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更佳一半》作者沙龙·莫勒姆:肌肉掩盖了男性基因上的脆弱

遗传学研究学者沙龙·莫勒姆谈了谈他的新作《更佳一半》,女性在基因上的优势,以及应该被我们记住的女科学家和遗传学家。

丽塔·列维-蒙塔尔奇尼,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

沙龙·莫勒姆(Sharon Moalem)是一位屡获殊荣的遗传学研究人员,内科医师兼作家。 他的作品《更佳一半》(The Better Half: On the Genetic Superiority of Women)改变了传统观念,认为与男性相比,女性具有更为强大的适应力、免疫力以及耐力。

你是怎么想到女性可能更为强大的?

莫勒姆:我在医学院学习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两性在健康上的大多数差异都是行为造成的。但我在临床实践和研究工作中发现并非如此。直到我照顾早产婴儿的时候,我才清楚地意识到,我所照顾的男婴和女婴之间之所以会有不同的健康状况,可能并非源于行为。总体上来看,男婴的健康状况似乎比女婴差。而且,行为因素无法解释我观察到的这种差异。为什么是这样呢?这就给我留下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促使我开始用生物学来解释我所观察到的这种现象。

与X和Y染色体相比,为什么两个X染色体更具优势呢?

莫勒姆:首先,女性由于具有两个X染色体,因而拥有了1000个额外的基因。同样,女性拥有两个细胞群,一个细胞群主要使用其中一个X染色体。这使得它们可以相互协作,相互作用,共享遗传资源,从而克服生活中的各种挑战。

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女性是两性中较弱的一方。而你的作品则对此提出了强有力的挑战。为什么这个错误观念如此普遍呢?

莫勒姆:平均而言,男性具有更大的肌肉群,这使得他们在大多数的身体特质方面能够超越女性。我相信,男性是两性中较强的一方这种观念之所以广为流传,就是因为大块的肌肉。但事实上,男人在生理上非常脆弱。

《更佳一半》

是否有证据表明女性对新冠疫情的反应有所不同不同?

莫勒姆:到目前为止,从全世界的死亡率数据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新冠疫情中,男性的死亡率是女性的两倍。不幸的是,在我们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关于行为的错误观念和解释仍然很盛行。人们错误地使用这些解释来羞辱和指责男性的死亡率更高。正如我在书中所预言的那样,在整个历史上的瘟疫和饥荒中,女性都具有令人信服的先天性生存优势。而且,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模式在新冠疫情中再次出现。

女性作为研究对象经常被排斥在外,或者关注度较少。我们有没有取得足够的进展,缩小科学研究方面的性别鸿沟?

莫勒姆:到目前为止,我们才刚刚开始将人类女性研究测试对象纳入到研究计划当中。尽管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但我们仍然缺乏足够的男女人数,无法获得准确的数据,从而无法获得针对特定性别的药物剂量知识。

你说过,“医学的未来和我们物种的生存”的关键,在于要改变我们的观念,医疗保健和研究文化。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步骤来实现这一目标?

莫勒姆:要想做出重大改变,我们必须从头开始,将雌性细胞、组织和动物纳入所有临床前研究阶段。

你的书着重介绍了在该领域取得突破的一些女科学家和遗传学家。你能介绍一两位这样的女性吗?为什么她们值得赞扬?

莫勒姆:丽塔·莱维·蒙塔尔奇尼(Rita Levi-Montalcini)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位杰出的榜样。她的坚忍不拔使她从医学院毕业,并在史无前例的历史时期中成为了一名医生,她体现出了杰出的科学才智。她还在位于意大利都灵的卧室里建立了自己的自制实验室,配备了她用自己的双手制造的设备,曾在二战期间进行解剖鸡胚的实验。她的出色之处还在于从未停止过工作和创新,即便是在与斯坦利·科恩(Stanley Cohen)一起获得1986年诺贝尔奖之后,她仍在工作和教学中度过了自己的100岁生日,为后人打下坚实的知识基础,确保将她的科学敏锐性传播给下一代科学家。

(翻译:尉艳华)

来源:新人文主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