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解决了“钱袋子”,理想汽车还有这些挑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解决了“钱袋子”,理想汽车还有这些挑战

理想汽车终于实现赴美上市,不过摆在李想和理想汽车面前的挑战也显而易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侯卓铠

编辑 |

1

北京7月30日21点30分,理想汽车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与以往企业团队会前往美国证券交易所敲钟上市的流程有所不同,今年由于美国疫情原因,理想汽车在其北京交付中心举办了一场“云敲钟”发布会。

现场硕大的背景屏幕、蓝色幕板装饰以及“撒花”环节,理想汽车以这种特殊的仪式迎来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上市首日收盘时,理想汽车大涨43.13%,收盘于16.46美元/股。市值更是升至139.17亿美元。盘中市值更是一度超越蔚来,“站上”140亿美元的高峰。

理想汽车向“钱”看

虽然选择在美股IPO上市比国内相对要简单容易一些,但是仍要满足“三大标准、三大条件以及唯一原则”,其经历的过程和耗费的人力、物力方面的成本依旧很高。而理想汽车毅然决然的克服艰难险阻,其背后的逻辑十分简单,也非常务实。

那就是“融得更多的资金”,尤其来自于资本市场更为成熟的美国投资者。

根据理想汽车在本月27日公布的最新招股书显示,2018年全年理想汽车营收为0元,亏损15.3亿元;2019年全年理想汽车实现营收2.84亿元,亏损24.38亿元。

而在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车实现营收8.52亿元,其中,电动车销售为8.41亿元;其他销售和服务营收为1060万元。公司毛利为6830万元,亏损7711.3万元,环比同比均实现了营收增长和亏损收窄。Q2季度营收为19亿元,较第一季度8.517亿元环比增长128.6%,亏损为7520万元。

通过简单的算术就能得出,理想汽车从2018年至今亏损额超过40亿元。

正如一年多前赴美上市的蔚来汽车李斌那句名言所述,“没有200亿别聊造车了。”

今年以来,在造车新势力中,诸如博郡、拜腾、赛麟等均倒在了“资金”面前。所以,对造车这件事情而言,其早期离不开大量资金的支持。

就在IPO前夕,理想汽车刚刚获得王兴(美团)和李想个人5.5亿美元D轮投资。有消息称,本轮融资是由美团5亿美元领投,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截至目前,理想汽车在国内已完成9轮融资,披露的融资金额超110亿元,其主要投资方有明势资本、经纬投资、利欧股份、首刚基金、梅花创投、美团点评、天使人王兴等几十家国内知名投资公司(人)。

如果按照200亿这个门槛来看,理想汽车距离这个小目标也还有近一半的差距。

所以说,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当下最重要的还是充沛的资金储备。赴美上市不仅满足公司长久的融资需求,更为自身强化了踏实造车的形象。

“关键先生”李想

在理想汽车北京“云敲钟”发布会的现场,身着一件黑T的李想无疑是最开心的。如同之前在参加各种公共场合的着装一样,李想这个“务实派”则是理想汽车走到今天的关键人物。

五年前李想辞去汽车之家职务之后,“转身”开始了自己的第三次创业。这一次,他没有选择自己最为熟悉的互联网领域,而是转向了一个更为艰难的造车路径。

2015年初,有消息称即将离开汽车之家的李想,找到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向其表述了打造智能电动车的想法,彼时,明势资本内部将智能电动车定义为下一个结构性机会,黄明明当场就表示要做第一个投资人。很快在2015年7月,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正式创立,李想任公司联合创始人和CEO。

之后,理想汽车吸引了蓝驰创投、源码资本、梅花创投、经纬中国、元璟资本、中金资本、山行资本等知名创投机构跟投。

当然,让众多投资机构一掷重金的原因,还在于在理想汽车的战略规划。根据理想汽车早期规划,公司共有两条产品线,其一为“小而美”的SEV车型;另一条则采用增程式技术路径的“没有续航里程焦虑”的中大型SUV。

其中,SEV车型由于政策方面远远,导致这款“小而美”的车型最终“胎死腹中”。不过正是与此,李想将所有的研发重心放在唯一的理想ONE之上。

为了让首款车型快速“落地”,李想向后通过收购力帆汽车获得乘用车资质、斥资数十亿在江苏常州建立起一座年产15万辆的生产基地,全力排产理想ONE车型。

根据李想汽车A轮融资且多轮跟进的投资机构源码资本表示:“李想是非常优秀全面的创业者,投资之后更多是相互学习互相帮助。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汽车行业的远见,他在用户需求洞察、产品设计等方面能力以及务实求真、勇于自我否定等品质都让我们印象深刻。”

正是资本对于李想本人的认可,理想汽车在2019年和2020年市场“资本慌”之时,获得了美团点评以及其创始人王兴的两笔关键战略投资。不仅如此,王兴个人更是在众多场合夸赞李想的务实和对理想汽车未来发展的肯定。

王兴则表示:“未来国内至多三家早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和小鹏。”

据理想汽车的招股书中显示,其股权结构方面采取了双股权结构设计。李想持有A、B股约3.56亿股,约占总股本的25.1%,拥有公司70.3%的投票权;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持股为理想汽车第二大股东,持有3.32亿股A股,约占总股本的23.5%,不过其投票权仅拥有9.3%;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沈亚楠及联合创始人、CFO李铁分别持股1.1%和1.0%,各拥有0.4%的投票权。

不难看出,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虽作为第二大股东,但从投票权益来看,仅选择作为站在李想背后的那个男人,并时不时在其社交平台为李想(理想汽车)吆喝上几声。

理想汽车的上升期

在产品端,理想汽车旗下首款车型理想ONE已经在2019年4月10日上市,并在去年年底正式开始交付。在首批车辆交付时为了给予用户更良好的体验,理想汽车跨过了2019年款,直接交付2020款配置升级的车型。

当然,理想汽车交付期间也出现了诸如PDI阶段物流模式未关闭、系统出现排放系统故障、遗落在发动机舱装饰布导致起火自燃等小差错,不过并未影响到理想ONE的终端销量。

理想ONE在发布初期就曾明确表明了其对手是宝马X5、奔驰GL系,定位中大型豪华SUV。并且该车采用较为复杂的增程式技术方案,通过搭载大容量电池组和高功率增程发电系统的动力组合来解决现阶段纯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焦虑。

简而言之,现阶段电动汽车在电池能量密度、快充技术以及基础设施仍不完善,理想汽车十分讨巧的选择了增程式技术路径,解决了市场对于电动汽车的恐慌;同时,通过这一路径进入新能源汽车目录,让32.8万元的售价具有极大的竞争力。

在今年5月底的“理想汽车春季沟通会”上,李想本人表示,将理想ONE划归为插电式混动车型。并且随着理想ONE生产逐步恢复,其在5月成为国内插电式混动车型销量的第三名。

根据说明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车共完成交付新车10473辆,其中第二季度交付6604辆,成为国内第二家面向高端市场(售价超30万元)累计交付超万辆的新造车势力。

不容忽视的挑战

李想本人在创办理想汽车之后曾向外界表示:“我已经操盘过百亿美元级的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别的公司。”从目前来看,这个梦想随着理想汽车赴美IPO,正在逐步实现。

从理想汽车Q1季度的财报来看,公司总营收中车辆销售获得资金为8.41亿元;营收成本为7.83亿元;并且公司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0.544亿元。看似现金还剩余比较多,但在造车面前,这点钱仍然是杯水车薪。

不过正如之前所言,对于一家汽车企业,最终公司实现盈利,持续获得资本的青睐,是需要越来越好的市场表现和财务报表来支持的。摆在李想和理想汽车面前还有几个挑战需要应对。

首先在政策层面,4月底财政部工信部等多部委联合公布了《四部委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从政策面将纯电动乘用车单车补贴金额=Min{里程补贴标准,车辆带电量×500元}×电池系统能量密度调整系数×车辆能耗调整系数。也就是说,只有补贴前售价在30万元或以下的车型才能享受到之前的补贴金额。

为此,特斯拉迅速的做出的降低入门版特斯拉Model 3车型的售价。李想本人也在理想汽车App上表示,消费者多付补贴退坡的部分由理想汽车买单。

实际上,理想ONE在售价上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便是拥有20多年品牌经营历史的特斯拉,并且还是国产后更具价格竞争力的Model 3车型。现如今的中国市场,消费者提起电动汽车,最先想到的便是特斯拉。在同样是30万元定价的市场中,特斯拉具有明显的品牌认知优势,如果Model 3加快国产化进程,更低的售价将是横在理想汽车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其次,在渠道布局方面,截至2020年6月,理想汽车在全国18座城市开设有21家零售中心、18家交付中心和17家服务中心,有700名销售和服务人员,基本覆盖了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南京等国内重要的一二线城市。

然而,这一数据是远远不够的。目前蔚来汽车在国内的销售门店为126家,特斯拉则为58家;在单门店的6月份销售数据上,蔚来约为31辆,特斯拉约为276辆。

对此理想汽车则表示,到2020年年底,其零售直营零售中心数量预计将提升至60家,网络将覆盖全国绝大多数的省份。理想汽车售后服务网络也将在三季度内覆盖到除港澳台以外的所有省份,年底前将拓展至100个城市,为用户做好售后服务保障工作。

再次,我们将理想汽车Q2季度销量解构后发现,4月公司销售新车2600辆,5月下滑至2148辆,6月销量不足2000辆。不得不说,理想汽车只做一款配置车型产品即是正确的,也是充满危机的,一方面降低了企业生产制造成本,另一方面,单一车型在新车上市初期或许还可以借助新车效应“圈粉”,随着时间推移,以及竞品新车型的不断上市冲击下,理想ONE是否还能在终端市场获得较高关注度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而记者也注意到,在上述招股说明书中,理想汽车也公布了最新的产品计划。其计划未来推出大型SUV、中型SUV以及紧凑型SUV,其中,2022年推出一款增程式全尺寸SUV车型。也就是说,未来2年内,理想汽车仍不会有新车型出现,理想ONE这款单一车型需要继续扛起销量“大旗”。

最后,也是理想汽车最难以避开的也就是增程式技术路径。理想汽车为了解决电动汽车“续航焦虑”的痛点,走上了增程式的道路。早前通用、宝马都推出过这一技术路径的车型产品,不过市场反响平平,导致项目被放弃。

增程式电动汽车通俗来讲,就是通过搭载的燃油机发电向电池充电,在带动电机驱动的新能源车型。其工作原理始终是利用电动机驱动,当动力电池电量低于一定阈值时,增程器(发电机)开始工作,直接驱动电动机工作,同时有多余的电量,就给动力电池充电。当动力电池充到一定的SOC值时(一般是80%,由电池管理系统BMS设定),增程器就停止工作。

这一技术路径最大的优势是将燃油增程器不参加车辆动态做功,适中保持在最经济的工况下持续发电,从而达到降低油耗提升车辆续航里程的效果。这一路径也注定了在非汽车专业的消费者眼中,理想ONE是一款“多此一举”的奇怪车型。

同时,随着电动汽车电池成本不断下降,电池包能量密度根据摩尔定律逐步提升的影响下,增程式、插电式技术路径被不少专家看作为新能源汽车的过渡路径。

摆在李想汽车面前的,还有一条如何让市场重新认识增程式电动汽车的“教学任务”。

写在最后:

终于,理想汽车从去年年底曝出的赴美IPO信息一步步成为现实,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无疑为这家造车新势力提供了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不过,对于成立刚刚5年且销量仅突破万辆的理想汽车而言,还将在未来的国内汽车消费市场中面临更多的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