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斯拉的“冰与火之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斯拉的“冰与火之歌”

利空利好交织,何必妄言崩盘?

文|车百智库

据外媒消息,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后,特斯拉似乎迎来了一个转折点。4月2日,特斯拉公布了今年前三个月的电动汽车交付数据,结果显示交付量为386,810辆,较2023年第四季度的484,507辆大幅下降20%,与去年同期相比也下滑了8%。这是特斯拉自2020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同比下降,且交付数字远低于市场分析师预期的449,080辆。

市场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一交付数据仍然反映了特斯拉当前面临的需求挑战。

据悉,特斯拉在2024年第一季度生产了总计433,371辆汽车,其中Model3和ModelY占据了绝大多数,达到412,376辆。尽管生产量保持了一定的规模,但交付量的下滑仍让投资者感到担忧。

一时之间,市场唱空声音四起,特斯拉的股价也受到了影响。公布交付数据后,特斯拉股价在美股盘前交易中一度下跌超过6%。

那么,特斯拉如今交付量大幅下滑的原因何在?这家车企龙头又是否真的会如悲观预期所言,将从此一蹶不振,甚至崩盘?

为何如此?

面对不妙的数据,特斯拉也给出了一系列解释,其中包括德国柏林工厂因纵火袭击而被迫关闭近一周,红海国际航运中断,以及新款Model3车型的早期生产阶段影响。但这些外部因素显然不是主因。

至少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不这样认为。华尔街机构对特斯拉的看空纷纷指向电动汽车市场需求低迷以及来自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和“价格战”持续不断,特斯拉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4月1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Y后轮驱动版售价上调至263900元,ModelY长续航版售价上调至304900元,ModelY高性能版售价上调至368,900元,涨价幅度均为5000元。

彼时,小米汽车CEO雷军还在微博上毫不吝啬对特斯拉的溢美之词:“特斯拉太牛了,真心佩服:目前的电动车市场,竞争如此激烈,只有特斯拉敢涨价。”

但这正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面临的危机的缩影,作为行业标杆,被后来者们对标甚至赶超。小米汽车的发布无疑加剧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激烈程度,事实上,小米SU7施压的不仅仅是Model3,而特斯拉面对的劲敌也远不止小米汽车。

在反向涨价背后,“特斯拉卖不动了”仍是核心关键。产品换代周期太长,产品矩阵较为固化,然而在相同的价格区间已经有太多品牌通过“卷价格”“卷价值”的方式虎视眈眈特斯拉的市场份额。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特斯拉降价前辟谣或三缄其口的舆论操作手段不同的是,特斯拉的每次涨价都提前得到了官方的证实,并配有官方传播,阻击消费者“买涨不买跌”的心态,在传播节奏上也预留了足够的时间给观望者。

今年开年以来,特斯拉股价大跌近30%。同期,特斯拉在消费终端市场的表现也迎来了“至暗时刻”,全球销量增速明显放缓。受美联储长期维持高利率的预期影响以及新能源汽车相比燃油车仍存在技术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差距,消费者需求逐渐疲软。

而在中国市场,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内卷”则是特斯拉面临的另一难题。今年开年以来,特斯拉故技重施开启降价,但随着“价格战”越演越烈,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特斯拉已降价三次,今年1-2月,特斯拉中国零售销量为7.0万辆,市场份额为6.6%。尽管同比增长15.2%,但根据三月前三周的表现来看,特斯拉的降价逐渐失去吸引力,而一季度交付量极有可能同比下降。为及时调整三月交付情况,特斯拉不得不以“涨价”的举措刺激销量在3月底实现提升。

在中国市场释放涨价信号之前,特斯拉在本月中旬已在欧洲和北美先后涨价。美国当地时间3月12日,特斯拉将ModelY后驱版和长续航版的售价上调了1000美元。3月15日,再度宣布北美市场ModelY车型售价将于4月1日再次上涨1000美元。次日,特斯拉宣布,于3月22日将在多个欧洲国家提高其ModelY电动汽车的价格,涨幅约为2000欧元。

此外,有外媒指出,在电动汽车销售增长乏力、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特斯拉从本月初便开始减少上海超级工厂的产量。据报道称,特斯拉指示其上海工厂的员工每周减少1.5天的工作时间,以此减少ModelY和Model3的产量,目前还未有恢复正常生产的通知。数据显示,今年1-2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批发销量为13.18万辆,同比下降6%。

不过,早有业内人士指出,特斯拉通过降价、涨价等调价手段影响销量的效应越来越低。

也有利好

虽然坏消息很多,但因此说特斯拉产品失去竞争力无疑是不客观的。以比亚迪“海豹”为例,其EV全电动型号从基础的尺寸、用户年龄取向、偏向性能的调教,到最终的价格,都选择了与Model3直接对位竞争,“贴脸开大”。

市场给出的结果很有趣:2022年8月初上市之后,海豹EV一度实现了产品力和价格上的双重优势,并且在第四个月就实现了超过1.5万辆月销量。但随着特斯拉的新一轮降价操作,Model3与海豹EV之间的价格差距进一步被抹平,反倒让海豹EV在2023年上半年遭遇了严重的销路不畅。

最后凭借第四季度插电混动的海豹DM-i车型正式上市,才在整个系列上面实现了对Model3的反超,并且在2024年特斯拉的最新一次降价中(降价之后Model3起售价仍比海豹高),再次败下阵来。

Model3与海豹系列的“隔空”对决,说明——在特斯拉目前选取的这个市场空间,虽然特斯拉产品已经发布多年,并且在很多细节上存在短板,但凭借诸如品牌价值等软实力加持,特斯拉的产品依然有市场竞争力。

特斯拉所奉行的“将产品优势最大化”产品理念,让2017年和2020年发布的Model3和ModelY,长期在驾驶操控以及智能化相关方面保有领先地位(现在已经被自主车型分别赶上)。让其至今仍称得上“比大部分传统燃油汽车更先进交通工具”。

并且,虽然交付数据不及市场预期,但特斯拉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在今年一季度,特斯拉还是再次超越比亚迪,重新夺回了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头衔。

另外,据悉,特斯拉日前向北美(含美国和加拿大)所有用户推送了FSD(Supervised),首次去掉了“Beta”提示,这意味着特斯拉长达三年的FSDBeta测试计划似乎已经结束。

马斯克也亲自“带货”称,FSD最迟明年迎来ChatGPT时刻,将有300万辆特斯拉实现自动驾驶。如果特斯拉用户大规模订阅其FSD软件,这可能会提高特斯拉的利润率,重新赢得华尔街的青睐。

除此之外,特斯拉正在逐渐转向一项名为“unbox(拆箱式)”新工艺。与传统产线的流水线作业方式不同,在新工艺下,汽车车身无需像以前一样在一条传送带上传送依次组装零部件,特斯拉计划在工厂的专用区域同时组装车辆的不同部分,最后将这些大型子组件装配在一起。而新工艺有望使生产成本减半,制造所需占地面积则减少40%以上。

据马斯克透露,特斯拉在平价汽车制造上已经走得很远,2.5万美元新车型使用了革命性的制造系统,比世界上任何汽车制造系统都先进得多,而且大幅领先。

冰火两重天

望向残酷的一面,可以说特斯拉正在遭遇最猛烈的炮火,不得不通过如此方式自保与开拓。

望向利好的一面,你可以说得益于中国电动车的完善供应链,令特斯拉有了最肥沃的降本土壤。作为明晃晃的论据,就拿2024开年自主品牌的出牌为例,从比亚迪开始疯狂祭出“荣耀版”,把主力全部集中在25万元以下;到蔚来、理想全系改款,进一步增强竞争力;到“加量还降价”的全新极氪001;更别说开场即卖爆的小米SU7……

显然,谁都在盯着特斯拉口中的肥肉,谁都想把Model3与ModelY拉下神坛。

而接下来的旅程,这家龙头车企面临的局面,很可能是冰火两重天:即一面挣扎煎熬,一面奋勇向前。无论如何,断言特斯拉就此走向崩盘是轻佻的。

或许,长期看好特斯拉的美国投行Wedbush知名策略师DanIves的观点最具代表性,他在最新报告中将特斯拉的目标股价从315下调至300,同时称尽管“近期的需求乌云正在形成”,但他仍然长期看好特斯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8.7k
  • 特斯拉美股盘前涨超1%
  • 澳大利亚汽车工业商会:截至今年6月,澳在售电动车八成产自中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斯拉的“冰与火之歌”

利空利好交织,何必妄言崩盘?

文|车百智库

据外媒消息,在经历了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后,特斯拉似乎迎来了一个转折点。4月2日,特斯拉公布了今年前三个月的电动汽车交付数据,结果显示交付量为386,810辆,较2023年第四季度的484,507辆大幅下降20%,与去年同期相比也下滑了8%。这是特斯拉自2020年以来首次出现年度同比下降,且交付数字远低于市场分析师预期的449,080辆。

市场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一交付数据仍然反映了特斯拉当前面临的需求挑战。

据悉,特斯拉在2024年第一季度生产了总计433,371辆汽车,其中Model3和ModelY占据了绝大多数,达到412,376辆。尽管生产量保持了一定的规模,但交付量的下滑仍让投资者感到担忧。

一时之间,市场唱空声音四起,特斯拉的股价也受到了影响。公布交付数据后,特斯拉股价在美股盘前交易中一度下跌超过6%。

那么,特斯拉如今交付量大幅下滑的原因何在?这家车企龙头又是否真的会如悲观预期所言,将从此一蹶不振,甚至崩盘?

为何如此?

面对不妙的数据,特斯拉也给出了一系列解释,其中包括德国柏林工厂因纵火袭击而被迫关闭近一周,红海国际航运中断,以及新款Model3车型的早期生产阶段影响。但这些外部因素显然不是主因。

至少华尔街的分析师们不这样认为。华尔街机构对特斯拉的看空纷纷指向电动汽车市场需求低迷以及来自中国市场的竞争加剧和“价格战”持续不断,特斯拉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4月1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ModelY后轮驱动版售价上调至263900元,ModelY长续航版售价上调至304900元,ModelY高性能版售价上调至368,900元,涨价幅度均为5000元。

彼时,小米汽车CEO雷军还在微博上毫不吝啬对特斯拉的溢美之词:“特斯拉太牛了,真心佩服:目前的电动车市场,竞争如此激烈,只有特斯拉敢涨价。”

但这正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面临的危机的缩影,作为行业标杆,被后来者们对标甚至赶超。小米汽车的发布无疑加剧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激烈程度,事实上,小米SU7施压的不仅仅是Model3,而特斯拉面对的劲敌也远不止小米汽车。

在反向涨价背后,“特斯拉卖不动了”仍是核心关键。产品换代周期太长,产品矩阵较为固化,然而在相同的价格区间已经有太多品牌通过“卷价格”“卷价值”的方式虎视眈眈特斯拉的市场份额。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特斯拉降价前辟谣或三缄其口的舆论操作手段不同的是,特斯拉的每次涨价都提前得到了官方的证实,并配有官方传播,阻击消费者“买涨不买跌”的心态,在传播节奏上也预留了足够的时间给观望者。

今年开年以来,特斯拉股价大跌近30%。同期,特斯拉在消费终端市场的表现也迎来了“至暗时刻”,全球销量增速明显放缓。受美联储长期维持高利率的预期影响以及新能源汽车相比燃油车仍存在技术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差距,消费者需求逐渐疲软。

而在中国市场,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内卷”则是特斯拉面临的另一难题。今年开年以来,特斯拉故技重施开启降价,但随着“价格战”越演越烈,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特斯拉已降价三次,今年1-2月,特斯拉中国零售销量为7.0万辆,市场份额为6.6%。尽管同比增长15.2%,但根据三月前三周的表现来看,特斯拉的降价逐渐失去吸引力,而一季度交付量极有可能同比下降。为及时调整三月交付情况,特斯拉不得不以“涨价”的举措刺激销量在3月底实现提升。

在中国市场释放涨价信号之前,特斯拉在本月中旬已在欧洲和北美先后涨价。美国当地时间3月12日,特斯拉将ModelY后驱版和长续航版的售价上调了1000美元。3月15日,再度宣布北美市场ModelY车型售价将于4月1日再次上涨1000美元。次日,特斯拉宣布,于3月22日将在多个欧洲国家提高其ModelY电动汽车的价格,涨幅约为2000欧元。

此外,有外媒指出,在电动汽车销售增长乏力、中国这个全球最大汽车市场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特斯拉从本月初便开始减少上海超级工厂的产量。据报道称,特斯拉指示其上海工厂的员工每周减少1.5天的工作时间,以此减少ModelY和Model3的产量,目前还未有恢复正常生产的通知。数据显示,今年1-2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批发销量为13.18万辆,同比下降6%。

不过,早有业内人士指出,特斯拉通过降价、涨价等调价手段影响销量的效应越来越低。

也有利好

虽然坏消息很多,但因此说特斯拉产品失去竞争力无疑是不客观的。以比亚迪“海豹”为例,其EV全电动型号从基础的尺寸、用户年龄取向、偏向性能的调教,到最终的价格,都选择了与Model3直接对位竞争,“贴脸开大”。

市场给出的结果很有趣:2022年8月初上市之后,海豹EV一度实现了产品力和价格上的双重优势,并且在第四个月就实现了超过1.5万辆月销量。但随着特斯拉的新一轮降价操作,Model3与海豹EV之间的价格差距进一步被抹平,反倒让海豹EV在2023年上半年遭遇了严重的销路不畅。

最后凭借第四季度插电混动的海豹DM-i车型正式上市,才在整个系列上面实现了对Model3的反超,并且在2024年特斯拉的最新一次降价中(降价之后Model3起售价仍比海豹高),再次败下阵来。

Model3与海豹系列的“隔空”对决,说明——在特斯拉目前选取的这个市场空间,虽然特斯拉产品已经发布多年,并且在很多细节上存在短板,但凭借诸如品牌价值等软实力加持,特斯拉的产品依然有市场竞争力。

特斯拉所奉行的“将产品优势最大化”产品理念,让2017年和2020年发布的Model3和ModelY,长期在驾驶操控以及智能化相关方面保有领先地位(现在已经被自主车型分别赶上)。让其至今仍称得上“比大部分传统燃油汽车更先进交通工具”。

并且,虽然交付数据不及市场预期,但特斯拉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在今年一季度,特斯拉还是再次超越比亚迪,重新夺回了全球最大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头衔。

另外,据悉,特斯拉日前向北美(含美国和加拿大)所有用户推送了FSD(Supervised),首次去掉了“Beta”提示,这意味着特斯拉长达三年的FSDBeta测试计划似乎已经结束。

马斯克也亲自“带货”称,FSD最迟明年迎来ChatGPT时刻,将有300万辆特斯拉实现自动驾驶。如果特斯拉用户大规模订阅其FSD软件,这可能会提高特斯拉的利润率,重新赢得华尔街的青睐。

除此之外,特斯拉正在逐渐转向一项名为“unbox(拆箱式)”新工艺。与传统产线的流水线作业方式不同,在新工艺下,汽车车身无需像以前一样在一条传送带上传送依次组装零部件,特斯拉计划在工厂的专用区域同时组装车辆的不同部分,最后将这些大型子组件装配在一起。而新工艺有望使生产成本减半,制造所需占地面积则减少40%以上。

据马斯克透露,特斯拉在平价汽车制造上已经走得很远,2.5万美元新车型使用了革命性的制造系统,比世界上任何汽车制造系统都先进得多,而且大幅领先。

冰火两重天

望向残酷的一面,可以说特斯拉正在遭遇最猛烈的炮火,不得不通过如此方式自保与开拓。

望向利好的一面,你可以说得益于中国电动车的完善供应链,令特斯拉有了最肥沃的降本土壤。作为明晃晃的论据,就拿2024开年自主品牌的出牌为例,从比亚迪开始疯狂祭出“荣耀版”,把主力全部集中在25万元以下;到蔚来、理想全系改款,进一步增强竞争力;到“加量还降价”的全新极氪001;更别说开场即卖爆的小米SU7……

显然,谁都在盯着特斯拉口中的肥肉,谁都想把Model3与ModelY拉下神坛。

而接下来的旅程,这家龙头车企面临的局面,很可能是冰火两重天:即一面挣扎煎熬,一面奋勇向前。无论如何,断言特斯拉就此走向崩盘是轻佻的。

或许,长期看好特斯拉的美国投行Wedbush知名策略师DanIves的观点最具代表性,他在最新报告中将特斯拉的目标股价从315下调至300,同时称尽管“近期的需求乌云正在形成”,但他仍然长期看好特斯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