

公司表示,由于奇瑞汽车业务发展较快,2022年公司对芜湖常瑞的收入规模有所上升,成为公司主营业务前五大客户。除此之外,成飞瑞鹄也是奇瑞汽车的一级供应商,与大昌科技存在相互之间的零部件交易。据悉部分总成件的组成部分由三家一级供应商分别生产,再由其中一家进一步组装成总成件供货给奇瑞汽车。

报告期,公司还存在向外协厂商进行委外加工的情形,主要是针对部分冲压加工,以及部分零部件电泳、电镀等表面处理的加工等,各期外协费用分别为3047.81万元、4126.94万元和6071.9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外协厂商马钢(芜湖)材料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包含奇瑞商用车(安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

图片来源:天眼查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马钢(芜湖)材料技术有限公司连同马钢(广州)钢材加工有限公司、杭州宝井钢材加工配送有限公司、上海宝钢高强钢加工配送有限公司、广州宝丰井汽车钢材加工有限公司合并至中国宝武,报告期中国宝武系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钢材、加工费金额分别为1.04亿元、2.27亿元、2.25亿元,占当期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26.05%、34.23%和24.70%。

财务总监为奇瑞汽车离职人员

股权上,国富基金于2020年11月入股大昌科技,目前持有大昌科技3.07%股份,奇瑞汽车关联方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创投资)持有国富基金39.75%份额,瑞创投资部分投资人系奇瑞汽车在职人员。

国富基金入股后,公司2021年与奇瑞汽车的新增项目定点数量较2020年增长143.24%至90个,预计供应金额增长1069.64%至15.23亿元。

此外,公司财务总监、董事汪金梅曾长期任职奇瑞汽车。1998年至2003年历任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会计科科长、经营计划科长;2005年至2006年任奇瑞商用车(安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2006年至2007年,任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试验技术中心、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财务负责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奇瑞汽车

4.3k
  • 奇瑞敲定协议正式落户西班牙,将成首家在欧生产的中国车企
  • 中国汽车品牌加速赴欧建厂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IPO雷达|既是大客户又是供应商,大昌科技高度依赖奇瑞汽车

关联方入股。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张乔遇

近日,安徽大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昌科技)闯关创业板回复二轮审核问询函,国元证券为保荐机构。

大昌科技主要从事冲压和焊接汽车零部件及相关工装模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冲压和焊接汽车零部件分为车身件和底盘件。

2020年至2022年(报告期),大昌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75亿元、8.26亿元和10.7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68.18万元、5825.28万元和6584.51万元。

虽然大昌科技在2020年至2022年(报告期)内取得了不俗的业绩,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均实现了快速增长,复合增长率分别高达36.83%和33.98%。

然而,在这光鲜亮丽的数字背后,却隐藏着公司对奇瑞汽车过度依赖的风险。公司近半的收入来源于奇瑞汽车,这种高度依赖使得公司在面对奇瑞汽车市场波动时显得尤为脆弱。

存两次出资瑕疵

大昌科技前身大昌有限成立于2000年2月18日,由钟华山、颜信、刘世英决定共同出资设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中,钟华山出资25万元,颜信出资15万元、刘世英出资10万元。

为了满足《公司法》(1999年修订)关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人数的要求,大昌有限成立时钟华山委托其配偶的母亲刘世英及其配偶的叔父颜信代为持有公司股份。

2002年11月,大昌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1000万元,钟华山直接持有大昌有限700万元出资额,委托颜信、刘世英分别代持100万元、200万元出资额;2005年7月,大昌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2000万元,钟华山直接持有大昌有限1400万元出资额,委托颜信、刘世英分别代持200万元、400万元出资额。前述代持关系持续至2013年11月解除。

除此之外,大昌有限设立时的50万元出资全部为实物出资,包括模具133套,100T冲床1台和63T冲床1台、40T冲床1台、剪板机1台。

据悉,这部分实物资产均系钟华山于2000年2月从芜湖双联特种钢管制造有限公司(系芜湖钢铁厂下属企业,已于2005年12月吊销)购进的闲置设备(贷款总额为50.94万元),但相关资产购置发票记载的购货单位为大昌有限,且相关资产未履行评估手续存在出资瑕疵

除此之外,大昌有限第一次增资时也存在出资瑕疵。2020年9月,大昌有限变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本次增加注册资本950万元。其中钟华山出资675万元、颜信出资85万元、刘世英出资190万元,出资方式为房产土地及债,合计950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增资时,上述房产及土地系钟华山委托大昌有限于2001年10月向芜湖市鸠江区湾里镇杨王村村委会购入,在本次增资前已登记在大昌有限名下。

因考虑到该等资产主要用于大昌有限经营,同时为使大昌有限享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钟华山将该等资产直接登记在大昌有限名下,并由有限公司代为支付了购置价款,钟华山以其对有限公司享有的相应债券冲抵了大昌有限代为支付的购置价款。

此外,钟华山用以出资的上述债权系钟华山向大昌有限提供借款及为其代垫费用而形成,因大部分借款及代垫费用系钟华山以现金方式支付,且发生时间较为久远,导致该等债券的真实性无法核实。

2020年8月,钟华山以货币1000万元对大昌有限设立时的50万元实物出资和2002年11月增资的950万元实物及债券出资进行补正,补正出资款全部计入资本公积。

本次发行前,钟华山直接持有公司57.69%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过半收入来自奇瑞汽车

大昌科技的业绩增速依靠前五大客户拉动。报告期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均超过90%,过去三年稳定位列前五大客户的主要系奇瑞汽车、广汽集团和广汽本田三家。

奇瑞汽车是大昌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公司2001年通过认证成为奇瑞汽车一级供应商,向其提供副车架总成、控制臂总成、侧围内板前部总成、门槛加强板总成、前段模块总成等。2015年开始为奇瑞新能源提供汽车零部件。报告期各期,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39亿元、3.93亿元和5.0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3.35%、50.70%和50.01%,对奇瑞汽车存在重度依赖

报告期内,奇瑞汽车的销量分别为73万辆、96.19万辆和123.27万辆,其快速增长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大昌科技收入的迅猛增长。然而,这种高度依赖奇瑞汽车的局面,实则潜藏着不容忽视的风险。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奇瑞汽车市场遇冷,或者销量出现波动,大昌科技的业务无疑将受到直接冲击。

事实上,这种风险已经初现端倪。由于奇瑞星途车型销量未达预期,公司2021年不得不针对工装模具计提了627.69万元的减值准备。

此外,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议价能力有待提高。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车身件,报告期车身件毛利率下滑明显,从2020年的20.66%持续下滑至2022年的17.06%。2021年主要因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产品平均单价和单位成本均有上涨,毛利率下降

2022年车身件毛利率再次下滑,系受奇瑞汽车商务政策调整的影响,下调了冲次费、焊接费等费用,同时部分新产品、工装模具初始定价相对较低影响。此外,毛利率下滑还因2022年上半年及12月份供应链不畅导致开工不足,产量较低,单位产品固定成本分摊较多,以及铝材价格上涨影响。

是客户也是供应商

奇瑞汽车作为大昌科技的第一大客户的同时,又进入了大昌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中,2021年,公司采购奇瑞汽车块料、零部件等2555.84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86%。公司表示,系奇瑞汽车对公司销售零部件是基于保证汽车零部件供应质量的稳定和业务分工的不同的原因,而公司向奇瑞汽车采购块料系基于降低钢材采购成本的原因。

大昌科技对奇瑞汽车往来不止于此。公司2022年前五大客户中新增一家芜湖常瑞,芜湖常瑞成立于2013年,自成立伊始就与大昌科技存在合作关系。据悉,大昌科技与芜湖常瑞同时作为奇瑞汽车的一级供应商,存在相互供应部分汽车零部件的情况。

公司表示,由于奇瑞汽车业务发展较快,2022年公司对芜湖常瑞的收入规模有所上升,成为公司主营业务前五大客户。除此之外,成飞瑞鹄也是奇瑞汽车的一级供应商,与大昌科技存在相互之间的零部件交易。据悉部分总成件的组成部分由三家一级供应商分别生产,再由其中一家进一步组装成总成件供货给奇瑞汽车。

报告期,公司还存在向外协厂商进行委外加工的情形,主要是针对部分冲压加工,以及部分零部件电泳、电镀等表面处理的加工等,各期外协费用分别为3047.81万元、4126.94万元和6071.9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外协厂商马钢(芜湖)材料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包含奇瑞商用车(安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

图片来源:天眼查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马钢(芜湖)材料技术有限公司连同马钢(广州)钢材加工有限公司、杭州宝井钢材加工配送有限公司、上海宝钢高强钢加工配送有限公司、广州宝丰井汽车钢材加工有限公司合并至中国宝武,报告期中国宝武系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对其采购钢材、加工费金额分别为1.04亿元、2.27亿元、2.25亿元,占当期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26.05%、34.23%和24.70%。

财务总监为奇瑞汽车离职人员

股权上,国富基金于2020年11月入股大昌科技,目前持有大昌科技3.07%股份,奇瑞汽车关联方芜湖瑞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创投资)持有国富基金39.75%份额,瑞创投资部分投资人系奇瑞汽车在职人员。

国富基金入股后,公司2021年与奇瑞汽车的新增项目定点数量较2020年增长143.24%至90个,预计供应金额增长1069.64%至15.23亿元。

此外,公司财务总监、董事汪金梅曾长期任职奇瑞汽车。1998年至2003年历任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会计科科长、经营计划科长;2005年至2006年任奇瑞商用车(安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2006年至2007年,任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试验技术中心、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财务负责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