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地缘政治幽灵回来了 它在中国企业面前是什么?

这是中国企业家不熟悉的新局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是左右国际秩序的两股力量。意识形态的力量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直很强,以至于我们遗忘了地缘政治的影响。但现在,情况正在发生转变。

如果深入挖掘各国意识形态的共同性,我们会发现两种不同的时态观:进步的时态观和轮回的时态观。前者认为,时间是不断向前推演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在进步的过程中获得解决。后者则认为,世界从未变化过,它只不过是以不同的形式重复同样的逻辑。这也是现在普遍流行的一种时态观,因为每一个国家都希望再次伟大起来。

换句话说,二战后一度占据主导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民主制度、市场经济出问题了,强权民主开始流行。强权民主是轮回时态观的忠实信徒。当1%的人越来越富,而99%的人越来越贫穷的时候,自由民主也就在民众中间失去了市场。他们重新选择了强权民主。意识形态出了问题,地缘政治的幽灵又回来了。

强权民主之下,国家与国家之间是一种强弱对抗的关系,而带给我们的则是一个统治与被统治的问题。事实上,中国企业从没有统治过商业链中其它国家的企业,反而长期受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认为竞争是天然的、应该的和必需的。但在当今的国际社会,游戏已经变了。今天的游戏不再是关于竞争,而是关于统治。这是中国企业家不熟悉的新局面。

因此,我们必须要了解这样的新局面,了解这个充满矛盾和冲突的当今世界。

实际上,中国企业正面临一个激荡的环境,其特征如下:

1、世界强者大都奉行轮回的时态观,想让自己的国家重新强大起来;

2、不满现状的竞争者拥有挑战现有秩序的力量;

3、对于未来秩序没有统一看法,每一个利益相关者都不害怕用强制的手段来追求统治地位;

4、输出混乱是建立本系统秩序的快捷方式,特朗普是最典型的执行者。

中国企业为什么要关注地缘政治?

重返地缘政治,表面上看是为了占据有利的地形获取资源来生存和发展,来建立霸权地位。但深入分析,地缘政治表现出来的更多是文化心理、民族心理和民粹主义的内涵。中国企业如要走上世界舞台,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的内容。

当环境稳定、规则清晰的时候,企业在做商业判断时首先要考虑的是产品和服务;但当环境极其不稳定的时候,企业首先要考虑的是判断环境,然后才是产业、能力、市场以及产品和服务。在当今这个环境已经出现根本性变化的世界,我们必须要思考地缘政治和全球格局。

更糟糕的是,谁也不知道未来环境还会如何变化。不过中国企业家可以从以下几个因素进行考虑:

①现实主义——一切向利益看齐;②技术主导——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颠覆性技术也会影响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影响市场的形成状况;③气候;④国族文化——文化认同不再是意识形态的认同,因为没有乌托邦(如果意识形态是维持和解释现有秩序的系统思想,那么乌托邦就是挑战现有秩序描绘未来秩序的系统思想),人们对文化的身份更加依赖;⑤自由主义——可能会卷土重来;⑥马列主义;⑦民粹主义。

中国企业面临哪些地缘政治风险?

这是很多中国企业家关心的问题。我将从风险因素和“三角关系”两个方面进行阐述。

风险因素

Illiberal Democracy(非自由的民主)——目前西方盛行的民主潮流,这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化进程中必须要关注的一个风险因素。

Insecurity(不安全)——小国家普遍存在不安全感。比如波兰国歌里唱道:“波兰,波兰,我们至今没有被灭亡。”这种强烈的不安全心态在这些小国家之中是历史性的存在。中国企业假如想要打开这些国家的市场,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Identity of culture(文化认同)——人们对自身文化心理身份的认同越强烈,就会本能排斥大国文化的进入。

Ideological vacancy(意识形态空缺)——由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民主制度三大重要元素塑造的意识形态出问题了,但能够替代它的意识形态还没有出现。

Information warfare(信息战)——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打响。

“三角关系”

无论是否从事国际业务,中国企业面临的风险往往是在这些三角关系中。

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美、中、俄是一个大三角关系,它随着以下几个小三角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美国的问题是制度资本严重透支;中国的问题在于,虽然已经拥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地位,但还没有确定既符合中国利益又能够统治全球的思想地位;俄罗斯的问题是普京离任后会怎样。

英国、法国和德国:共同威胁是连接三国的纽带。下一个共同威胁是什么?是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是难民问题,是和中国之间的关系,还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受到破坏?当达成共识后,三国之间的互动关系、资源分配以及和大三角之间的关系都会跟着改变。

伊朗、沙特和以色列:这三个国家都在外面寻找“老大”的支持,也就是美国、俄罗斯和中国。没有“老大”的支持这个三角关系很难稳定。目前沙特已经得到了美国的支持。

中国、印度和东盟:中国和印度之间存在相互依赖的关系。当然,中国更具优势,因为握着雅鲁藏布江上游水系的命脉。

中国、韩国/朝鲜和日本:有矛盾冲突,但更有共同利益。

土耳其、欧盟和阿拉伯国家:土耳其虽然是北约会员,但一心想要加入欧盟,可8000万伊斯兰人口成了阻碍。这让土耳其的心态变得非常复杂。

应对地缘政治风险的六个“秘诀”

1、利用数字全球化增加网络交易的比例。

2、深入了解所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态,与当地的关键少数结盟。

3、与本土企业文化互渗。企业文化不分你我,而是共同创造。

4、推广从利益共同体到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观,不断寻找意识形态的感召力。

5、对关键资源区制定输得起的行动策略。例如,你必须要在某个原材料产地采取行动,但那里有巨大的风险,你必须要做好亏损的准备。

6、把国际冒险性纳入人才激励机制,向重要的市场输送青年志愿团体,从重要的市场招募总部人才。

请你这样构建全球思想力

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家该如何构建全球思想力呢?也许以下这12个方面能带给你启发:

1、对异域文化要富有好奇心,避免用中国的文化态度去看待。

2、能够置身于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的情景之下去思考问题。

3、可以接受暂时没有定论的决策讨论,没有结论。

4、不排斥多样化的商业行为和建议。

5、承认并容纳必要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6、保持国际市场扩展的倾向策略目标。

7、要有5到10年的长期打算。

8、储备有国际化能力的人才。

9、有公司国际事务的意识和组织安排。  

10、有具体的联盟在地企业共同发展的方式。

11、能够看到全球社会问题与商业机会和挑战之间的直接关系。

12、用情景分析的方式和方法帮助思考。

(本文作者鲍勇剑是加拿大莱桥大学迪隆商学院终身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本文为作者在复旦EMBA浙江同学会经济论坛暨迎新晚会上的演讲内容。

 

作者鲍勇剑的其它文章:

顺风车应该如何重新设计?

就是不想赚你的钱:高冷如何创造商业价值

谷歌被罚51亿美金 全球智慧资本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你有没有患上“不确定性”恐慌症?

AI有四大难题 只能用文学思维来解答

关于全球思维有12种说法 我们要先跟身边的跨国公司学起来

有些商业模式最需求“变态管理”

美联航引发管理新课题:临时组织的临场危机

罗斯柴尔德家族启示录:中国企业如何到边缘市场去冒险

虎符、泥板、拜占廷将军的故事,让你看懂区块链的信任红利

来源:复旦管院

原标题:地缘政治幽灵再现,中国企业构建“全球思想力”的12条建议

最新更新时间:09/05 12:0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