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汉德克领取诺奖,多国抗议运动激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汉德克领取诺奖,多国抗议运动激化

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2月10日下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与奥地利作家彼德·汉德克参加了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后者引得一片抵制和抗议。

当地时间周二下午,彼得·汉德克(左)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接受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右)亲自颁发的2019诺贝尔文学奖 图片来源:Jonas Ekstromer/POOL/EPA

关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的争议仍在继续。批评者认为,汉德克支持“巴尔干屠夫”的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种族灭绝政权。从获奖消息公开至今,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对其强烈抗议,现在土耳其也加入了这一队伍,抵制本周二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战地记者克里斯汀·阿曼普(Christiane Amanpour)、杰拉米·鲍恩(Jeremy Bowen)纷纷拿出过去自己在前南斯拉夫冲突中所经历的惨痛故事,反对将此殊荣颁给汉德克。

这位奥地利作家在上世纪90年代巴尔干混战中的立场一直饱受诟病,他还参加了前南联盟领导人米洛舍维奇的葬礼,更是引爆争议。在他来到斯德哥尔摩捧得诺贝尔奖杯之前,抗议者已经在等待着他。

波斯尼亚裔瑞典作家阿德南·马哈穆托维克(Adnan Mahmutovic)是这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阿德南表示,汉德克的获奖在瑞典激起了巨大的消极反应。“我们希望今天晚上能够开启一场对话,让世界听一听这十几年来对种族灭绝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造成了怎样的后果。种族屠杀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个进程,结果它的最终阶段遭到了否认。我们不能接受诺贝尔奖颁给汉德克,从而将种族灭绝合法化。”马哈穆托维克说。

萨拉热窝购物中心一侧的一幅数字大屏幕,抗议星期二走上诺奖大厅的汉德克 图片来源:Anadolu Agency/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就在上周,瑞典文学院的成员彼得·恩格隆德(Peter Englund)宣布他抵制今年的颁奖仪式,因为他觉得“庆祝汉德克获奖对他来说是一件虚伪的事情”。本周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Tayyip Erdogan)在电视节目上抨击汉德克,“这种诺奖毫无价值……在12月10日人权日,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这种否认波黑大屠杀、维护战犯的种族主义者,与奖励侵犯人权的行径并无二致。”土耳其驻瑞典大使哈基·埃姆雷·云特(Hakki Emre Yunt)也宣布,他将不出席今年的颁奖仪式。

阿尔巴尼亚代理外交部长根特·卡卡伊(Gent Cakaj)也授意本国驻瑞典大使共同抵制颁奖典礼。科索沃驻华盛顿的代表弗罗拉·西塔库(Vlora Citaku)还称汉德克赢得这份殊荣靠的是“一个荒谬而可耻的决定”。

曾经奔走在波斯尼亚战场上的记者也通过自己的文字和新闻故事抗议汉德克的获奖,他们在推特上创建了“#波斯尼亚战地记者( #BosniaWarJournalists)”话题,在此重现往昔的满目疮痍。“我是亲历者,我知道哪一方是罪人。”CNN国际新闻主播克里斯汀·阿曼普表示,他年轻时曾经是“巴尔干火药桶”里的一名战地记者。

“我的波斯尼亚战地记者同事们怒不可遏,所以我们开始发布自己以前的作品,提醒世人,这片土地在过去都发生过什么。这段记忆永远不能被抹去,”战地记者杰宁·迪·乔凡尼(Janine di Giovanni)写道,“在萨拉热窝,跑过一个又一个停尸房去计算死亡人数:孩子、女人、士兵,他们四仰八叉地倒在平板上,警示着我们这场不公正战争的恐怖。像我这样的波斯尼亚战地记者目睹过无数针对平民百姓的残酷袭击。这是种族灭绝。请站出来反对汉德克得奖。”

BBC中东编辑杰拉米·鲍恩也写道:“我报道过所有前南斯拉夫的战争,看到了不计其数的可怕罪行。这些罪人最终走上了犯罪法庭,其中包括前塞族共和国总统卡拉季奇和前波黑塞族部队总司令姆拉迪奇。”

前战地记者艾玛·达利(Emma Daly)说,她永远不会忘记,当年走在斯雷布雷尼察附近的农田,成百上千的平民、孩子被蒙上双眼,枪杀,埋葬。我们知道,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必须对这些生命负责。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罗杰·科恩(Roger Cohen)也在分享了他1994年关于塞尔维亚集中营的一篇文章。他写道:“太羞耻了,诺贝尔委员会和瑞典国王将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彼得·汉德克。这位获奖者竟然称波斯尼亚种族灭绝种族为‘迷思’。”

记者彼得·马斯(Peter Maass)上周五对汉德克进行了采访,汉德克在采访中称马斯关于斯雷布雷尼察的问题“空洞而无知”。这位记者在推特上写道,要是把诺奖奖章授予这个奥地利作家,瑞典王室就是“给种族灭绝罪背书”。

汉德克曾经声称,穆斯林自己在萨拉热窝进行了屠杀,然后将其归咎于塞族,他还质疑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数千名穆斯林死者的人数。2006年,在法国《解放报》的一篇文章中,汉德克写道:“不要再将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和希特勒进行比较了……也不要再把南斯拉夫战争中那些营地称作‘集中营’了。”

“的确,1992年至1995年之间,南斯拉夫,尤其是波斯尼亚境内建起了不计其数的难民营,几乎到了无法容忍的程度。但我们不应该在脑海中机械地将这些营地与波斯尼亚塞族人联系起来,这片土地上还有克罗地亚营地和穆斯林营地,在别的地方犯下的罪行最终也会在海牙国际法庭现接受审判,”汉德克写道,“最后,我们不要再将大屠杀(其中1995年7月在斯雷布雷尼察的大屠杀是最令人发指的)与塞尔维亚军队或事其他塞族准军事人员联系起来了。人们也该看到周围塞尔维亚村庄里从穆斯林大屠杀的灾难中逃出来的幸存者,听听他们的故事。”

(翻译:马昕)

来源:卫报

原标题:Protests grow as Peter Handke receives Nobel medal in Sweden

最新更新时间:12/12 08:22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