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家长式管理”遭淘汰,智能时代的管理还有什么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家长式管理”遭淘汰,智能时代的管理还有什么用?

管理层不再对企业进行微观管理,而是要为组织创建自我运行的架构,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基础设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高高在上”而又“指手划脚”,这样的管理方式已鲜有用武之地,智能商业时代,“管理”正在被重新定义。

工业时代,效率为王,亚当·斯密的劳动分工论、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Frederick W. Taylor)的科学管理论,都旨在帮助组织提高资源利用率。知识时代,“人文”入局,彼得·德鲁克的“知识工作者”概念强调了知识的使用、管理以及优化的重要性。但如今,商业环境日益复杂且快速变化,组织不再是从顶层传达命令的容器,而成为了一个吸收环境信息,产生和协同有效反应的“吸尘器”。

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湖畔大学前教育长曾鸣在其新书《智能战略》中表示,智能商业时代,管理正走向“赋能”,管理层不再对企业进行微观管理,而是要为组织创建自我运行的架构,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有效的基础设施。

赋能并不是“假大空”的情感鼓励、精神喊话,它是一种非常具体的组织方法,需要明确的价值观和技术基础设施作为支撑。

为实现赋能,人才必不可少。

传统公司并不具备促进员工主动性、独立性和创新性的环境,传统管理方式也无法培养员工的这些品质。员工们习惯于上班、执行指令,然后领薪水回家;他们只力求更好、更快地完成自己“份内”的事,很少去主动寻求新理念或新知识。

智能商业时代,自动化将完成大部分简单、重复的日常工作,而员工将成为拥有创造力、适应技术逻辑、具备商业头脑的“超级员工”。他们需要的是建议和意见,而不是指令;物质奖励是必须的,但也远远不够。因而,企业当前最需要的是一套不同于传统的招聘、审核和激励的机制,将文化、使命都纳入考量。

美国售鞋网站Zappos通过严格的招聘和审查过程来统一价值观,维护强烈的社群感。如果应聘者在接受了为期两周的有偿培训后仍不适合公司需求,Zappos会支付2000美元让他走人。谷歌评估候选人的流程冗长又复杂,这不单是为了确保候选人技术过硬,也是为了保证他们能与谷歌企业文化相匹配,为未来的团队管理做准备。

真实而具体的使命和愿景则能创造共鸣,将团队凝聚在一起。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以“让人类在火星上生活”为使命。该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曾说,太空旅行这一梦想根植于人类的本性,在他看来,在地球上出生并在火星上死去是个不错的主意。因此,SpaceX的使命吸引了同样拥有“太空梦”的员工,在物质奖励之外,激发他们的内在动力。

苹果的产品发布会总是引人注目并充满自我意识,这正是史蒂夫·乔布斯借以表达其新愿景的方式。产品功能的导向、宣传片中展现的它对生活方式的微小改变,无不展现着苹果对自己的期望,而这也将对其员工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强大的使命愿景将催生独特的企业文化。传统意义上,文化被看作是用以鼓励或阻止某类行为,或是帮助推动内部和外部市场营销的“二级杠杆”,但在智能商业中,文化是根本。

人选择的是与自己相匹配的群体和文化,一个组织的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它把人变成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让组织成员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曾鸣认为,文化是企业的竞争力来源,强调创造力的组织更是如此。创新工作要求高且具有不确定性,但如果拥有正确的文化,创新将变成一件令人兴奋和有趣的事情。

由于马云是金庸小说的“铁粉”,阿里巴巴员工的内部沟通全都称呼对方的武侠昵称,例如马云的昵称是“风清扬”,现任CEO张勇的昵称是“逍遥子”。曾鸣认为,顶着自己喜爱的武侠名号工作,将使员工感受到一个超级英雄般的自我,而这种“异想天开”的文化也鼓励员工更平等地沟通、更肆意地释放创造力。

《智能战略》一书中指出,一个组织的良好氛围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源于精心的组织设计。要想从管理转向赋能,组织就不能依赖管理者的计划、指导和资源控制,而是需要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有效的基础设施服务。

传统的管理角色或服务,如人力资源、薪酬管理、会计服务或物流管理都需要存在于一个综合组织平台上,以满足整个组织的使用需求。但典型的互联网公司会拥有多层次的横向服务平台,从提升编程和开发效率的可靠工具,到遍及组织的各种人力资源服务,都会纳入其中。

例如,阿里巴巴拥有多层次的基础设施,其中包括由阿里云提供支持的数据储存和数据处理平台。阿里云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平台包括含有代码、算法和模型的协作平台PAI,含有项目和流程管理软件的Aone,以及其他针对不同业务部门提供业务分析、用户研究和设计功能的平台和工具。

全面的基础设施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创新的成本和时间,并可以有效地扩展创新。曾鸣表示,通过使用良好的基础架构来配置并聚合现有软件组件,开发人员可以像玩乐高积木一样,测试并快速部署某个创新的想法。

此外,建设赋能网络创新的内部机制,将打破层级的呆板,连接不同员工和部门,甚至于将沟通和反馈扩展到组织之外。

例如,高德地图与汽车制造商合作,将其地图功能整合到了汽车应用程序中。为了与汽车制造商保持密切沟通,阿里的Aone平台通过单一接口统一了数据格式,并能自动发送错误报告给相关工程流程。这样一来,高德团队不必定期格式化、重新收集信息,并单独传给每个合作伙伴;团队所需的数据会自动更新,无须人工支持,外部合作伙伴也可以自己构建并上传它们的数据。

推荐阅读:

书名:《智能战略:阿里巴巴的成功与战略新蓝图》

作者:曾鸣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埃隆·马斯克

  • 大佬伪书考
  • 全球500名超级富豪今年上半年财富缩水1.4万亿美元,跌幅创纪录

SpaceX

418
  •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允许SpaceX“星链”服务在多种交通工具上使用
  • 马斯克:特斯拉和SpaceX的商品“也许有更多”支持狗狗币支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家长式管理”遭淘汰,智能时代的管理还有什么用?

管理层不再对企业进行微观管理,而是要为组织创建自我运行的架构,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基础设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高高在上”而又“指手划脚”,这样的管理方式已鲜有用武之地,智能商业时代,“管理”正在被重新定义。

工业时代,效率为王,亚当·斯密的劳动分工论、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Frederick W. Taylor)的科学管理论,都旨在帮助组织提高资源利用率。知识时代,“人文”入局,彼得·德鲁克的“知识工作者”概念强调了知识的使用、管理以及优化的重要性。但如今,商业环境日益复杂且快速变化,组织不再是从顶层传达命令的容器,而成为了一个吸收环境信息,产生和协同有效反应的“吸尘器”。

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湖畔大学前教育长曾鸣在其新书《智能战略》中表示,智能商业时代,管理正走向“赋能”,管理层不再对企业进行微观管理,而是要为组织创建自我运行的架构,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有效的基础设施。

赋能并不是“假大空”的情感鼓励、精神喊话,它是一种非常具体的组织方法,需要明确的价值观和技术基础设施作为支撑。

为实现赋能,人才必不可少。

传统公司并不具备促进员工主动性、独立性和创新性的环境,传统管理方式也无法培养员工的这些品质。员工们习惯于上班、执行指令,然后领薪水回家;他们只力求更好、更快地完成自己“份内”的事,很少去主动寻求新理念或新知识。

智能商业时代,自动化将完成大部分简单、重复的日常工作,而员工将成为拥有创造力、适应技术逻辑、具备商业头脑的“超级员工”。他们需要的是建议和意见,而不是指令;物质奖励是必须的,但也远远不够。因而,企业当前最需要的是一套不同于传统的招聘、审核和激励的机制,将文化、使命都纳入考量。

美国售鞋网站Zappos通过严格的招聘和审查过程来统一价值观,维护强烈的社群感。如果应聘者在接受了为期两周的有偿培训后仍不适合公司需求,Zappos会支付2000美元让他走人。谷歌评估候选人的流程冗长又复杂,这不单是为了确保候选人技术过硬,也是为了保证他们能与谷歌企业文化相匹配,为未来的团队管理做准备。

真实而具体的使命和愿景则能创造共鸣,将团队凝聚在一起。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以“让人类在火星上生活”为使命。该公司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曾说,太空旅行这一梦想根植于人类的本性,在他看来,在地球上出生并在火星上死去是个不错的主意。因此,SpaceX的使命吸引了同样拥有“太空梦”的员工,在物质奖励之外,激发他们的内在动力。

苹果的产品发布会总是引人注目并充满自我意识,这正是史蒂夫·乔布斯借以表达其新愿景的方式。产品功能的导向、宣传片中展现的它对生活方式的微小改变,无不展现着苹果对自己的期望,而这也将对其员工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强大的使命愿景将催生独特的企业文化。传统意义上,文化被看作是用以鼓励或阻止某类行为,或是帮助推动内部和外部市场营销的“二级杠杆”,但在智能商业中,文化是根本。

人选择的是与自己相匹配的群体和文化,一个组织的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它把人变成企业文化的一部分,让组织成员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曾鸣认为,文化是企业的竞争力来源,强调创造力的组织更是如此。创新工作要求高且具有不确定性,但如果拥有正确的文化,创新将变成一件令人兴奋和有趣的事情。

由于马云是金庸小说的“铁粉”,阿里巴巴员工的内部沟通全都称呼对方的武侠昵称,例如马云的昵称是“风清扬”,现任CEO张勇的昵称是“逍遥子”。曾鸣认为,顶着自己喜爱的武侠名号工作,将使员工感受到一个超级英雄般的自我,而这种“异想天开”的文化也鼓励员工更平等地沟通、更肆意地释放创造力。

《智能战略》一书中指出,一个组织的良好氛围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源于精心的组织设计。要想从管理转向赋能,组织就不能依赖管理者的计划、指导和资源控制,而是需要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有效的基础设施服务。

传统的管理角色或服务,如人力资源、薪酬管理、会计服务或物流管理都需要存在于一个综合组织平台上,以满足整个组织的使用需求。但典型的互联网公司会拥有多层次的横向服务平台,从提升编程和开发效率的可靠工具,到遍及组织的各种人力资源服务,都会纳入其中。

例如,阿里巴巴拥有多层次的基础设施,其中包括由阿里云提供支持的数据储存和数据处理平台。阿里云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平台包括含有代码、算法和模型的协作平台PAI,含有项目和流程管理软件的Aone,以及其他针对不同业务部门提供业务分析、用户研究和设计功能的平台和工具。

全面的基础设施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创新的成本和时间,并可以有效地扩展创新。曾鸣表示,通过使用良好的基础架构来配置并聚合现有软件组件,开发人员可以像玩乐高积木一样,测试并快速部署某个创新的想法。

此外,建设赋能网络创新的内部机制,将打破层级的呆板,连接不同员工和部门,甚至于将沟通和反馈扩展到组织之外。

例如,高德地图与汽车制造商合作,将其地图功能整合到了汽车应用程序中。为了与汽车制造商保持密切沟通,阿里的Aone平台通过单一接口统一了数据格式,并能自动发送错误报告给相关工程流程。这样一来,高德团队不必定期格式化、重新收集信息,并单独传给每个合作伙伴;团队所需的数据会自动更新,无须人工支持,外部合作伙伴也可以自己构建并上传它们的数据。

推荐阅读:

书名:《智能战略:阿里巴巴的成功与战略新蓝图》

作者:曾鸣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9年9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