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要误信“拿掉猪肉都是通缩”!这才是宁夏CPI与全国背离原因

畜肉类摄入量的下降可能和居民收入增长情况有关,即居民实际购买力增长乏力可能导致宁夏地区居民畜肉类消费下降,而此点也许是才其CPI与全国CPI分化的重要原因。

2019年9月28日,政府通过释放储备猪肉平抑物价,市民踊跃购买。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简容 (经济学博士,就职于国有大型银行)

上周末(10日-11日),一张物价走势图流传颇广,该图是将全国CPI涨幅和宁夏回族自治区CPI涨幅放在一起进行了比较,对此大家的解释基本均是,由于猪肉不是宁夏地区畜类肉消费的主要品种,其CPI涨幅大幅低于全国CPI涨幅,表明当前CPI持续走高源于主要猪肉价格;与此同时,更有某份研究报告提出“拿掉猪肉以后都是通缩啊”。

数据来源:微信群流传照片

上述两个事件传达的信息无非就是,不能用通胀来定性近期CPI的走高,因为仅仅是猪肉价格在上涨。

对此,我觉得这是个很危险的误识。

首先,被转发的图1,全国CPI的3.8%涨幅是10月份的数据,而宁夏CPI的1.3%涨幅是9月份的数据(10月份各地CPI数据尚未公布),不能用全国的3.8%和宁夏的1.3%直接做比较,因为数据没有同步性。

其次,若要从畜类肉消费结构差异的角度去观察物价情况,那么至少应该将新疆、甘肃的情况也放进来一起,如下图,以牛羊肉为主要畜类肉消费的三地区物价走势并非一致同步,例如,新疆的CPI走势就和全国大体趋同;另外,三地畜肉类价格走势与全国的走势高度同步性,只是上涨程度不同,其中与CPI不同,新疆反而是最低的,甘肃是最高的。

数据来源:WIND

由上述两点可见,仅从宁夏CPI低于全国CPI,就把本轮通胀仅仅定性为猪肉价格上涨,显然是误识。

第三,对于宁夏和全国CPI的涨幅差异,我们该如何解释呢?首先,不同地区猪肉价格差异肯定不是问题的主因,因为在目前的市场形势和销售网络下,一种商品价格不太可能持续存在套利空间。

按照统计局10月份公布的数据——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我们就能估算出猪肉在全国CPI权重约为2.4%-2.5%;另外按照统计局关于CPI中各项权重分布的依据为居民的实际消费结构,因此,虽然宁夏CPI中猪肉权重没有公布,但我们还是能够估算出来的。

如图3,宁夏人均猪肉消费量是全国的三分之一,按照猪肉对全国CPI的拉动幅度估算,10月份猪肉价格对宁夏CPI拉动约在0.75%。另外,国家统计局在对10月份CPI数据解读中指出“受猪肉价格上涨拉动与消费替代需求影响,牛肉、羊肉、鸡肉和鸭肉价格均有所上涨,涨幅在1.0%—3.1%之间,四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06%”,由于宁夏的人均牛羊肉消费量是全国的2倍,相应其牛羊肉在CPI中的权重应该也是全国的2倍,由此牛羊肉价格对其CPI的拉动幅度也应该是全国的2倍。因此,猪肉和牛羊肉的价格变化,并不能解释宁夏和全国CPI趋势的差异。(7月份以来,两者走势是分化的,见图2最左)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统计局

观察全国和宁夏人均畜肉类的消费量数据,全国人均猪肉消费量稳定在21公斤/人,而牛羊肉人均消费量则是缓慢增加至7公斤/人,但宁夏人均畜肉类消费量则是显著下降的,换而言之,宁夏地区居民对畜肉类的摄入绝对量是下降的,全国是上升的。畜肉类摄入量的下降,我认为可能和居民收入增长情况有关,即居民实际购买力增长乏力可能导致宁夏地区居民畜肉类消费下降,而此点也许是才其CPI与全国CPI分化的重要原因。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统计局

第四,对于本轮CPI上涨,在之前的分析中曾指出“全社会的通胀预期一旦形成,原有的供需结构分析就不再有效”,为此我特地观察了北京新发地市场的价格变化,发现很多事关居民基本饮食的商品物价都在上涨,并且涨幅不小。

数据来源:http://www.xinfadi.com.cn

因此,“除了猪肉之外,中国没有通胀之忧,”我认为是很糟糕的误识,而像宁夏这类与全国物价背离的地区,一旦通胀预期起来,他们的情况会更糟,因为这类地区居民的实际购买力预期远不及全国,相应他们的恩格尔系数一定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持续上涨的猪肉价格的示范效应以及消费替代拉动效应一定会蔓延,至于说蔓延的程度,则取决于当局对通胀预期的管控,因而千万别因误信“拿掉猪肉以后都是通缩”的武断,而让事态失控,包括财政补贴、物价管控等必要的手段,该用必须及时使用。

 

参考:

关键是预期管理!从历史数据看中美通胀的来源差异和相应对策

如何理解易行长所说的“正常的货币政策的空间”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