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郎朗伤愈归来,携维也纳爱乐在沪奏响莫扎特协奏曲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郎朗伤愈归来,携维也纳爱乐在沪奏响莫扎特协奏曲

被称为“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首次率领维也纳爱乐登临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携手钢琴家郎朗奏响维也纳经典之声。

12月1、2两日,被称为“真正的奥地利本土指挥家”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首次率领维也纳爱乐登陆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携手钢琴家郎朗奏响维也纳经典之声。这也是郎朗去年因手伤阔别舞台一年多之后在上海首次登台演出。

“全世界顶级指挥都想与维也纳爱乐合作”

维也纳爱乐乐团成立于1842年,由时任维也纳宫廷歌剧院指挥奥托·尼古莱与歌剧院乐团的乐手们共同创办,此后迅速以难以效仿的“维也纳音色”独步天下,成为当今唯一不设常任指挥的世界顶级乐团。

作为奥地利国宝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必然有许多独到之处,乐团主席丹尼尔·弗洛绍尔在12月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说,维也纳爱乐乐团最大的特色是它没有固定的指挥。有人说一个乐团没有常任指挥就好比一件没有灵魂的艺术品,而这竟然成为维也纳爱乐乐团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没有常任指挥意味着乐团的每一位成员经常要与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世界顶级指挥合作,具备这样“任性”的特色也就要求乐团的每一位成员都必须拥有顶尖的技术、快速反应能力和超强协作能力。据了解,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成员可谓是千里挑一。他们必须先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工作过两年以上,才能获得申请成为维也纳爱乐乐团协会会员的资格,再看乐团成员席位有空缺的时候报名申请。即使是在会员阶段,若乐手技术不理想、或者团队协作精神不够,也会随时被淘汰。

因此,维也纳爱乐乐团在演绎独一无二的音色时又能兼容风格各异的曲目,使观众保持新鲜感。全世界的顶级指挥都想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并引以为荣。

1979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年,阿巴多曾率领维也纳爱乐乐团首次访华,维也纳爱乐乐团因此成为最早访华的西方顶尖音乐团体之一。之后,祖宾·梅塔、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等几代顶尖指挥家都曾陆续接棒。

2018年11月,维也纳爱乐乐团在中国上海、广州、天津三地展开年度巡演。此次巡演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第8次来华,之前7次中国巡演里,维也纳爱乐所到之处几乎场场都一票难求。

伤愈归来  郎朗携手恩师莫斯特

此次来沪演出担任维也纳乐团指挥的是“血统”和“学统”都为纯正奥地利基因的弗朗兹·威尔瑟-莫斯特。1985年,年仅25岁的莫斯特以救场身份首次登上萨尔茨堡指挥伦敦爱乐乐团。2010年,莫斯特接替小泽征尔成为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正式站在了世界顶尖指挥的位置上。

据郎朗透露,莫斯特实为他的恩师之一,他16岁的时候就与莫斯特见过面,称其为自己的伯乐之一:“他的指点方式很简单,但却能让我茅塞顿开。有一次听他排练贝多芬交响乐,我觉得非常震撼,听过之后,我才明白大师的厉害之处。在排练的过程中,他可以通过语言把心里最深层的声音描述出来,让演奏者清晰地感受到。许多人只能靠感觉,但是他可以清楚直接地告诉你怎么能演奏出这个声音,通过排练中细节的诠释让你感受到乐曲的内涵。当然这是一句一句慢慢细磨出来的,看他排练,我终于知道什么是高质量的画龙点睛,什么是细节的磨练,他是绝对的天才。”

此次媒体见面会上,郎朗还分享了自己对维也纳乐团独特风格的见解,他打了个比方说:“大家可能听到帕瓦罗蒂的时候能一下子分辨出这是帕瓦罗蒂的声音,同样,维也纳乐团也是让人一听就知道就知道是这个乐团的声音,这是非常难得的。”

12月1日晚,郎朗携手莫斯特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奏。    

一年前,郎朗因左臂受伤,不得不暂别舞台。去年,柏林爱乐乐团2017上海音乐会原定由指挥家西蒙·拉特携手郎朗献演,可惜最后未能实现,上海观众与郎朗失之交臂。今年,郎朗携手世界另一顶尖交响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终于圆了上海观众的“顶配”之梦 。

此次媒体见面会上,郎朗双手戴上了黑色手套,整个人神采飞扬。郎朗表示自己跟维也纳爱乐乐团已经合作了46场演出,期待能继续跟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学习。在已经结束的两场上海站演出中,乐团12月1日晚在东艺的演奏曲目为莫扎特歌剧《魔笛》序曲和《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钢琴:郎朗)、勃拉姆斯D大调第二交响曲,12月2日晚演奏曲目为德沃夏克《狂欢节序曲》、勃拉姆斯的《小提琴与大提琴双协奏曲》、莫斯特改编的瓦格纳《众神的黄昏》选段。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