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世事变化无常,如何确认“真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世事变化无常,如何确认“真我”

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找到真实的自我可能是个挑战。新的关于真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让流畅的感觉成为你找寻真我的指南,你可能会找到你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图片来源: Tara Moore/Getty Images

在跟随一只白兔进入地洞,身体大小反复变化之后,爱丽丝自问道,“我到底是谁?”这个场景来自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它可能会引起你的共鸣。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找到真实的自我可能是个挑战。

我(指本文作者马修·鲍德温,佛罗里达心理学教授)是一名社会心理学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和我的同事一直在进行研究,以更好地理解“真我”(authenticity)的含义。我们的研究结果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见解,不仅阐明了真我的含义——这是一个有点模糊的词,其定义一直存在争议——而且还可以提供一些关于如何挖掘真我的线索。

什么是真我?

在《诚与真》中,文学评论家、教授莱昂内尔·特里林(Lionel Trilling)描述了过去几个世纪的社会是如何通过人们对实现其人生目标的承诺来维持的,无论人们的身份高低贵贱。特里林认为,现代社会的人们不太愿意放弃自己的个性,而是重视真我。

但是,他所说的“真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和特里林一样,许多现代哲学家也把真我理解为一种个性。例如,索伦·克尔凯郭尔(Søren Kierkegaard)认为,真实性意味着打破文化和社会约束,过一种自我决定的生活。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将真实性等同于接受你今天是谁,并在未来发挥你所有的潜力。在海德格尔之后几十年,法国存在主义学者让-保罗·萨特也有类似的想法。人们有自由来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解释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经验。因此,忠于自己意味着以你认同的自我身份生活。

让·保罗·萨特等哲学家长期以来一直通过了解自己和使自己与众不同的因素来看待真我。图片来源:Dominique Berretty/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这些不同的观点所包含共同的观念是,一个人身上有一些东西代表着他们真正的身份。如果我们能找到隐藏在假我背后的真我,我们就能过上完美的真我生活。这也是当代心理学家对真我的理解——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的。

真实的人格

为了定义真我,21世纪初的心理学家们开始描述真实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确定了一些标准。一个真实的人应该是有自我意识的,并且愿意去了解是什么让他们成为真正的自己。一旦一个真实的人洞察了他们的真实自我,他们就会以不偏不倚为目标——选择不欺骗自己,不歪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决定了什么是真正的自我之后,真实的人就会以符合这些特征的方式行事,而避免仅仅为了取悦他人而做作。

一些研究人员利用这个框架创建了测量量表,以测试一个人的真实性。在这种观点中,真我是一种心理特征,是一个人的个性的一部分。

但我和我的同事认为,真我还有更多的内涵,而不只是一系列的特征或某些生活方式。在我们最近的工作中,我们解释了为什么这种传统的真我定义可能会有缺陷。

思考是困难的

你是否曾有过这种经历:试图分析自己对某件事情的想法或感受,结果却让自己更加迷茫?诗人迪奥多·罗赛克(Theodore Roethke)曾经写道:“内省是一种诅咒,它使旧有的困惑变得更糟。”

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心理学研究支持这一观点。思考,就其本身而言,是令人惊讶的努力,甚至有点无聊,人们几乎会做任何事情来避免它。一项研究发现,人们为了避免直面自己的想法而做出的努力甚至会震惊到自己。

这对于要求人们“思考自己是谁,然后以不偏不倚的方式根据这一认知采取行动”的真我定义来说是个问题。我们并不觉得思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即使是在思考的时候,我们的反省能力也是相当差的。

幸运的是,我们的研究绕过了这个问题,不将真我定义为一个人的特质,而将其定义为一种感觉。

人类并不擅长自省——而且往往宁愿一开始就避免思考。图片来源:Fiona Hans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当某些事情让你感觉“正确”时

我们提出,真我是一种感觉,人们将其解释为一种表征,即他们在此刻所做的事情与他们的真实自我相一致。

重要的是,这种观点并不要求人们知道他们的真我是什么,也不需要他们拥有一个真实的自我。根据这种观点,一个真实的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样子,只要感觉是真实的,它就是真实的。虽然我们不是第一个采取这种观点的人,但我们的研究旨在准确地描述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这也是我们与传统观点有些许不同的地方。我们提出,真实性的感觉实际上是一种流畅性的体验。

你是否曾经玩过一项运动,读过一本书或者进行过一次谈话,并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这就是一些心理学家所说的心流,或与某一经历相关的主观的轻松体验。这通常发生在我们的直接意识之外——在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说的边缘意识(fringe consciousness)中。

根据我们的研究,这种心流的感觉可能有助于找到真我的感受。在一项研究中,我们要求美国成年人回忆他们所做的最后一项活动,并评价其心流程度。我们发现,不管是什么活动——无论是工作、休闲还是其他活动——人们都觉得活动愈流畅就愈真实。

妨碍心流的因素

我们还能够证明,当一项活动变得不那么流畅时,人们就会感到不那么真实。

为了证明到这一点,我们要求参与者列出一些描述他们真实身份的属性。然而,有时我们要求他们同时努力记住复杂的数字串,这增加了他们的认知负担。最后,参与者回答了一些关于他们在完成任务时是否感觉到真我的问题。

正如我们所预测的那样,当参与者不得不在认知负荷下思考自己的属性时,他们感觉不那么真实,因为被迫在同一时间做记忆任务会造成分心,阻碍了心流。

同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如果你接受了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你就不真实了。虽然有些人可能把不安的感觉解释为他们没有做真实的自己的表征,但在某些情况下,困难可能被解释为重要性。

由达芙娜·奥伊瑟曼领导的心理学家团队的研究表明,人们在执行任务时对轻松和困难有不同的个人理论。有时,当某件事情太容易时,人们会觉得这件事“不值得我们花时间”。相反,当一件事变得困难时,我们可能认为它特别重要,值得去做。

我们选择克服困难而不是放弃。这可能意味着,有些时候,当情况变得艰难,我们会觉得自己特别真实——只要我们把这种困难解释为它对我们的身份很重要。

相信你的直觉

我们有一个真实的自我隐藏在一个虚假的自我后面,这听起来很浪漫,但它可能并不那么简单。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我不应该是一个值得争取的东西。

追求心流、避免内部冲突可能是一个相当好的方法——它能让你在保持忠于自己的同时追求道德上的美好,并知道你什么时候“在正确的地方”。当你在变化的海洋中寻找自我时,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像爱丽丝在仙境里漫游一样。但新的关于真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让心流的感觉成为找寻真我的指南,你可能会找到你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翻译:王宁远)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原标题:What the new science of authenticity says about discovering your true self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世事变化无常,如何确认“真我”

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找到真实的自我可能是个挑战。新的关于真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让流畅的感觉成为你找寻真我的指南,你可能会找到你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图片来源: Tara Moore/Getty Images

在跟随一只白兔进入地洞,身体大小反复变化之后,爱丽丝自问道,“我到底是谁?”这个场景来自刘易斯·卡罗尔的《爱丽丝漫游奇境记》,它可能会引起你的共鸣。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找到真实的自我可能是个挑战。

我(指本文作者马修·鲍德温,佛罗里达心理学教授)是一名社会心理学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和我的同事一直在进行研究,以更好地理解“真我”(authenticity)的含义。我们的研究结果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见解,不仅阐明了真我的含义——这是一个有点模糊的词,其定义一直存在争议——而且还可以提供一些关于如何挖掘真我的线索。

什么是真我?

在《诚与真》中,文学评论家、教授莱昂内尔·特里林(Lionel Trilling)描述了过去几个世纪的社会是如何通过人们对实现其人生目标的承诺来维持的,无论人们的身份高低贵贱。特里林认为,现代社会的人们不太愿意放弃自己的个性,而是重视真我。

但是,他所说的“真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和特里林一样,许多现代哲学家也把真我理解为一种个性。例如,索伦·克尔凯郭尔(Søren Kierkegaard)认为,真实性意味着打破文化和社会约束,过一种自我决定的生活。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将真实性等同于接受你今天是谁,并在未来发挥你所有的潜力。在海德格尔之后几十年,法国存在主义学者让-保罗·萨特也有类似的想法。人们有自由来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解释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经验。因此,忠于自己意味着以你认同的自我身份生活。

让·保罗·萨特等哲学家长期以来一直通过了解自己和使自己与众不同的因素来看待真我。图片来源:Dominique Berretty/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这些不同的观点所包含共同的观念是,一个人身上有一些东西代表着他们真正的身份。如果我们能找到隐藏在假我背后的真我,我们就能过上完美的真我生活。这也是当代心理学家对真我的理解——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的。

真实的人格

为了定义真我,21世纪初的心理学家们开始描述真实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他们确定了一些标准。一个真实的人应该是有自我意识的,并且愿意去了解是什么让他们成为真正的自己。一旦一个真实的人洞察了他们的真实自我,他们就会以不偏不倚为目标——选择不欺骗自己,不歪曲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决定了什么是真正的自我之后,真实的人就会以符合这些特征的方式行事,而避免仅仅为了取悦他人而做作。

一些研究人员利用这个框架创建了测量量表,以测试一个人的真实性。在这种观点中,真我是一种心理特征,是一个人的个性的一部分。

但我和我的同事认为,真我还有更多的内涵,而不只是一系列的特征或某些生活方式。在我们最近的工作中,我们解释了为什么这种传统的真我定义可能会有缺陷。

思考是困难的

你是否曾有过这种经历:试图分析自己对某件事情的想法或感受,结果却让自己更加迷茫?诗人迪奥多·罗赛克(Theodore Roethke)曾经写道:“内省是一种诅咒,它使旧有的困惑变得更糟。”

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心理学研究支持这一观点。思考,就其本身而言,是令人惊讶的努力,甚至有点无聊,人们几乎会做任何事情来避免它。一项研究发现,人们为了避免直面自己的想法而做出的努力甚至会震惊到自己。

这对于要求人们“思考自己是谁,然后以不偏不倚的方式根据这一认知采取行动”的真我定义来说是个问题。我们并不觉得思考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即使是在思考的时候,我们的反省能力也是相当差的。

幸运的是,我们的研究绕过了这个问题,不将真我定义为一个人的特质,而将其定义为一种感觉。

人类并不擅长自省——而且往往宁愿一开始就避免思考。图片来源:Fiona Hans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当某些事情让你感觉“正确”时

我们提出,真我是一种感觉,人们将其解释为一种表征,即他们在此刻所做的事情与他们的真实自我相一致。

重要的是,这种观点并不要求人们知道他们的真我是什么,也不需要他们拥有一个真实的自我。根据这种观点,一个真实的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样子,只要感觉是真实的,它就是真实的。虽然我们不是第一个采取这种观点的人,但我们的研究旨在准确地描述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

这也是我们与传统观点有些许不同的地方。我们提出,真实性的感觉实际上是一种流畅性的体验。

你是否曾经玩过一项运动,读过一本书或者进行过一次谈话,并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这就是一些心理学家所说的心流,或与某一经历相关的主观的轻松体验。这通常发生在我们的直接意识之外——在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说的边缘意识(fringe consciousness)中。

根据我们的研究,这种心流的感觉可能有助于找到真我的感受。在一项研究中,我们要求美国成年人回忆他们所做的最后一项活动,并评价其心流程度。我们发现,不管是什么活动——无论是工作、休闲还是其他活动——人们都觉得活动愈流畅就愈真实。

妨碍心流的因素

我们还能够证明,当一项活动变得不那么流畅时,人们就会感到不那么真实。

为了证明到这一点,我们要求参与者列出一些描述他们真实身份的属性。然而,有时我们要求他们同时努力记住复杂的数字串,这增加了他们的认知负担。最后,参与者回答了一些关于他们在完成任务时是否感觉到真我的问题。

正如我们所预测的那样,当参与者不得不在认知负荷下思考自己的属性时,他们感觉不那么真实,因为被迫在同一时间做记忆任务会造成分心,阻碍了心流。

同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如果你接受了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你就不真实了。虽然有些人可能把不安的感觉解释为他们没有做真实的自己的表征,但在某些情况下,困难可能被解释为重要性。

由达芙娜·奥伊瑟曼领导的心理学家团队的研究表明,人们在执行任务时对轻松和困难有不同的个人理论。有时,当某件事情太容易时,人们会觉得这件事“不值得我们花时间”。相反,当一件事变得困难时,我们可能认为它特别重要,值得去做。

我们选择克服困难而不是放弃。这可能意味着,有些时候,当情况变得艰难,我们会觉得自己特别真实——只要我们把这种困难解释为它对我们的身份很重要。

相信你的直觉

我们有一个真实的自我隐藏在一个虚假的自我后面,这听起来很浪漫,但它可能并不那么简单。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我不应该是一个值得争取的东西。

追求心流、避免内部冲突可能是一个相当好的方法——它能让你在保持忠于自己的同时追求道德上的美好,并知道你什么时候“在正确的地方”。当你在变化的海洋中寻找自我时,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像爱丽丝在仙境里漫游一样。但新的关于真我的研究表明,如果你让心流的感觉成为找寻真我的指南,你可能会找到你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翻译:王宁远)

来源:The Conversation

原标题:What the new science of authenticity says about discovering your true self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