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热带的高山上 气候变暖成了动物走向灭绝的自动扶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热带的高山上 气候变暖成了动物走向灭绝的自动扶梯

山再高,也无法逃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一只深蓝刺花鸟 图片来源:GRAHAM MONTGOMERY /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1985年,为了寻找鸟类,约翰·菲茨帕特里克(John Fitzpatrick)登上了秘鲁安第斯山脉上一处名为潘提库拉(Pantiacolla)的山脊。在长约八千米的山坡上,他和团队细致地记录下了栖息于此的所有鸟类。他们发现了几十种鸟类,其中许多都拥有美丽的名字,诸如黄眉拾叶雀、褐额侏霸鹟、锈胸扁嘴霸鹟、杂色蚁鵙等等。在统计完之后,他们回到了位于Palatoa河岸的营地。菲茨帕特里克朝着远处的安第斯山脉拍了一张照片,然后他们便扬帆返程了。

本杰明·弗里曼(Benjamin Freeman)是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生物学家,也是菲茨帕特里克的学生。时隔30年之后,他决定再次踏上这条道路,去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之后,这里的鸟类有没有发生变化。“我们乘着独木舟,手里举着那张照片进行对照,直到我们发出了‘哇,就是这里了’的感叹,”弗里曼说道。

他们在爬山的过程中发现,河流两遍郁郁葱葱的竹子已经变成了有着板状根的雨林。弗里曼说道,在山脊的最上面,也就是海拔1400米的地方,该团队发现了“盘根错节、矮小、长着苔藓的树”。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现黄眉拾叶雀、褐额侏霸鹟、锈胸扁嘴霸鹟、杂色蚁鵙,这些鸟类全都消失了。

随着山峰高度逐渐增加,其景象也大为不同,包括气候和植被等等方面。这些景象就像千层蛋糕一样,每一层都完全不同。因此,山峰一直都是许多新物种的诞生温床。许多新物种都倾向于生活在某一特定的海拔高度区间内,特别是对鸟类而言。很容易想象,鸟类可以在翅膀的帮助下,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但同时它们也受到了气候层的限制,而且这些限制也在不断地产生变化。

随着地球逐渐变暖,原本高海拔的凉爽气候越来越趋近于原本低海拔的温暖气候。动植物也跟随这一变化,逐渐迁移到高海拔处,寻找理想的气候环境。在西班牙的山脉上,阿波罗蝴蝶向上迁移了200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山脉的大部分区域,鼠兔——类似仓鼠的兔子——都消失了。这些鼠兔最初在低海拔处生活,后来它们逐渐搬到了海拔最高的区域。弗里曼估计,潘提库拉山脊上的这些鸟类会往上迁移75米,才能拥有和1985年那个时候一样的温度。

现实中并没有发生这样激烈的变化。弗里曼和自己的同事比较了这两次的统计结果,他们发现,平均来说,该山脊上的鸟类比它们之前的栖息地向上迁移了40米。但是,在这处山脊的最高处曾经栖息着16种鸟类,而如今,其中8种已经无处可寻了。山脊上的鸟类都在一点点向上迁移,而那些原本就在最高处繁衍生息的鸟类则飞离了此地。

黄眉拾叶雀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弗里曼团队没有发现那些不知去向的小鸟而已。但在1985年的时候,其中有5种鸟类都十分常见,在清晨的鸟叫声中,有7种鸟类的声音非常独特。弗里曼认为,至少其中的一些鸟类已经灭绝了,其他鸟类可能也会走向这一归宿。鲜红胸果鸠、深蓝刺花鸟、黄王森莺如今只栖息在山脊最高处的100米范围内。如果气候变暖再持续10年,那么这些鸟类可能也会消失。正如该团队所写的:“在短短的1.5代人的时间内,气候上升了不到0.5度,这已经导致安第斯山脉的鸟类乘上了通往灭绝的电梯。”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不知所踪的鸟类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并没有灭绝,它们还生活在其他更高的山峰之上。在这些山峰之上,它们还能够继续向上迁移。但是,在安第斯山脉发生的事情,同样也可能会发生在其他地方,因为即便是最高的山峰也是有限度的。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该山脊上的鸟类已经预示了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只存在于煤矿中的暗褐霸鹟。

“30多年以来,科学家一直担心全球变暖会导致高峰上的生物灭绝,但是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康涅狄格大学的摩根·廷利(Morgan Tingley)说道。而弗里曼的研究则改变了这一状况。“这让人非常害怕,就像是噩梦成真一样。这或许只是一座山峰上的个案研究,但却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气候变化会对热带气候的山脉造成诸如此类的影响,那么我们已经陷入了大麻烦。”

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惊讶的是,此前科学家们并没有探测到更多诸如此类的消失现象。一份研究曾经预测道,全球温度上升2.8摄氏度会迫使400-500种鸟类迁出山峰的最高处,让它们乘上通向死亡的电梯。然而,“很少有证据证明人们确实发现这种情况在发生,”弗里曼说,“这也是因为之前缺乏相关努力。”

他说道,问题是,大部分研究人员都在寻找温带地区的高峰灭绝现象,而在温带,由于气候的季节变化十分剧烈,动物们早已适应了这种气候。“一点点的全球变暖对他们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弗里曼说道。但是在热带,由于气温在一年当中基本是稳定的,所以动物们已经习惯了某种特定的气候环境,当气候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它们就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褐额侏霸鹟

弗里曼在2014年第一次发现了该证据。当时,他和妻子亚历山大·克拉斯·弗里曼(Alexandra Class Freeman)去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两处山峰。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曾有一位鸟类学者对这里进行过研究。40年之后,大部分鸟类都迁移到了更高的地方。但是,当时人们对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并不清楚,以为或许因为在特定的温度下,鸟类的身体更为灵活,也可能是因为“气候变暖或许影响了昆虫,而昆虫继而影响了鸟类”。他怀疑,赤道上的鸟类灭绝速度要快于其他地方。

“除了减缓气候变化的速度,你还能做什么?”弗里曼问道。最好的临时解决办法是保留山峰上的森林带——这样,当气候变暖迫使鸟类向上迁徙的时候,我们就能为鸟类留出迁徙通道。

“在安第斯山脉的大部分地区,如果你能留出一片土地,那么你就能为动植物向山峰之上迁徙提供空间,”弗里曼说。对于诸如潘提库拉等较小的山峰来说,“这些山峰不够高,无法让动植物向上迁徙,”他补充道,“对这些地方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翻译:尉艳华)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大西洋月刊

原标题:Animals Are Riding an Escalator to Extinction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