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生不逢时的斯柯达新旗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生不逢时的斯柯达新旗舰

速派被斯柯达被定位成一款旗舰车型,但其上市6年来却从未在销量方面起到引领品牌的作用。在全新速派上,这个命运可能仍然很难被改写。

图片来源:CFP

“对我们而言,全新速派将开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纪元。”今年7月,斯柯达品牌负责市场与销售的董事会成员安世豪(Werner Eichhorn)曾这样描述全新速派在公司产品序列中的地位。他可能过于乐观了。

10月25日,在铺天盖地的前期宣传之后,上海大众斯柯达旗下新一代旗舰车型全新速派(Superb)正式开售。新车共推搭载3套动力总成的7款配置,售价区间为16.98万-27.68万元。

从昊锐时代至今,速派在中国的单月销量始终徘徊在3500台左右。即便品牌层面曾尝试通过下调终端售价等方式刺激销售,其单月销量的峰值也始终未能触及5000台。而今年前9个月,速派的累计销量仅为11600台,月均销量不足1300台。

此次,斯柯达寄希望于新旗舰车型能够扭转在中国市场上一贯不利的局面。

如果仅从技术上看,作为从大众集团MQB平台上驶下的第一款贴着斯柯达“飞箭标”的中级轿车,全新速派确实符合市场对一家老牌制造商的预期。

从源自Vision C概念车的外观设计到添加了歧管喷射技术的第三代EA888 TSI发动机,再到类似第二代MIB信息娱乐系统这样的科技配置,不难看出斯柯达正努力迎合中国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群体的需求。

安世豪表示,新一代速派代表了斯柯达品牌的最高水平,这种优越性不仅体现在车身尺寸和动力配置方面,而且在信息娱乐、移动互联以及驾驶辅助方面也有所显现。斯柯达方面由此对全新速派在同级市场上的销售表现拥有充分的信心。

不过,从全新速派的官方指导价来看,该车型所在的细分市场竞争相当激烈。刚经过改款的雪佛兰迈锐宝以最高3.7万元的降价幅度紧贴其价格区间的下限,而区间上方则有同门的大众帕萨特和迈腾通过不断的价格下探形成压制。算上各类“必不可少”的选装包,全新速派比起别克君威、雪铁龙C5、标致508、福特蒙迪欧以及日系品牌的中级车,谈不上什么性价比。

在价格没有竞争力的同时,斯柯达产品因缺乏特点而导致消费者辨识度不高的问题也还依然存在。

以全新速派为例,该车型在架构上采用大众MQB平台,与帕萨特B8之间的零部件共享率超过50%。此外,作为新车最大卖点的第三代EA888发动机此前也早已被用于上海大众旗下一款自主研发的“奢适宽体轿跑”凌渡。

还有一个更长远的问题。自从被大众集团收购后,斯柯达就从“大众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地位上滑落。在大众集团中争取独立性并减少产品的同质化现象,是斯柯达一直以来的追求。但最近,这一计划却因董事会主席范安德(Winfried Vahland)的离职而逐渐消退。

作为大众排放丑闻曝光后的连锁反应之一,范安德日前被母公司从原职位上调离,委任为新近成立的北美区域负责人。在大众集团北美战略及组织架构的问题上,范安德与公司其他管理层成员产生了意见分歧,他最终决定离开这家德国汽车制造企业,后者则同意了他的离职申请。

“斯柯达不同于大众,我们要走自己的道路,独立的道路。”范安德曾在其任期内多次亮明类似的态度,他甚至为该品牌的未来描摹了一幅“用Yeti对标奔驰GLK、用明锐抗衡奔驰C级、用速派挑战宝马5系”的美好图景。可随着他的离去,斯柯达的“新纪元”就显得有些前途未卜起来。

当然,汽车制造行业里的确存在像新蒙迪欧那样通过一次升级而改变车型命运的先例。但在整体环境回归理性的中国市场上,要复制这种成功,已经没那么容易。

随着德国母公司的一系列人事调整,斯柯达失去了坚持品牌独立性的范安德。本应在中国市场上光芒四射的速派旗舰车型,此刻的命运也变得更加不确定起来。

阅读更多有关汽车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斯柯达

3.4k
  • 极星汽车董事会主席Samuelsson将卸任,大众中国前CEO范安德接任
  • 上汽集团:呼吁欧盟委员会慎重考虑其决定,共同寻找促进公平竞争和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生不逢时的斯柯达新旗舰

速派被斯柯达被定位成一款旗舰车型,但其上市6年来却从未在销量方面起到引领品牌的作用。在全新速派上,这个命运可能仍然很难被改写。

图片来源:CFP

“对我们而言,全新速派将开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新纪元。”今年7月,斯柯达品牌负责市场与销售的董事会成员安世豪(Werner Eichhorn)曾这样描述全新速派在公司产品序列中的地位。他可能过于乐观了。

10月25日,在铺天盖地的前期宣传之后,上海大众斯柯达旗下新一代旗舰车型全新速派(Superb)正式开售。新车共推搭载3套动力总成的7款配置,售价区间为16.98万-27.68万元。

从昊锐时代至今,速派在中国的单月销量始终徘徊在3500台左右。即便品牌层面曾尝试通过下调终端售价等方式刺激销售,其单月销量的峰值也始终未能触及5000台。而今年前9个月,速派的累计销量仅为11600台,月均销量不足1300台。

此次,斯柯达寄希望于新旗舰车型能够扭转在中国市场上一贯不利的局面。

如果仅从技术上看,作为从大众集团MQB平台上驶下的第一款贴着斯柯达“飞箭标”的中级轿车,全新速派确实符合市场对一家老牌制造商的预期。

从源自Vision C概念车的外观设计到添加了歧管喷射技术的第三代EA888 TSI发动机,再到类似第二代MIB信息娱乐系统这样的科技配置,不难看出斯柯达正努力迎合中国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群体的需求。

安世豪表示,新一代速派代表了斯柯达品牌的最高水平,这种优越性不仅体现在车身尺寸和动力配置方面,而且在信息娱乐、移动互联以及驾驶辅助方面也有所显现。斯柯达方面由此对全新速派在同级市场上的销售表现拥有充分的信心。

不过,从全新速派的官方指导价来看,该车型所在的细分市场竞争相当激烈。刚经过改款的雪佛兰迈锐宝以最高3.7万元的降价幅度紧贴其价格区间的下限,而区间上方则有同门的大众帕萨特和迈腾通过不断的价格下探形成压制。算上各类“必不可少”的选装包,全新速派比起别克君威、雪铁龙C5、标致508、福特蒙迪欧以及日系品牌的中级车,谈不上什么性价比。

在价格没有竞争力的同时,斯柯达产品因缺乏特点而导致消费者辨识度不高的问题也还依然存在。

以全新速派为例,该车型在架构上采用大众MQB平台,与帕萨特B8之间的零部件共享率超过50%。此外,作为新车最大卖点的第三代EA888发动机此前也早已被用于上海大众旗下一款自主研发的“奢适宽体轿跑”凌渡。

还有一个更长远的问题。自从被大众集团收购后,斯柯达就从“大众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地位上滑落。在大众集团中争取独立性并减少产品的同质化现象,是斯柯达一直以来的追求。但最近,这一计划却因董事会主席范安德(Winfried Vahland)的离职而逐渐消退。

作为大众排放丑闻曝光后的连锁反应之一,范安德日前被母公司从原职位上调离,委任为新近成立的北美区域负责人。在大众集团北美战略及组织架构的问题上,范安德与公司其他管理层成员产生了意见分歧,他最终决定离开这家德国汽车制造企业,后者则同意了他的离职申请。

“斯柯达不同于大众,我们要走自己的道路,独立的道路。”范安德曾在其任期内多次亮明类似的态度,他甚至为该品牌的未来描摹了一幅“用Yeti对标奔驰GLK、用明锐抗衡奔驰C级、用速派挑战宝马5系”的美好图景。可随着他的离去,斯柯达的“新纪元”就显得有些前途未卜起来。

当然,汽车制造行业里的确存在像新蒙迪欧那样通过一次升级而改变车型命运的先例。但在整体环境回归理性的中国市场上,要复制这种成功,已经没那么容易。

随着德国母公司的一系列人事调整,斯柯达失去了坚持品牌独立性的范安德。本应在中国市场上光芒四射的速派旗舰车型,此刻的命运也变得更加不确定起来。

阅读更多有关汽车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