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康希诺净亏损再创新高,流脑疫苗能否逆转颓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康希诺净亏损再创新高,流脑疫苗能否逆转颓势?

目前,为了消除新冠疫苗的影响,康希诺正在研发各种常规疫苗。

图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唐卓雅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继2022年由盈转亏后,曾经的“疫苗之王”康希诺亏损继续扩大。

3月27日晚间,康希诺发布2023年年报,实现营收3.57亿元,同比减少65.49%;实现归母净亏损14.83亿元,同比亏损增加63.04%。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康希诺近八年以来亏损数额最大的一次。3月28日开盘,康希诺股价走低,后一路上扬。截至目前,康希诺的股价已经较2021年的巅峰时期跌去了九成。

康希诺2023年业绩继续恶化的原因毫无疑问,还是因为新冠疫苗。疫情时期因为新冠疫苗身价暴涨的康希诺,在疫情后连本带利的还了回去,现在还正在经历新冠疫苗业绩消失后的一系列后遗症。

目前,为了消除新冠疫苗的影响,康希诺正在研发各种常规疫苗。

新冠疫苗“回旋镖”

康希诺在2023年年报中共提到五个业绩亏损的原因,四个与新冠疫苗相关。

一是由于新冠疫苗市场需求变化,公司新冠疫苗相关收入较同期大幅下降。

二是基于新冠疫苗产品实际接种情况及对未来接种情况的预期,公司对已经发生的及未来可能发生的新冠疫苗产品退回金额进行核算及合理估计,并于报告期内冲减疫苗产品收入。

三是营业成本方面,因新冠疫苗产量较低,相关产线产能利用率不足,公司将该部分冗余产能对应的固定成本计入营业成本。

四是考虑新冠疫苗相关存货和长期资产的未来使用计划,公司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存货、应收退货成本、预付账款和长期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计提减值损失。

在康希诺发布的2023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存货、应收退货成本、预付款项、其他非流动资产和长期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9.67亿元。此外,截至2023年12月31日康希诺长账龄的应收账款余额增加,本期信用减值损失计提1504.6万元。

此次计提减值准备预计减少康希诺2023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9.14亿元,减少净利润9.14亿元,减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28亿元。

其中在长期资产计提一项里,康希诺提到其子公司上药康希诺生产基地的两条生产线在去年第二季度受到市场环境和商业条件变化,存在减值迹象。因此,康希诺将上药康希诺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计提减值准备3.26亿元。

实际上,上药康希诺本就是康希诺为了新冠疫苗而创立的公司。2021年,康希诺的重组新冠疫苗Ad5-nCoV(商品名:克威莎)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后,为了生产该疫苗,康希诺、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产业投资基金”)和上海医药旗下的三维生物签订合资合同成立了上药康希诺。

但是新冠疫情结束后,上药康希诺对于康希诺来说就是累赘般的存在。早在2023年4月起,上药康希诺就处于低成本运营状态。

直到今年2月2日,康希诺宣布上药康希诺将成为其参股公司,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对此康希诺给出的解释是其与产业投资基金的一致行动人协议自动终止后,康希诺无法对上药康希诺形成控制。

上药康希诺成立不过三年时间,却已连亏两年,2022年和2023年分别亏损8252.1万元、9.56亿元。上药康希诺出表对于康希诺来说可能还是一件好事。但是未来若上药康希诺持续亏损,康希诺的长期股权投资仍存在一定的减值风险。

此外,近日康希诺还因为新冠疫苗扯上一桩跨国纠纷。3月13日,康希诺称收到巴西法院送达的前新冠疫苗合作商Belcher向其提起诉讼的请愿书、立案通知等相关材料。康希诺解释称,其2021年打算向巴西出口新冠疫苗,从而与当地企业Belcher签订《授权函》,但因新冠疫苗未完成巴西当地的注册,康希诺主动撤回合作。目前,该案件还未开庭审理。

流脑疫苗能成下个盈利点吗?

康希诺年报中提及业绩下滑的最后一个原因是,公司为持续推广流脑疫苗产品增加营销活动推广,销售费用较同期增长。2023年,康希诺的销售费用为3.5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2.55%。

目前,流脑疫苗是康希诺继新冠疫苗之后的主要产品。康希诺的流脑结合疫苗有两款,分别是四价流脑结合疫苗(MCV4,商品名:曼海欣)和二价流脑结合疫苗(MCV2,商品名:美奈喜)。2023年,康希诺这两款流脑结合疫苗实现销售收入约5.62亿元,同比增长约266.39%。

其中,康希诺的MCV4是我国首款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此前,国外共有3款四价流脑结合疫苗获批上市,分别为赛诺菲巴斯德的Menactra、葛兰素史克的Menveo和辉瑞的Nimenrix,均未在国内上市。这款疫苗用于预防3月龄至3周岁(47月龄)儿童因A群、C群、W135群和Y群脑膜炎奈瑟球菌引起的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简称“流脑”)。目前,康希诺正在开展MCV4扩龄至4周岁及以上儿童及成人的临床试验,康希诺称争取2024年内提交产品扩龄申请。 

新冠疫苗对于目前的康希诺来说也并非全无裨益,新冠疫苗的海外商业化经历为康希诺其他疫苗出海提供了借鉴。2023年12月,康希诺与沙特阿拉伯药品制造公司SPIMACO签署疫苗合作框架协议,将重点聚焦推进康希诺的MCV4进入沙特阿拉伯以及其他中东和北非地区市场。康希诺还与印尼生物制药公司Etana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继续加强结核病疫苗、四价流脑结合疫苗等产品在印尼的本地化合作。

除流脑疫苗之外,康希诺离上市最近的疫苗是十三价肺炎结合疫苗PCV13i,该疫苗的药品注册申请已经获受理。此前国内生产十三价肺炎疫苗的厂家有辉瑞、沃森生物和康泰生物,康希诺的十三价肺炎疫苗上市后势必会再次扰动该市场。

康希诺也布局了百白破疫苗,婴幼儿组分百白破疫苗DTcP已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青少年及成人用组分百白破疫苗Tdcp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已完成受试者入组工作。百白破疫苗主要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

其中,百日咳近段时间尤为受关注,界面新闻曾报道,百日咳发病率上升明显。据国家疾控局官网发布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2024年1月及2月,百日咳的发病数总计为32380例,并且出现13例死亡病例。这个发病数已经接近2023年全年百日咳的发病数(37034例)。

业界认为,“百日咳再现”的原因极有可能与疫苗保护效力消退等原因有关。除此之外,百日咳的发病高峰人群已经从婴幼儿转移到青少年及成年人。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尚无获批的青少年及成人用百白破加强疫苗,康希诺的青少年及成人用组分百白破疫苗Tdcp若成功上市将弥补国内这一疫苗市场的空白。

此外,康希诺的产品管线还包括吸附破伤风疫苗、重组带状疱疹疫苗、重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PBPV、重组脊髓灰质炎疫苗,除吸附破伤风疫苗处于Ⅲ期临床之外,其余疫苗均处于Ⅰ期临床试验阶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康希诺生物

3.4k
  • 康希诺CEO:将与阿斯利康商谈进一步合作
  • 新冠疫苗红利不再,康希诺去年亏损近15亿元,年内股价累计跌超3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康希诺净亏损再创新高,流脑疫苗能否逆转颓势?

目前,为了消除新冠疫苗的影响,康希诺正在研发各种常规疫苗。

图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唐卓雅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继2022年由盈转亏后,曾经的“疫苗之王”康希诺亏损继续扩大。

3月27日晚间,康希诺发布2023年年报,实现营收3.57亿元,同比减少65.49%;实现归母净亏损14.83亿元,同比亏损增加63.04%。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康希诺近八年以来亏损数额最大的一次。3月28日开盘,康希诺股价走低,后一路上扬。截至目前,康希诺的股价已经较2021年的巅峰时期跌去了九成。

康希诺2023年业绩继续恶化的原因毫无疑问,还是因为新冠疫苗。疫情时期因为新冠疫苗身价暴涨的康希诺,在疫情后连本带利的还了回去,现在还正在经历新冠疫苗业绩消失后的一系列后遗症。

目前,为了消除新冠疫苗的影响,康希诺正在研发各种常规疫苗。

新冠疫苗“回旋镖”

康希诺在2023年年报中共提到五个业绩亏损的原因,四个与新冠疫苗相关。

一是由于新冠疫苗市场需求变化,公司新冠疫苗相关收入较同期大幅下降。

二是基于新冠疫苗产品实际接种情况及对未来接种情况的预期,公司对已经发生的及未来可能发生的新冠疫苗产品退回金额进行核算及合理估计,并于报告期内冲减疫苗产品收入。

三是营业成本方面,因新冠疫苗产量较低,相关产线产能利用率不足,公司将该部分冗余产能对应的固定成本计入营业成本。

四是考虑新冠疫苗相关存货和长期资产的未来使用计划,公司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存货、应收退货成本、预付账款和长期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计提减值损失。

在康希诺发布的2023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存货、应收退货成本、预付款项、其他非流动资产和长期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9.67亿元。此外,截至2023年12月31日康希诺长账龄的应收账款余额增加,本期信用减值损失计提1504.6万元。

此次计提减值准备预计减少康希诺2023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9.14亿元,减少净利润9.14亿元,减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28亿元。

其中在长期资产计提一项里,康希诺提到其子公司上药康希诺生产基地的两条生产线在去年第二季度受到市场环境和商业条件变化,存在减值迹象。因此,康希诺将上药康希诺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计提减值准备3.26亿元。

实际上,上药康希诺本就是康希诺为了新冠疫苗而创立的公司。2021年,康希诺的重组新冠疫苗Ad5-nCoV(商品名:克威莎)获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后,为了生产该疫苗,康希诺、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产业投资基金”)和上海医药旗下的三维生物签订合资合同成立了上药康希诺。

但是新冠疫情结束后,上药康希诺对于康希诺来说就是累赘般的存在。早在2023年4月起,上药康希诺就处于低成本运营状态。

直到今年2月2日,康希诺宣布上药康希诺将成为其参股公司,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对此康希诺给出的解释是其与产业投资基金的一致行动人协议自动终止后,康希诺无法对上药康希诺形成控制。

上药康希诺成立不过三年时间,却已连亏两年,2022年和2023年分别亏损8252.1万元、9.56亿元。上药康希诺出表对于康希诺来说可能还是一件好事。但是未来若上药康希诺持续亏损,康希诺的长期股权投资仍存在一定的减值风险。

此外,近日康希诺还因为新冠疫苗扯上一桩跨国纠纷。3月13日,康希诺称收到巴西法院送达的前新冠疫苗合作商Belcher向其提起诉讼的请愿书、立案通知等相关材料。康希诺解释称,其2021年打算向巴西出口新冠疫苗,从而与当地企业Belcher签订《授权函》,但因新冠疫苗未完成巴西当地的注册,康希诺主动撤回合作。目前,该案件还未开庭审理。

流脑疫苗能成下个盈利点吗?

康希诺年报中提及业绩下滑的最后一个原因是,公司为持续推广流脑疫苗产品增加营销活动推广,销售费用较同期增长。2023年,康希诺的销售费用为3.5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2.55%。

目前,流脑疫苗是康希诺继新冠疫苗之后的主要产品。康希诺的流脑结合疫苗有两款,分别是四价流脑结合疫苗(MCV4,商品名:曼海欣)和二价流脑结合疫苗(MCV2,商品名:美奈喜)。2023年,康希诺这两款流脑结合疫苗实现销售收入约5.62亿元,同比增长约266.39%。

其中,康希诺的MCV4是我国首款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此前,国外共有3款四价流脑结合疫苗获批上市,分别为赛诺菲巴斯德的Menactra、葛兰素史克的Menveo和辉瑞的Nimenrix,均未在国内上市。这款疫苗用于预防3月龄至3周岁(47月龄)儿童因A群、C群、W135群和Y群脑膜炎奈瑟球菌引起的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简称“流脑”)。目前,康希诺正在开展MCV4扩龄至4周岁及以上儿童及成人的临床试验,康希诺称争取2024年内提交产品扩龄申请。 

新冠疫苗对于目前的康希诺来说也并非全无裨益,新冠疫苗的海外商业化经历为康希诺其他疫苗出海提供了借鉴。2023年12月,康希诺与沙特阿拉伯药品制造公司SPIMACO签署疫苗合作框架协议,将重点聚焦推进康希诺的MCV4进入沙特阿拉伯以及其他中东和北非地区市场。康希诺还与印尼生物制药公司Etana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继续加强结核病疫苗、四价流脑结合疫苗等产品在印尼的本地化合作。

除流脑疫苗之外,康希诺离上市最近的疫苗是十三价肺炎结合疫苗PCV13i,该疫苗的药品注册申请已经获受理。此前国内生产十三价肺炎疫苗的厂家有辉瑞、沃森生物和康泰生物,康希诺的十三价肺炎疫苗上市后势必会再次扰动该市场。

康希诺也布局了百白破疫苗,婴幼儿组分百白破疫苗DTcP已处于Ⅲ期临床试验阶段,青少年及成人用组分百白破疫苗Tdcp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已完成受试者入组工作。百白破疫苗主要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

其中,百日咳近段时间尤为受关注,界面新闻曾报道,百日咳发病率上升明显。据国家疾控局官网发布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概况,2024年1月及2月,百日咳的发病数总计为32380例,并且出现13例死亡病例。这个发病数已经接近2023年全年百日咳的发病数(37034例)。

业界认为,“百日咳再现”的原因极有可能与疫苗保护效力消退等原因有关。除此之外,百日咳的发病高峰人群已经从婴幼儿转移到青少年及成年人。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目前尚无获批的青少年及成人用百白破加强疫苗,康希诺的青少年及成人用组分百白破疫苗Tdcp若成功上市将弥补国内这一疫苗市场的空白。

此外,康希诺的产品管线还包括吸附破伤风疫苗、重组带状疱疹疫苗、重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PBPV、重组脊髓灰质炎疫苗,除吸附破伤风疫苗处于Ⅲ期临床之外,其余疫苗均处于Ⅰ期临床试验阶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