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裁员这剂猛药,马斯克开错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裁员这剂猛药,马斯克开错了?

特斯拉市值蒸发2200亿元。

文|盒饭财经 毕安娣

编辑|王靖

走入危机的特斯拉向内开了一枪。

当地时间4月15日周一,马斯克内部信显示:特斯拉将裁员10%。

按照特斯拉2023年底140473人的员工数量计算,此次裁员可能会让1.4万人失业,规模颇大。

与此同时,至少有两位高管公开表示离开特斯拉,其中包括特斯拉高级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Drew Baglino),他是特斯拉仅有的四位全球高管之一,在这家公司已有18年。除此之外,可能还有更多高管在此次裁员中被解雇(巴格里诺是被解雇还是主动辞职不得而知)。

尽管举着“降本增效”的大旗,但特斯拉的大裁员并未提振市场信心。在裁员消息传出的当日,特斯拉股价大跌5%,市值蒸发305亿美元。今年,特斯拉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超过30%。

电动汽车行业整体降温,特斯拉第一季度交付量下滑,旗舰车型迟迟未更新,而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的电动汽车新老玩家正在激烈肉搏。裁员万人,并不能抚平市场的担忧。

这次裁员早有风声。

几个月前,彭博社爆料称,特斯拉告诉所有的管理人员识别团队中的“关键人员”,并暂停了一些股票奖励,取消了一些员工的年度评估。此举被认为是在为裁员做准备。

当地时间4月14日周日,行业媒体Electrek报道称,特斯拉即将发生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可能高达20%。

与此同时,特斯拉先是命其上海超级工厂减产,紧接着向美国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宣布缩短赛博卡车(Cybertruck)生产班次。

终于,当地时间4月15日周一,Electrek爆料马斯克内部邮件,显示其向特斯拉员工宣布裁员“10%以上”。

“这些年来,我们发展迅速,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多家工厂。随着这种快速增长,在某些领域出现了角色和职能的重复。当我们为公司的下一个发展阶段做准备时,关注公司的各个方面以降低成本和提高生产力是非常重要的。”

特斯拉的人员增长的确很快。年报显示,截至2023年底,特斯拉的员工数量为140473人。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至2022年分别为70757人、99290人、12855人。

不过,特斯拉的人员增长速率在近几年已经减缓。人员增长速率最高的是2017年,特斯拉员工数量比前一年暴增111%。2023年特斯拉的人员数量只比前一年增加9.8%。

单论“快速增长”,似难解释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如此大比例地进行裁员。

高管的离职,也让这次裁员蒙上不寻常的阴影。

在马斯克内部信被曝光的几个小时后,特斯拉高级副总裁巴格里诺宣布辞职。巴格里诺已经为特斯拉效力18年,离职前领导电池、发动机和能源产品的工程与技术开发。

另一位离职的高管是特斯拉负责公共政策与业务发展的副总裁罗汉·帕特尔(Rohan Patel)。他曾与马斯克共同主持财报电话会议,也多次在活动中与马斯克一同登台,其中包括一年多前的特斯拉投资者日。

在特斯拉此前公开的信息中,巴格里诺是公司全球仅有的四大高管之一。其他三位是CEO马斯克、CFO扎克·科克霍恩,以及去年新晋的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朱晓彤。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科克霍恩也已于去年8月离开特斯拉,结束其在此13年的工作。

顺带一提,随着四大高管中科克霍恩和巴格里诺的离开,此前传闻朱晓彤已经成为有望接班马斯克的特斯拉“第二号人物”,如今看来可能性在升高。

在X上,巴格里诺发布告别信息,马斯克也在下面回复“感谢你为特斯拉做的一切,几乎没有人如你般贡献大。”

巴格里诺也许早已做好准备,他上一次发布X消息是在4月1日,附照片,追忆2016年特斯拉Model 3的发布。

目前并不清楚巴格里诺是在裁员期间被解雇还是主动离开。不过,据Electrek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马斯克正在对一些重要的项目进行改革。

巴格里诺领导着特斯拉的诸多工程项目,其中包括4680电池生产和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的阴极工厂,但这两个项目都出现了严重的延误。

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还解雇了阴极材料与制造部门高级经理安东尼·瑟斯顿(Anthony Thurston),他向巴格里诺汇报有关阴极工厂项目的情况。

对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马斯克还有其他不满。马斯克正在加快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计划,特别是要在工厂正在进行的扩建中新添一个数据中心,计划在8月20日之前投入使用。但知情人士透露,这个项目的进度也落后了。

奥斯汀超级工厂基础设施总监阿米尔·米尔沙希(Amir Mirshahi)在内的几位参与该项目的人也被解雇了。

在内部信中,马斯克将裁员归咎于人员增长和角色重复,想要降低成本,也就是“降本增效”,但实际情况似乎要更为复杂。马斯克可能是在对一些项目不满,并急于推进新计划的情况下,对人员进行清理,而非仅做比例淘汰。

以降本增效出发进行裁员,很多公司在这样的消息公布后会经历股价的上扬。去年底蔚来宣布裁员10%,当晚在美股上涨4.5%,在港股当日最高涨幅超过7%。微软今年1月宣布游戏部门1900人裁员消息后股价微涨,当日市值首次突破3万亿大关。

但特斯拉此次的裁员消息却没能提振股价,相反,当地时间周一特斯拉股价大跌5%,市值蒸发304亿美元,年内累计跌幅已经超过30%。

一方面,高管的离职可能会加剧一些投资者对特斯拉继任计划的担忧。马斯克已经在特斯拉担任CEO十六年,如今他领导着6家公司,投资者一直对其是否有足够的精力投入特斯拉抱有怀疑态度,并关心其是否有合理的继任计划。

今年年初,马斯克还公开抱怨自己在特斯拉的持股比例不到25%:“除非是这样,我宁愿在特斯拉之外制造产品。”根据一份监管文件,巴格里诺已作出安排,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出售多达11.55万股股票。

另一方面,外界对特斯拉的担忧颇深,1.4万人的大裁员也不足以抚平投资者的焦虑。

特斯拉本月初公布了2024年第一季度产量和交付报告,不幸的是,报告期内特斯拉交付38.6万辆汽车,远低于分析师平均预期的44.9万辆。这是2020年以来,特斯拉首次季度交付同比下滑,彼时下滑的主要原因在疫情。

如今,特斯拉遇到的不是短暂的挑战,而是持久的危机——整个电动汽车行业在退烧,虽然整体销量继续增长,但增速已没有预期得那么快。包括通用汽车和福特在内的其他汽车制造商,因电动汽车需求低于预期而减产。

与此同时,特斯拉处于激烈的外部竞争中。去年第四季度,特斯拉一度失去了全球电动汽车销量领先者的头衔,被比亚迪夺走桂冠,在今年第一季度夺回。

中国的竞争对手正在推出更廉价的车型。比亚迪秦Plus车型价格下探至7.98万元,小米今日也推出了其首款电动车SU7系列,起售价21.59万元起。

“有很多人认为,前十大汽车公司将是特斯拉与9家中国公司,我认为他们可能没说错。”马斯克在去年11月表示。

多年未更新旗舰车型(其新品赛博卡车Cybertruck生产缓慢)的特斯拉不断以降价和补贴等激励措施刺激销量。2023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汽车价格平均下降12%,彼时销量得到有力提振,交付量较前六个月增长19%。但降价手段对销量的刺激效果迅速减弱,到了下半年,特斯拉继续降价,汽车交付量增速放缓至3%。

在不断地降价中,特斯拉的利润率已经受到影响。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的毛利率为17.6%,为四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曾备受瞩目的特斯拉廉价车型迟迟未推出,就算项目没被取消,也很有可能优先级降低。不久前,马斯克宣布特斯拉的下一个大事,是8月要推出的特斯拉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

裁员万人,解决不了特斯拉这诸多问题。

外界对于马斯克“裁员不手软”的印象,大多来自其收购推特(后改名X)之后。彼时马斯克手起刀落,超过一半的员工说再见,震惊整个硅谷。

其实马斯克在特斯拉同样裁员不手软。

2018年,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公司开启第一次大规模,裁员比例9%。当时马斯克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称:“特斯拉现在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将来,我们就再也不用这样做(裁员)了。”

这相当于一个“再也不裁员”的承诺,但马斯克很快就食言了。半年后,特斯拉就宣布了第二次裁员,比例7%。

本次10%的裁员规模,也并非特斯拉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在2022年,特斯拉就曾开启全球10%的裁员。当时马斯克给出的理由是对全球经济不看好,“有不好的预感”,可以说是很任性了。不过,其后由于市场反应激烈,特斯拉股价大跌9%,马斯克不久后“救火”,强调“(未来12个月)特斯拉员工总量将增长,领取固定薪酬的员工数量会相对平稳。”

马斯克的裁员大业也未必能进行得一帆风顺。

在2022年那次大规模裁员计划宣布后,马斯克就遭遇了来自工会的阻力。当时荷兰的一位工会领导人表示,马斯克的裁员计划不会在当地顺利执行,“你不可能就那样直接解雇员工”,特斯拉必须与工作委员会就任何离职条款进行谈判。

马斯克向来不喜欢工会,和员工及各国家地区的工会组织因此拉扯不断。去年2月,马斯克曾在纽约布法罗工厂解雇数十名员工,而在那前一天,这些员工宣布发起组建特斯拉首个工会的运动。尽管特斯拉回应称该裁员事件与员工试图组建工会无关,但其辩白显得颇有些苍白。

最近的事件,是特斯拉与北欧地区工会掀起激烈争端。瑞典产业工人工会IF Metall一直试图说服特斯拉签署集体劳动协议,但始终未能达成协议。

去年10月开始,以工会为背景的罢工行动从瑞典开始,蔓延到丹麦、芬兰和挪威等周边国家,并蔓延到汽车行业之外。罢工之中,邮政工人、垃圾回收人员、维修中心、港口工人、电工和清洁工等都拒绝处理和特斯拉相关的业务。

当地时间4月8日,马斯克曾回应瑞典工会争端,称“风暴已经过去”“我认为瑞典的情况相当不错”,并强调瑞典的工人待遇很好,甚至比工会要求的还要好。但是几天后,该言论就被“打脸”。

IF Metall发言人表示“瑞典的罢工仍在继续”,并表示工会考虑扩大行动力度:“特斯拉希望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们的生意一切照旧。但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这并不完全正确。”

参考资料:

1、 新浪科技:《特斯拉今天又宣布裁员,马斯克曾承诺“再也不裁员”》

2、 中新经纬:《裁员消息一出,特斯拉暴跌9%!马斯克慌忙“改口”》

3、 汽车公社:《每10个特斯拉员工,就有一人将下岗》

4、 科创板日报:《不妥协!特斯拉正聘请北欧公共政策专家 或与当地工会展开长期对峙》

5、 中国汽车报:《工会“围剿”特斯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9.1k
  • 韩国进口车协会:韩今年前4月进口SUV比轿车更畅销
  • 代理咨询公司Glass Lewis建议特斯拉股东拒绝马斯克薪酬方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裁员这剂猛药,马斯克开错了?

特斯拉市值蒸发2200亿元。

文|盒饭财经 毕安娣

编辑|王靖

走入危机的特斯拉向内开了一枪。

当地时间4月15日周一,马斯克内部信显示:特斯拉将裁员10%。

按照特斯拉2023年底140473人的员工数量计算,此次裁员可能会让1.4万人失业,规模颇大。

与此同时,至少有两位高管公开表示离开特斯拉,其中包括特斯拉高级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Drew Baglino),他是特斯拉仅有的四位全球高管之一,在这家公司已有18年。除此之外,可能还有更多高管在此次裁员中被解雇(巴格里诺是被解雇还是主动辞职不得而知)。

尽管举着“降本增效”的大旗,但特斯拉的大裁员并未提振市场信心。在裁员消息传出的当日,特斯拉股价大跌5%,市值蒸发305亿美元。今年,特斯拉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超过30%。

电动汽车行业整体降温,特斯拉第一季度交付量下滑,旗舰车型迟迟未更新,而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的电动汽车新老玩家正在激烈肉搏。裁员万人,并不能抚平市场的担忧。

这次裁员早有风声。

几个月前,彭博社爆料称,特斯拉告诉所有的管理人员识别团队中的“关键人员”,并暂停了一些股票奖励,取消了一些员工的年度评估。此举被认为是在为裁员做准备。

当地时间4月14日周日,行业媒体Electrek报道称,特斯拉即将发生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可能高达20%。

与此同时,特斯拉先是命其上海超级工厂减产,紧接着向美国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宣布缩短赛博卡车(Cybertruck)生产班次。

终于,当地时间4月15日周一,Electrek爆料马斯克内部邮件,显示其向特斯拉员工宣布裁员“10%以上”。

“这些年来,我们发展迅速,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多家工厂。随着这种快速增长,在某些领域出现了角色和职能的重复。当我们为公司的下一个发展阶段做准备时,关注公司的各个方面以降低成本和提高生产力是非常重要的。”

特斯拉的人员增长的确很快。年报显示,截至2023年底,特斯拉的员工数量为140473人。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至2022年分别为70757人、99290人、12855人。

不过,特斯拉的人员增长速率在近几年已经减缓。人员增长速率最高的是2017年,特斯拉员工数量比前一年暴增111%。2023年特斯拉的人员数量只比前一年增加9.8%。

单论“快速增长”,似难解释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如此大比例地进行裁员。

高管的离职,也让这次裁员蒙上不寻常的阴影。

在马斯克内部信被曝光的几个小时后,特斯拉高级副总裁巴格里诺宣布辞职。巴格里诺已经为特斯拉效力18年,离职前领导电池、发动机和能源产品的工程与技术开发。

另一位离职的高管是特斯拉负责公共政策与业务发展的副总裁罗汉·帕特尔(Rohan Patel)。他曾与马斯克共同主持财报电话会议,也多次在活动中与马斯克一同登台,其中包括一年多前的特斯拉投资者日。

在特斯拉此前公开的信息中,巴格里诺是公司全球仅有的四大高管之一。其他三位是CEO马斯克、CFO扎克·科克霍恩,以及去年新晋的特斯拉汽车业务高级副总裁朱晓彤。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科克霍恩也已于去年8月离开特斯拉,结束其在此13年的工作。

顺带一提,随着四大高管中科克霍恩和巴格里诺的离开,此前传闻朱晓彤已经成为有望接班马斯克的特斯拉“第二号人物”,如今看来可能性在升高。

在X上,巴格里诺发布告别信息,马斯克也在下面回复“感谢你为特斯拉做的一切,几乎没有人如你般贡献大。”

巴格里诺也许早已做好准备,他上一次发布X消息是在4月1日,附照片,追忆2016年特斯拉Model 3的发布。

目前并不清楚巴格里诺是在裁员期间被解雇还是主动离开。不过,据Electrek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马斯克正在对一些重要的项目进行改革。

巴格里诺领导着特斯拉的诸多工程项目,其中包括4680电池生产和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的阴极工厂,但这两个项目都出现了严重的延误。

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还解雇了阴极材料与制造部门高级经理安东尼·瑟斯顿(Anthony Thurston),他向巴格里诺汇报有关阴极工厂项目的情况。

对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马斯克还有其他不满。马斯克正在加快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计划,特别是要在工厂正在进行的扩建中新添一个数据中心,计划在8月20日之前投入使用。但知情人士透露,这个项目的进度也落后了。

奥斯汀超级工厂基础设施总监阿米尔·米尔沙希(Amir Mirshahi)在内的几位参与该项目的人也被解雇了。

在内部信中,马斯克将裁员归咎于人员增长和角色重复,想要降低成本,也就是“降本增效”,但实际情况似乎要更为复杂。马斯克可能是在对一些项目不满,并急于推进新计划的情况下,对人员进行清理,而非仅做比例淘汰。

以降本增效出发进行裁员,很多公司在这样的消息公布后会经历股价的上扬。去年底蔚来宣布裁员10%,当晚在美股上涨4.5%,在港股当日最高涨幅超过7%。微软今年1月宣布游戏部门1900人裁员消息后股价微涨,当日市值首次突破3万亿大关。

但特斯拉此次的裁员消息却没能提振股价,相反,当地时间周一特斯拉股价大跌5%,市值蒸发304亿美元,年内累计跌幅已经超过30%。

一方面,高管的离职可能会加剧一些投资者对特斯拉继任计划的担忧。马斯克已经在特斯拉担任CEO十六年,如今他领导着6家公司,投资者一直对其是否有足够的精力投入特斯拉抱有怀疑态度,并关心其是否有合理的继任计划。

今年年初,马斯克还公开抱怨自己在特斯拉的持股比例不到25%:“除非是这样,我宁愿在特斯拉之外制造产品。”根据一份监管文件,巴格里诺已作出安排,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出售多达11.55万股股票。

另一方面,外界对特斯拉的担忧颇深,1.4万人的大裁员也不足以抚平投资者的焦虑。

特斯拉本月初公布了2024年第一季度产量和交付报告,不幸的是,报告期内特斯拉交付38.6万辆汽车,远低于分析师平均预期的44.9万辆。这是2020年以来,特斯拉首次季度交付同比下滑,彼时下滑的主要原因在疫情。

如今,特斯拉遇到的不是短暂的挑战,而是持久的危机——整个电动汽车行业在退烧,虽然整体销量继续增长,但增速已没有预期得那么快。包括通用汽车和福特在内的其他汽车制造商,因电动汽车需求低于预期而减产。

与此同时,特斯拉处于激烈的外部竞争中。去年第四季度,特斯拉一度失去了全球电动汽车销量领先者的头衔,被比亚迪夺走桂冠,在今年第一季度夺回。

中国的竞争对手正在推出更廉价的车型。比亚迪秦Plus车型价格下探至7.98万元,小米今日也推出了其首款电动车SU7系列,起售价21.59万元起。

“有很多人认为,前十大汽车公司将是特斯拉与9家中国公司,我认为他们可能没说错。”马斯克在去年11月表示。

多年未更新旗舰车型(其新品赛博卡车Cybertruck生产缓慢)的特斯拉不断以降价和补贴等激励措施刺激销量。2023年上半年,特斯拉全球汽车价格平均下降12%,彼时销量得到有力提振,交付量较前六个月增长19%。但降价手段对销量的刺激效果迅速减弱,到了下半年,特斯拉继续降价,汽车交付量增速放缓至3%。

在不断地降价中,特斯拉的利润率已经受到影响。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的毛利率为17.6%,为四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曾备受瞩目的特斯拉廉价车型迟迟未推出,就算项目没被取消,也很有可能优先级降低。不久前,马斯克宣布特斯拉的下一个大事,是8月要推出的特斯拉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

裁员万人,解决不了特斯拉这诸多问题。

外界对于马斯克“裁员不手软”的印象,大多来自其收购推特(后改名X)之后。彼时马斯克手起刀落,超过一半的员工说再见,震惊整个硅谷。

其实马斯克在特斯拉同样裁员不手软。

2018年,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公司开启第一次大规模,裁员比例9%。当时马斯克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称:“特斯拉现在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将来,我们就再也不用这样做(裁员)了。”

这相当于一个“再也不裁员”的承诺,但马斯克很快就食言了。半年后,特斯拉就宣布了第二次裁员,比例7%。

本次10%的裁员规模,也并非特斯拉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在2022年,特斯拉就曾开启全球10%的裁员。当时马斯克给出的理由是对全球经济不看好,“有不好的预感”,可以说是很任性了。不过,其后由于市场反应激烈,特斯拉股价大跌9%,马斯克不久后“救火”,强调“(未来12个月)特斯拉员工总量将增长,领取固定薪酬的员工数量会相对平稳。”

马斯克的裁员大业也未必能进行得一帆风顺。

在2022年那次大规模裁员计划宣布后,马斯克就遭遇了来自工会的阻力。当时荷兰的一位工会领导人表示,马斯克的裁员计划不会在当地顺利执行,“你不可能就那样直接解雇员工”,特斯拉必须与工作委员会就任何离职条款进行谈判。

马斯克向来不喜欢工会,和员工及各国家地区的工会组织因此拉扯不断。去年2月,马斯克曾在纽约布法罗工厂解雇数十名员工,而在那前一天,这些员工宣布发起组建特斯拉首个工会的运动。尽管特斯拉回应称该裁员事件与员工试图组建工会无关,但其辩白显得颇有些苍白。

最近的事件,是特斯拉与北欧地区工会掀起激烈争端。瑞典产业工人工会IF Metall一直试图说服特斯拉签署集体劳动协议,但始终未能达成协议。

去年10月开始,以工会为背景的罢工行动从瑞典开始,蔓延到丹麦、芬兰和挪威等周边国家,并蔓延到汽车行业之外。罢工之中,邮政工人、垃圾回收人员、维修中心、港口工人、电工和清洁工等都拒绝处理和特斯拉相关的业务。

当地时间4月8日,马斯克曾回应瑞典工会争端,称“风暴已经过去”“我认为瑞典的情况相当不错”,并强调瑞典的工人待遇很好,甚至比工会要求的还要好。但是几天后,该言论就被“打脸”。

IF Metall发言人表示“瑞典的罢工仍在继续”,并表示工会考虑扩大行动力度:“特斯拉希望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他们的生意一切照旧。但我们知道、他们也知道,这并不完全正确。”

参考资料:

1、 新浪科技:《特斯拉今天又宣布裁员,马斯克曾承诺“再也不裁员”》

2、 中新经纬:《裁员消息一出,特斯拉暴跌9%!马斯克慌忙“改口”》

3、 汽车公社:《每10个特斯拉员工,就有一人将下岗》

4、 科创板日报:《不妥协!特斯拉正聘请北欧公共政策专家 或与当地工会展开长期对峙》

5、 中国汽车报:《工会“围剿”特斯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