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美国媒体中隐形的“真”劳工阶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美国媒体中隐形的“真”劳工阶层

对于美国的劳工阶层,媒体往往没有太多曝光。且媒体关注到工人的时候,他们笔端的这群人总是白人男性,而且思想偏右。这一切都是谎言。

美国洛杉矶,麦当劳的员工手挽手在一个十字路口罢工游行 摄影:David McNew,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白人、男性、从事手工业——在近一个世纪,“工人”阶层在美国都以这样一种面目示人,人们对此似乎也已习以为常。2016年以来,白人男性工人再次激起了媒体的好奇和疑惑。新闻工作者企图在他们的自然栖居地对 “美国劳工阶层”进行调查和深挖——然而在这些报道中,工人往往错误地暗指白人男性。

爱荷华大学的克里斯托弗·R·马丁(ChristopherR. Martin)教授在即将出版的新书《无人问津:主流媒体是如何抛弃工人阶级的》(No Longer Newsworthy:How the Mainstream Media Abandoned the Working Class)的开头提出了一个疑问:“这些人是谁?”这一问题在2016年特朗普令全世界大跌眼镜地赢得大选之后,很快就在新闻界激起水花,各大媒体纷纷发出痛苦的呐喊——而这整个劳工话题之所以被提起,就是为了给报纸的主要读者群——中产阶级交上一份整洁清晰而吸引人的答卷。但马丁指出,这种关注不应该被误读为人们对工人的热切担忧,或是对这个阶层重燃兴趣。事实上,现实中的劳工阶层是广泛而多元的,他们大多数时候都隐形在媒体报道和公共场域里,只是会在政客和媒体精英的拨动下,偶尔充当讽刺漫画的角色。

以上就是马丁的观点,他在文章中一一枚举了媒体对占美国人口大多数的劳工阶层无休止的漠视和错误表现。同时,他还认为,当下的新闻语言已经逐渐发生转变,和经管、资本领域,以及两党政治下新自由主义共识所使用的语言难解难分了。

问题的核心是劳工报道的式微——这一话题曾经一度是主要日报的内容支柱。而今,正如马丁说的那样:“要是开一个大会,召集全美主流媒体的劳工报道记者,参与的人应该屈指可数,麦当劳的一个卡座就能塞得下。”在美国排名前25的报纸中,大部分都不再长期报道劳工问题。而在电视领域,劳工新闻的前景就更加黯淡了。马丁在书中引用了一项2013年的调查,结果表明,在2008、2009和2011年,只有3%的网络电视新闻涉及了劳工问题。

这本书大多数时候都在剖析劳工报道衰落的原因。在马丁看来,这是下意识的政治引导和主要报纸商业模式的转变使得媒体变得越来越短视的结果。前者基本没有什么异议。马丁仔细研究了各届总统在劳工问题上的言论措辞,以及新闻媒体的话语转向——总体而言,它们在就业和经济问题上对企业越来越有利。而不断转变的商业模式怎么就影响到美国工人阶级了呢?作者指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各大报纸开始采取广告模式,吸引更多上层中产阶级读者,这就是罪魁祸首。随着电视的普及,报纸行业把这个读者群抱得越来越紧,更加看重反映中产阶级受众的兴趣爱好和生活方式。马丁在书中写道:

新闻报纸如何服务社会?在新时代,今天的报纸和背后的企业只需要迎合“适合”的一撮人,也就是那些“过上小康生活”“有影响力”而且“富裕的现代人”,以及那些“拥有购买力和巨额家庭收入”的人。几乎所有报纸都开始宣传自己的读者群体,仿佛他们是加里森·凯勒(GarrisonKeillor)的虚构世界“忧愁湖(Lake Wobegon)”的孩子们,个个不一般,比常人优秀。

这样一来,整个新闻媒体的语言就发生了转变:劳工问题让位于生活方式和消费主导的内容,工人在文章里成了“雇员”,他们不再参与集体运动,而是融入到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倡导的个人主义理想文化中——不再作为活跃的行为主体来参与经济事务,而是身处于企业家和CEO们主导的私营企业系统中。

作为一整个社会阶层的工人在新闻报道中被擦除,他们的权利被剥夺,在马丁看来,这导致了美国媒体格局中的另一重大变化,即民粹主义保守派找到了新的出路。他们及时发现了主流媒体撤退后留下的这个市场空档,然后用假的反精英主义和文化政治填补。他强调,这种民粹主义不应该被误解为代表工人阶级,真正的工人阶级不管是人口组成还是意识形态,都比右翼媒体描绘的白人、男性、保守派的讽刺形象更加多元。

《无人问津》

书中还有一些有趣的细节。马丁介绍了一个案例,展示了媒体处理劳工问题最好和最差的一面,比如说1941年纽约交通系统大罢工,当时的《纽约时报》主要聚焦在工人和雇主之间的合同纠纷,而几十年后,新闻媒体则把焦点放在工人运动如何影响顾客,以及这些活动给中产阶级带来了何种不便。

还有一个案例事关媒体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参观印第安纳州的开利(Carrier)工厂的报道。马丁认为,这些报道绝大多数都忽略了工厂里多元化的员工构成,对于当地1999联合炼钢工人地方工会(United Steelworkers Local 1999)阻止工作外包的努力也充耳不闻。他在书中写道:

报道开利公司的国家新闻机构主要都是从政治角度出发的。这些工人——工人阶级、蓝领、居住在美国中部、养家糊口的白人男性,他们都将会组成特朗普的票仓。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中,白人男性一直是话题的主体。而事实上,在开利公司,员工组成在性别、种族和政治倾向方面远远比新闻报道中所呈现的(白人男性,川普的铁杆支持者)要丰富得多。

有时候工人即便表面上站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结果却也会沦为被讽刺的对象:他们的作用主要还是给政治和媒体精英青睐的选举后叙事提供材料罢了。

历史如此广博而细碎,难以面面俱到,考虑到马丁这本书所涵盖的范围,他的论证也难免会引起争议(多都是语义上的),事情的前因后果真的如他所说吗?举个例子,我们真的要把70年代纸媒的商业转型和里根时代启动的长达几十年美国政治和文化上的民权运动相提并论吗?在美国,工人阶级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在更广泛的政治转向中到底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亦或许这本身就是政治和物质条件转变(比如说工会影响力的下降和劳动外包)的产物?

这都值得我们斟酌。但《无人问津》中的观点依然具有真知灼见,这一点毋庸置疑——这本书不仅是反思特朗普时代的重要作品,同时,在当下不断剿灭劳工阶级存在感,歪曲呈现他们形象,忽视美国多元化工人群体的生活和隐忧和的媒体文化中,马丁的书也是我们的迫切需要。

(翻译:马昕)

……………………

| ᐕ)⁾⁾ 更多精彩内容与互动分享,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和界面文化新浪微博

来源:雅各宾杂志

原标题:TheReal Working Class Is Invisible to the Media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