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任泽平呼吁放开三胎!但更多专家认为少子化是趋势,只能适应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任泽平呼吁放开三胎!但更多专家认为少子化是趋势,只能适应它

多数专家认为, 从全球发展来看,未来中国出生率继续下降可能是一个大的趋势,很难扭转。不过,可以通过改善人口素质、延迟退休等方式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减少老龄化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2021年2月18日,兰州,春节期间,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全年无休的产房里繁忙依旧,新生命的诞生为农历春节带来欢乐的气氛。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近年来我国出生人口持续下滑,未来人口老龄化趋势将进一步加剧。在周六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呼吁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从税收优惠、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等方面来促进生育。

但在当天的论坛上,更多的专家认为, 从全球发展来看,未来中国出生率继续下降可能是一个大的趋势,很难扭转。不过,可以通过改善人口素质、延迟退休等方式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减少老龄化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任泽平在发言时称:“中国的老龄化和少子化可能跟欧美是不一样的,欧美没有计划生育政策,欧美的老龄化和少子化用了二三十年,它是慢慢到来的,中国的老龄化和少子化是加速到来、‘扑面而来的’。”

他指出,到目前为止,全面二胎的政策效果远远不及预期。2017、2018、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持续下降。公安部数据显示,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比2019年减少400多万。

“我对政策的建议非常简单、清晰,就是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实在不行先放开三胎,让生育权回归家庭,加快构建生育支撑体系。”任泽平说。

他表示,导致中国少子化情况日益严峻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是主力育龄妇女大幅减少,2016年以来,中国主力育龄妇女以每年200万-300万的数量在下降,这一趋势未来还将延续。其次是生育成本在上升,包括教育、医疗和住房等成本对生育形成了抑制。第三是年轻人的观念发生了变化,新一代年轻人追求独立和自由。

因此,除了放开生育,任泽平还提议,政府从经济和社会福利等方面采取措施鼓励生育。比如,对生育二孩或以上的家庭给予个税抵扣和经济补贴,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权利,加大教育、医疗、社保等相关的支出,让大家生得起、养得起。

不过,当天与会的很多专家认为,从全球发展趋势看,扭转“少子化”很困难。

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杰秀表示,通常来说,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生育率就越低,这是全球趋势。另外,现代社会的高压力、高竞争状态使得年轻人生育意愿下降。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佐佐井司指出,2000年以来,日本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应对低生育率的问题,比如减税,给予各种育儿补贴,但是经过20多年的努力,情况反而越来越糟,日本生育率不断刷新新低。

“我自己有两个孩子,我也不知道未来我们的下一代会发生什么。”佐佐井司无奈地表示。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指出,至少到本世纪中叶,中国低生育率的情况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我们总人口的负增长估计未来十年之内到来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了”,未来中国面临的就是一个“少子化”的基本面。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一点,”原新说,“我们的人口规模巨大的基本国情没有根本改变。”未来30年,如果能够不断提高整体教育水平,不断改善人口素质,就能释放出一波相当大的人口红利。如果再加上逐步推迟退休年龄,把一些年轻的老年人口变成了大龄的劳动力,又增加了一部分劳动力。

原新强调,人口多、少子化、长寿化、老龄化是未来中国社会的基本面。在这种情况下,人口作为一个慢变量、常变量,作为一个长周期事件将“三化”并存,不可能根本性地改变,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要解决这个困境的逻辑起点就应该去适应它,在此基础上发现新的机会。

丹麦哥本哈根商学院经济学系助理教授伯特·拉森(Bert Larsen)也表示,出生率一般随着收入的上升而下降,人均GDP越高的国家或地区,出生率越低。在出生率无法显著提高的情况下,经济社会发展只能靠提高现有劳动力的生产效率,比如建立延迟退休的激励机制,采取有针对性的移民政策等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