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造车新势力代工车企大幅亏损背后:补贴减少、低质制造为主因

4月24日,海马汽车因为三年来未盈利被上交所特别对待,股票名称更名为“ST海马”。无独有偶,进入2019年之后,此前为造车新势力代工的江淮汽车,力帆汽车,东南汽车等企业,在主业经营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这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现阶段,造车新势力代工车企大幅亏损主要是由于补贴取消与长期专注低质制造为主。作为国家引导的新能源生产方式,造车新势力代工企业要放弃“躺着赚钱”思想。代工企业双方,需要在股权、目标方面达成更紧密的合作,进入代工2.0模式。

4月24日,海马汽车因为三年来未盈利被上交所特别对待,股票名称更名为“ST海马”。

无独有偶,进入2019年之后,此前为造车新势力代工的江淮汽车,力帆汽车,东南汽车等企业,在主业经营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这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作为新能源的生产道路之一,代工模式遭遇危机了吗?为什么代工企业几乎都出现了主业经营的滑坡?背后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汽车预言家的调查中,一些长久忽略的问题浮出了水面。

主业全线亏损的代工企业

4月22日,海马汽车披露了2018年度报告。在该业绩周期内,海马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37亿元,同比扩大64.65%。

因为2年未解决亏损问题,海马汽车因此也被证券监管部门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名称更名为“ST海马”。

此前,海马汽车与新势力企业“小鹏汽车”合作,依托全资子公司海马汽车有限公司与小鹏汽车签署框架协议,共同开展研发、生产、销售小鹏旗下的新能源汽车,确定协议产能为5万辆/年,以满足小鹏汽车首款车型的销售需求。

无独有偶,多家代工企业都遭遇了主业经营的困难。

为蔚来汽车代工的江淮汽车,2018财年预计全年业绩预亏7.7亿;为理想代工的力帆汽车,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亏损高达20.43亿元,同比跌幅高达990.57%;为电咖汽车代工的东南汽车,2018年总销量89279辆,同比下滑41.09%,仅完成2018年既定销量目标16.4万辆的54.44%;为博郡代工的一汽吉林,2018全年销量为27314辆,年环比下降52%。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王晓明在接受汽车预言家采访时表示,不能简单的将上述企业的主营业务亏损、下降问题归结为代工。总的来看还是汽车行业大环境和自身竞争力下降的结果。

在上述主营业绩较差的企业中,有关补贴一类的非常规性损益没有增加是主要原因。以江淮汽车为例,在去年前年新能源补贴发放时期,利润保持稳定增长。2018年国家政策补贴调整之后,出现了大幅利润变化。

此外,上述企业在产品竞争力方面的低质化也是影响业绩的重要因素。以海马为例,在产品制造商并没有突出的优势,因此在市场变化之时,出现了极富戏剧性的主营业绩亏损。

王晓明认为,尽管代工不是上述企业亏损的主要因素,但是代工模式确实对上述企业心态产生了影响。

放弃“躺着挣钱”的幻想

在汽车预言家采访过程中,多位行业专家表示,目前国内的汽车代工企业仅仅是起步阶段。即便是做的最大的江淮,其代工的产品占到自己主要销售份额并不是很大,所以很难说代工对企业经营的影响。

“必须要确定的是,代工企业需要放弃躺着挣钱的幻想,”有专家认为,有些企业认为,代工,赚加工费是躺着赚钱。必须要确定这是错误的认识。

在汽车预言家采访中,有不少人士对代工模式长期对企业的影响表示了担忧,并结合家电、IT行业的代工案例,谨慎的表达了对于代工模式的担心。

以家电行业为例,上世纪90年代,很多国际著名的家电跨国公司将生产转移到中国,使得中国成为全球家电生产的“大车间”。从GE到LG,从松下到东芝,从西门子到伊莱克斯,从飞利浦到惠尔浦,几乎所有的世界家电名牌都有在中国生产的产品,或通过与中方合资生产,或由中国厂家贴牌生产。

但代工并未换来中国家电行业的成长。资料显示,在当时的家电行业竞争中,中国家电企业只能在外国品牌不愿意涉足的低端产品行业发展,面对高附加值产品毫无竞争优势。在后来的家电行业转型浪潮中,一批中国代工企业缺乏技术竞争力,瞬间倒闭。

“从家电行业过去经验可以得出,代工模式会削减企业在技术方面的储备优势,”一位长期观察中国汽车市场的人士表示,从现阶段来看,代工可能对企业存在以下两个方面的不利影响:

代工模式很难形成自己的特有品牌和文化。因为只是负责给设计企业加工产品,很难掌握先进的核心技术,只能永远作一个“追随者”。

代工模式的一大弊病是不可持续性。长期给设计公司加工,结果就是自己失去创新能力,因为总是跟着别人做,掌握不了整车电控方面的核心电控系统技术,只能等着设计公司在前面拉着往前走。

代工模式很难和委托方达成良性互动。由于是非紧密性的合作模式,如果只是代工的话,委托方可以找目前企业,也可以找其它企业,双方很难达成紧密互信关系。

代工新模式:股权交叉、目标共识

在记者采访中,数位行业人士表示,中国汽车产能过剩事实,国家对于代工模式的鼓励,客观上有化解产能的要求。

在去年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中,国家首次明确提出鼓励企业之间通过股权投资,进行兼并重组,共同研发和生产产品;并且支持民营汽车企业与国有汽车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共同组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车企业集团。

从这样的规定中不难看出,国家正在鼓励“代工”模式的发展,毕竟这一举措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传统车企的产能浪费。与此同时,国家也将对于新能源车企的审批工作下放到了地方政府,但需要注意的是少数原有的汽车工业基础薄弱的省份,也没有了涉足新能源行业的权利。

不管是鼓励“代工”模式的发展,还是限制部分省份进入新能源行业,都是为了集中力量,分区域的打造出中国在汽车行业的新名片,快速的将中国的新能源产业发展壮大。因此,新势力与传统汽车企业合作,可以说是用实际行动响应了政府的号召。

总的来说,“新势力”与传统车企的合作是大势所趋,既解决了新势力的量产问题,也减少了传统车企的产能浪费

“简单的代工,是1.0模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专家在接受汽车预言家采访时表示,所谓简单的代工,就是指江淮代工蔚来,这样简单的生产、代工、交付;而2.0时代的代工,是指双方以各种形式形成紧密利益共同体,达成对市场和产品的基本共识,共同面对汽车新四化的挑战。

对方认为,在现阶段的国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背景下,代工双方可以在股权等方面进行更加紧密的联系,形成利益同盟,共同面对未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