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人口数量红利消失,地产、耐用消费品将何去何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人口数量红利消失,地产、耐用消费品将何去何从?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增长的放缓,以及由此带来的住房需求式微,使得过去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亟需从投资向消费切换。

2020年1月18日,广东珠海,一家月子中心里,医护人员正在帮助照顾出生不久的婴儿。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增长的放缓,以及由此带来的住房需求式微,使得过去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亟需从投资向消费切换。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人口与2010年相比增加7205万人,年平均增长率为0.53%,与2000-2010年0.57%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相比,增速有所放缓。主要原因是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等因素导致人口增长惯性减弱,同时生育水平略有下降。

陈兴表示,从根本上来说,人口要素的变化和中长期需求态势息息相关。一方面,从总量上来看,人口数量红利的消失意味着住房需求趋于走弱。以美国的发展经验为鉴,美国高购房需求人口的数量变化决定着住宅开工的强弱,日韩的情况同美国也基本类似。

“一直以来,房地产就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但随着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的下降,地产需求也逐渐地感受到了增长瓶颈的制约。而在人口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不只住房面临着需求下滑的困境,其实像汽车、家电等耐用消费品也不例外。”他说。

比例,从日本的发展经验来看,在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见顶之后,汽车销售不久也达到了顶峰,其后随着人口数量下降而逐渐走低。我国家庭中多数耐用品保有量事实上已渐趋饱和,中长期需求增长也将面临制约。

与此同时, 陈兴指出,我国消费率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明显偏低,特别是居民消费率不仅低于发达经济体,甚至赶不上部分新兴经济体。2019年,我国居民消费率尚不到40%,而在俄罗斯和泰国,居民消费率水平超过了50%,美国更是接近70%。

“在人口增速放缓、经济增长动力切换的背景之下,扩内需就成为了这一阶段绕不开的话题。我们认为,当前需要千方百计提高居民收入,调整分配格局,力争居民收入增速超过经济名义增速,从而使得增长更可持续。”他说。

陈兴还指出,不论是从人口总量还是年龄结构的变化上来看,其实都不利于商品消费需求的整体扩张,而在增速趋于下行的背景之下,耐用消费品行业需要更加关注结构变化所带来的发展机遇。比如汽车行业内部正面临着新能源车对于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家电行业内部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

另外,陈兴提到,从结构上来看,不同年龄段人群的消费偏好也不尽相同。以美国的情况为例,老龄人口在医疗服务上的支出较多,而劳动年龄人口更偏好耐用品消费,因而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意味着商品消费需求将逐渐让位于服务消费。

“服务消费行业发展前景较为广阔,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剧,像养老、医疗等需求势必将迎来较快增长。而我国当前服务业发展尚不充分,供给相对于需求明显不足,供给质量也有待提升。”他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泰证券

3.3k
  • 中泰证券:主要股东变更获证监会核准批复,控股股东变更为枣矿集团,实控人不变
  • 洛阳城投集团30亿私募债状态更新为“已反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人口数量红利消失,地产、耐用消费品将何去何从?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增长的放缓,以及由此带来的住房需求式微,使得过去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亟需从投资向消费切换。

2020年1月18日,广东珠海,一家月子中心里,医护人员正在帮助照顾出生不久的婴儿。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中泰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陈兴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增长的放缓,以及由此带来的住房需求式微,使得过去依赖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中长期来看,经济增长的拉动力量亟需从投资向消费切换。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人口与2010年相比增加7205万人,年平均增长率为0.53%,与2000-2010年0.57%的人口年平均增长率相比,增速有所放缓。主要原因是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等因素导致人口增长惯性减弱,同时生育水平略有下降。

陈兴表示,从根本上来说,人口要素的变化和中长期需求态势息息相关。一方面,从总量上来看,人口数量红利的消失意味着住房需求趋于走弱。以美国的发展经验为鉴,美国高购房需求人口的数量变化决定着住宅开工的强弱,日韩的情况同美国也基本类似。

“一直以来,房地产就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但随着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的下降,地产需求也逐渐地感受到了增长瓶颈的制约。而在人口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不只住房面临着需求下滑的困境,其实像汽车、家电等耐用消费品也不例外。”他说。

比例,从日本的发展经验来看,在劳动年龄人口数量见顶之后,汽车销售不久也达到了顶峰,其后随着人口数量下降而逐渐走低。我国家庭中多数耐用品保有量事实上已渐趋饱和,中长期需求增长也将面临制约。

与此同时, 陈兴指出,我国消费率水平在主要经济体中明显偏低,特别是居民消费率不仅低于发达经济体,甚至赶不上部分新兴经济体。2019年,我国居民消费率尚不到40%,而在俄罗斯和泰国,居民消费率水平超过了50%,美国更是接近70%。

“在人口增速放缓、经济增长动力切换的背景之下,扩内需就成为了这一阶段绕不开的话题。我们认为,当前需要千方百计提高居民收入,调整分配格局,力争居民收入增速超过经济名义增速,从而使得增长更可持续。”他说。

陈兴还指出,不论是从人口总量还是年龄结构的变化上来看,其实都不利于商品消费需求的整体扩张,而在增速趋于下行的背景之下,耐用消费品行业需要更加关注结构变化所带来的发展机遇。比如汽车行业内部正面临着新能源车对于传统燃油车的替代,家电行业内部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

另外,陈兴提到,从结构上来看,不同年龄段人群的消费偏好也不尽相同。以美国的情况为例,老龄人口在医疗服务上的支出较多,而劳动年龄人口更偏好耐用品消费,因而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意味着商品消费需求将逐渐让位于服务消费。

“服务消费行业发展前景较为广阔,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剧,像养老、医疗等需求势必将迎来较快增长。而我国当前服务业发展尚不充分,供给相对于需求明显不足,供给质量也有待提升。”他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