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研究称海平面上升没那么快,但情况仍不容乐观

专家警告称,当前海平面整体上升情况比五年前看起来可怕多了。

2018年2月,一艘船漂浮在南极洲的纳克港。 图片来源:LEXANDRE MENEGHINI

据近期在一科学会议上提出的新研究显示,短期内,海平面还不会上升到灾难性的地步。

两年前,冰川学家罗伯特·迪康多(Robert DeConto)和大卫·波拉德(David Pollard)撰文指出,南极洲几个巨大的冰川比此前认为的更为不稳定,让这一领域大为震撼。他们在文章中警告称,这些至关重要的冰川——其中包括同样位于这极寒之地西部的怀特冰川和松岛冰川——到2100年有可能让全球海平面上升三英尺,届时全世界1.5亿人口的家园将不复存在。

如今他们开始重新研究这个结果。在与其他三位知名冰川学家共同进行的新研究中,迪康多和波拉德降低了对21世纪一些最坏情况的预测。他们现在表示,到2100年,南极冰川融化或许只会导致海平面上升一英尺。研究队伍改善了他们自己的冰川模型之后得出的这一结论,也更加接近其他冰川学家得出的结论。

对于这十年来最令人惊恐的科学假说而言,这算得上是一个令人安心的说法了。媒体将迪康多和波拉德原来的研究,被称为“末日冰川” 引发的 “冰川世界大毁灭” 。他们之前提出的骇人听闻的海平面上升,如今似乎完全不可能了,至少在我们有生之年是这样。

但是他们的研究——以及其他认为海平面上升的科学家的研究——都警示着我们的子孙后代有可能遭受毁灭性的灾难。如果现在每个国家都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与工业化前的平均水平相比,地球将会升温约2.7摄氏度。在他们的新研究中,迪康多和其同事发现存在着一个临界值,也就是2-3摄氏度之间的温度上升,达到这个临界值之后,西南极洲冰原(West Antarctic Ice Sheet)将会迅速碎裂、崩塌。

他们的新研究也提高了对发生灾难的边际风险评估。从官方层面来说,《巴黎协定》旨在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尽管许多专家认为这一目标简直是痴人说梦。最新研究显示,即使在这种极度乐观的情况下,西南极洲冰原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崩塌10%左右。

南极冰川正在融化

他们对短期内情况的预测有所改观,但依然坚信未来南极冰川将会融化。若排放量持续上升,科学家们警告称,到230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将超过26英尺。

这些新的研究成果尚未经过行业互查。马萨诸塞大学安姆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Amherst)教授迪康多上个月在美国地球物理联盟( 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秋季会议上向其他科学家呈现了这些研究,该会议是全球地球科学界最为重要的年度会议。学术界的传统是不在新研究成果发布前与媒体进行讨论,为了遵守这一传统,他与自己的同事都拒绝对此进行评论。

这项新的研究成果也对迄今为止尚未解决的最大问题——也是最为激烈的辩论——提出了一些间接的想法,即气候变化将会如何重塑我们的世界? 海平面究竟会上升到多高?这一巨变又会来得多快?迪康多和美国其他几位冰川学家——包括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理查德·艾里(Richard Alley) ,他还是此项新研究的合著作家——提出了前沿的观点。他们提出了一个名为“海洋冰崖不稳定性”(marine ice-cliff instability)的概念,认为西南极洲的冰川最终将会因无法承受自身重量而崩塌。他们警告说,到下世纪中叶,这一机制将使得海平面以每十年几英尺的速度迅速上升。对比来看,在美国东海岸,过去120年里大西洋仅仅上升了一英尺。

“海洋冰崖不稳定性”似乎有些牵强,这一概念听起来像是电影里才有的。该观点认为,温暖的海水最终会吞噬目前围绕着南极冰川漂浮的冰架。随着冰架逐渐消失,冰川在海底将会失去支撑,变成高耸而脆弱的冰崖。想象一下,一块300英尺高的蓝色冰川从海底升起,向两边绵延数里,你肯定会对这个新的地理景观惊叹不已。从物理角度来说,你也会感受到它的危险,因为在这样的高度,冰块无法支撑其重量。随着“海洋冰崖不稳定性”作用凸显,这些蓝色冰墙将会碎裂、弯曲,然后迅速演变成一百多英尺的冰冻淡水碎片没入海里,于是,海平面就上升了。

其他人员则认为,未来的这一可能性有些微妙。“我们欧洲冰盖建模团队对海洋冰崖理论略持怀疑态度,”布鲁塞尔自由大学(Free University of Brussels)冰川学家弗兰克·帕提恩(Frank Pattyn)表示,“我们没有观察到这种事情,至少这种规模的没有。”

但即使是“海洋冰崖不稳定性”的怀疑论者,对海平面上升速度也持悲观态度。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 2014年在其最后一份主要报告中预测,若温室气体继续按照这种糟糕的势头进行排放,到2100年海平面将上升两英尺。帕提恩表示,毫无疑问,这一数据在IPCC下一次报告中将会加剧,下一份报告将于不久后的2021年发布。他指出,“我们现在面临的海平面上升平均而言显然会比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所提出的要高。”

“没有人会争论海平面是否在上升,争论的点在于上升了多少、上升速度有多快,”来自美国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 的冰川学家海伦·阿曼达·弗里克(Helen Amanda Fricker)告诉我(指本文作者、《大西洋月刊》撰稿人Robinson Meyer)。她表示,就连最乐观的科学家最近也提高了他们对于最坏情况的估计,“有这种辩论是很正常的事情。”

雅各布港冰川逐年萎缩图

全世界只有一个地方确确实实发生了海洋冰崖不稳定的情况:格陵兰岛西岸的雅各布港冰川(当地人称之为Sermeq Kujalle)。 在19世纪,雅各布港还是一条长长的冰河,从峡湾中蜿蜒而出,逐渐汇入周边冰冻的港湾之中。现在,这个海湾已经很少会冻结了,而雅各布港也后退了数英里躲进了峡谷之中,形成了一个高耸的危崖面,常常掉下房子大小的流冰来(其中有些流冰体积巨大,甚至会卡在峡湾里)。 而这些冰块都来自于格陵兰岛中心地带, 雅各布港如今从那里清除冰块的速度是上个世纪的两倍。

上个月,在美国地球物理联盟的会议大厅里,数百名研究人员齐聚一堂,共同见证一系列被视为新冰川及冰盖模型新进展的研究展示。其实这更像是对冰崖问题的辩论。“海洋冰崖不稳定性”出现在许多讨论的标题当中,而我自己好几天前就听到过不止一群冰川学家谈起它。

轮到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冰川学家艾里上台时,他发表了关于这个天蓝色的庞然大物的意见。在他看来,南极洲冰川终将变成棘手的冰崖,这是人尽皆知的常识。仅几英里宽的雅各布布港冰川并没有显著改变全球海平面上升的速度,而西南极洲的松岛冰川宽度超过30英里,这里的冰足以让全球的海平面上升约5英尺。“我们一直都认为,一个峡湾的解体还不足以影响全球的海平面,但这里不同,”他指着西南极洲一个个冰川说道,“一个峡湾的崩塌就是天大的事了。”若发生这种情况,他警示称,“我们不再会有模型……我们也将不再使用现在用于校准模型的仪器数据。”

然后还有怀疑派。来自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LBNL)的计算机科学家丹·马丁(Dan Martin)认为,他和同事的工作表明,冰崖或许只是以低分辨率运行冰盖物理计算机模型的产物而已。美国国家航空与航天局的物理学家艾瑞克·拉卢尔(Eric Larour)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地球本身的物理特性或许会稍微抵消某些冰崖的迅速崩塌。当西南极洲的寒冰融化时,底下的基岩也会裸露出来。

“当寒冰融化或变薄时,你可以认为(寒冰之下的)地表将会重新裸露出来。”他说道。基岩将会上升,使得冰川逐渐高于水面。他说,这种机制会给我们一些时间,将西南极洲冰川整体的崩塌“延迟20至30年的时间”。 这种效应或许能够延迟西南极洲冰川的崩塌至2250或2300年,但是之后冰盖将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分解。

此次会议没有达成明确的结论。哈佛地球科学家布拉德·利波斯基(Brad Lipovsky)告诉我,“形势不容乐观。这就是我在今天讨论中的所见。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海平面上升将会成为全世界沿海城市的主要难题。”

“海洋冰崖不稳定性”还是一个6年前才提出的全新概念。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的冰川学家弗里克表示,我们不能因为科学家尚未达成明确的结论而放弃正视这一概念。“海洋冰崖不稳定性”的可能依然存在,着实令人担忧,是一种发生几率不大、但危险度极高的气候变化尾端风险。这只是人类对自己未来的诸多赌博之一,甚至不是有可能导致西南极洲崩塌的唯一机制。研究人员也在调查另一种机制,即“海洋冰盖不稳定性”,关注的也是一些脆弱的冰川。

“这或许不会发生,”弗里克说道,“但是如果有可能发生的话,那你不应该把这纳入你的规划吗?如果你正在进行野餐但是有可能下雨,你不需要取消整个计划,而你很可能会有B计划。如果你在规划一座城市……你或许也会将这个纳入你的考量。”

(翻译:熊小平)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来源:大西洋月刊

原标题:A Terrifying Sea-Level Prediction Now Looks Far Less Likely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