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比亚迪环保风波背后的商业道德与真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比亚迪环保风波背后的商业道德与真相

总体而言专业人士们的结论是:一些关键信息需要等待公布及核实,比亚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显错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作者 赵柏源

在商业发展史上,公众利益与大公司之间产生冲突绝非个例,比亚迪最新陷入的环保风波则再一次让这个话题被提起:当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相悖时,哪一方的表述更接近真相?监管与公司的商业道德底线如何在其中发挥作用?

通常当一家公司成为行业翘楚,经年累月地建立起稳定的品牌形象,它的道德底线也会随之提升,因为这样做对生意有好处。但对于持怀疑论的人来说,那些臭名昭著的案例也往往发生在大公司身上。

最近的一个是波音。

今年2月份,一部关于波音737max坠机事件的记录片《Downfall:The Case Against Boeing》,详细记录了在两次空难前后以及庭审期间,波音公司的欺骗行为。他们把一种防止飞机头部仰角过大的技术包装成一个不重要的改变,以此逃避对航空公司飞行员进行新的培训。这样做的结果是,当传感器向尾部升降舵递错误数据导致机头不断下压时,飞行员由于不知道这套系统的存在而几乎不可能做出正确判断。波音管理层从始至终都知道这一隐瞒行为,但他们依然在公关宣传和辩护过程中将矛头指向飞行员操作不当以及培训不足,最终他们为346个生命付出了25亿美元代价,同时也避免了刑事起诉。

波音案从事故发生到弄清原委只用了不到三年,一些类似的案件却花了十几年甚至数十年来寻找真相。

杜邦的特富龙废料污染水源事件前后持续了近50年,直到2017年才以6.7亿美元赔偿金与3500多名原告和解。在1970年代著名的福特平托(Pinto,一款廉价的小型车)案中,虽然第一例死亡出现于1970年,但直到1977年原告将一份公司备忘录副本提交给法庭,才证实福特早已发现平托车的设计缺陷,却在主动修补缺陷与等待赔偿之间选择了后者,福特当时的计算结果是这样可以至少节省8000万美元,这份备忘录也被《时代》杂志称为“汽车业最臭名昭著的文件记录之一”。

这些例子并不是说,比亚迪在此次环保风波中确定犯了错或者已经给工厂附近的居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到目前为止比亚迪的处境与上述案例完全不同。

但历史清晰地告诉我们如下两个事实:大公司的道德底线会受监管力度和利益的影响而变化;公司这种组织的运作形式倾向于优先考虑效率和成本。

证明他们做错了总是很难也很耗费时间。证明他们的过错与公众的损失有直接关系,甚至更难。丰田当年的油门踏板事件和特斯拉去年在中国发生的刹车失灵事件,都处于某种中间地带,缺陷与故障无法清晰溯源,消费者受到了伤害,公司坚称产品没有问题,检测数据和官方机构调查也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但召回或赔偿还是无法避免。

公众与公司所处立场不同导致了看法的巨大差异。公众看待问题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好要么坏,而公司要在复杂的现实中进行平衡,他们可以接受一个宽泛的中间地带。换句话说,工厂运营、产品上市,问题总会存在。

回到比亚迪事件,我们在上一篇报道中引述的一位环保专家说,居民缺乏完整的信息和专业能力,去证明流鼻血与排放之间的相关性。在那之后,我们听了比亚迪与居民沟通协调的完整录音,又采访了九位分别来自医院、大学、EHS(Environment、Health、Safety)工程以及涂装车间方面的专业人士,总体而言他们的结论是,一些关键信息需要等待公布及核实,比亚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显错误。

一名三甲医院医生指出,只看症状无法判断病因,但孩子们症状更明显,乏力、头晕,是贫血以及白血病的症状之一。

有三位EHS管理人员都认为,比亚迪长沙工厂肯定具备相应的环保设施,目前曝光的环评数据是达到标准的,相信症状和异味跟比亚迪有关系的可能性较小。其中一位表示汽车行业的环保要求很高,管理能力很强,废气处理效率基本都在95%以上,对生产线上的工人健康也影响很小。他曾在一线合资品牌和头部新势力汽车公司负责过环境安全相关工作。

一位涂装车间管理人员告诉我们,涂装车间是整车制造污染最严重的环节,并不是所有汽车工厂都采用水性漆,也不是所有汽车工厂都使用RTO焚烧炉废气处理方式,它效率很高,但一次性投入和运维成本也更高。比亚迪在技术升级后将同时采用水性漆和RTO。

他们还指出通常情况下地方环评标准会比国家标准严格,比亚迪长沙工厂符合地方标准而不满足国家标准只有一种合理解释,即地方标准颁布在前,国家标准颁布在后,这种情况可能会要求企业按照更严格的标准执行。

一位与丰田、本田、吉利打过交道的环保解决方案供应商称,本田、丰田等企业会按照国家标准,即较宽松的标准来执行。

上述观点看起来对比亚迪都比较有利,但这些专业人士也指出了比亚迪可能犯错的地方。

例如短期内扩产可能导致废气处理设施跟不上,一些工厂在夜间会关闭废气处理设备直接排放,数据和检测过程存在造假可能。

另外这份2021年12月公示的环评报告显示,比亚迪长沙工厂早期对涂装车间电泳工艺的废气未经收集直接无组织排放,中涂与面漆环节是是经水旋处理后排放,这主要是针对大颗粒废气的,VOCs(挥发性有机物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要采用吸附、焚烧等方式,后者是主要污染来源之一,也是环保处置成本最高的一个环节。

一位大学教授、环境科学与工程博士表示,即使排放浓度均值达标、排放总量达标,也不代表各个组分数值不超标,比亚迪环评报告有24种有机物的种类和数值没有公开,其中一些可能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危害较大。

从这些专业人士的观点中我们能看出,即便是对汽车行业以及比亚迪持支持态度的人,也无法得出比亚迪完美无瑕的结论,而居民和持怀疑态度的人也没有充分的证据。或许几天后长沙市委市政府的调查能给公众一个真相。

比亚迪长沙工厂环保措施时间线:

  • 2004年11月取得环保竣工验收的批复
  • 2012年通过水旋处理喷涂废气
  • 2020年10月开始建设焚烧罐
  • 2021年8月底新的RTO完成安装
  • 2021年年底投资7亿元进行二期项目的改造,采用水性漆,三遍喷涂改为两喷涂

(参与采访:界面记者 周姝祺 实习记者 张洺瑞  刘爽 石王君雨 王米琦 李紫晴 )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比亚迪

9.7k
  • 信邦智能:公司为比亚迪提供包含玻璃涂胶机及安装辅具项目等支持及服务
  • 凯度品牌价值报告:2022年全球汽车公司品牌总价值上涨34%,比亚迪取代日产排名第八

波音

4.4k
  • 日本航空考虑1-2年内决定更换其波音767机队
  • 波音:787梦想客机交付“重启在即”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比亚迪环保风波背后的商业道德与真相

总体而言专业人士们的结论是:一些关键信息需要等待公布及核实,比亚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显错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作者 赵柏源

在商业发展史上,公众利益与大公司之间产生冲突绝非个例,比亚迪最新陷入的环保风波则再一次让这个话题被提起:当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相悖时,哪一方的表述更接近真相?监管与公司的商业道德底线如何在其中发挥作用?

通常当一家公司成为行业翘楚,经年累月地建立起稳定的品牌形象,它的道德底线也会随之提升,因为这样做对生意有好处。但对于持怀疑论的人来说,那些臭名昭著的案例也往往发生在大公司身上。

最近的一个是波音。

今年2月份,一部关于波音737max坠机事件的记录片《Downfall:The Case Against Boeing》,详细记录了在两次空难前后以及庭审期间,波音公司的欺骗行为。他们把一种防止飞机头部仰角过大的技术包装成一个不重要的改变,以此逃避对航空公司飞行员进行新的培训。这样做的结果是,当传感器向尾部升降舵递错误数据导致机头不断下压时,飞行员由于不知道这套系统的存在而几乎不可能做出正确判断。波音管理层从始至终都知道这一隐瞒行为,但他们依然在公关宣传和辩护过程中将矛头指向飞行员操作不当以及培训不足,最终他们为346个生命付出了25亿美元代价,同时也避免了刑事起诉。

波音案从事故发生到弄清原委只用了不到三年,一些类似的案件却花了十几年甚至数十年来寻找真相。

杜邦的特富龙废料污染水源事件前后持续了近50年,直到2017年才以6.7亿美元赔偿金与3500多名原告和解。在1970年代著名的福特平托(Pinto,一款廉价的小型车)案中,虽然第一例死亡出现于1970年,但直到1977年原告将一份公司备忘录副本提交给法庭,才证实福特早已发现平托车的设计缺陷,却在主动修补缺陷与等待赔偿之间选择了后者,福特当时的计算结果是这样可以至少节省8000万美元,这份备忘录也被《时代》杂志称为“汽车业最臭名昭著的文件记录之一”。

这些例子并不是说,比亚迪在此次环保风波中确定犯了错或者已经给工厂附近的居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到目前为止比亚迪的处境与上述案例完全不同。

但历史清晰地告诉我们如下两个事实:大公司的道德底线会受监管力度和利益的影响而变化;公司这种组织的运作形式倾向于优先考虑效率和成本。

证明他们做错了总是很难也很耗费时间。证明他们的过错与公众的损失有直接关系,甚至更难。丰田当年的油门踏板事件和特斯拉去年在中国发生的刹车失灵事件,都处于某种中间地带,缺陷与故障无法清晰溯源,消费者受到了伤害,公司坚称产品没有问题,检测数据和官方机构调查也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但召回或赔偿还是无法避免。

公众与公司所处立场不同导致了看法的巨大差异。公众看待问题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好要么坏,而公司要在复杂的现实中进行平衡,他们可以接受一个宽泛的中间地带。换句话说,工厂运营、产品上市,问题总会存在。

回到比亚迪事件,我们在上一篇报道中引述的一位环保专家说,居民缺乏完整的信息和专业能力,去证明流鼻血与排放之间的相关性。在那之后,我们听了比亚迪与居民沟通协调的完整录音,又采访了九位分别来自医院、大学、EHS(Environment、Health、Safety)工程以及涂装车间方面的专业人士,总体而言他们的结论是,一些关键信息需要等待公布及核实,比亚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显错误。

一名三甲医院医生指出,只看症状无法判断病因,但孩子们症状更明显,乏力、头晕,是贫血以及白血病的症状之一。

有三位EHS管理人员都认为,比亚迪长沙工厂肯定具备相应的环保设施,目前曝光的环评数据是达到标准的,相信症状和异味跟比亚迪有关系的可能性较小。其中一位表示汽车行业的环保要求很高,管理能力很强,废气处理效率基本都在95%以上,对生产线上的工人健康也影响很小。他曾在一线合资品牌和头部新势力汽车公司负责过环境安全相关工作。

一位涂装车间管理人员告诉我们,涂装车间是整车制造污染最严重的环节,并不是所有汽车工厂都采用水性漆,也不是所有汽车工厂都使用RTO焚烧炉废气处理方式,它效率很高,但一次性投入和运维成本也更高。比亚迪在技术升级后将同时采用水性漆和RTO。

他们还指出通常情况下地方环评标准会比国家标准严格,比亚迪长沙工厂符合地方标准而不满足国家标准只有一种合理解释,即地方标准颁布在前,国家标准颁布在后,这种情况可能会要求企业按照更严格的标准执行。

一位与丰田、本田、吉利打过交道的环保解决方案供应商称,本田、丰田等企业会按照国家标准,即较宽松的标准来执行。

上述观点看起来对比亚迪都比较有利,但这些专业人士也指出了比亚迪可能犯错的地方。

例如短期内扩产可能导致废气处理设施跟不上,一些工厂在夜间会关闭废气处理设备直接排放,数据和检测过程存在造假可能。

另外这份2021年12月公示的环评报告显示,比亚迪长沙工厂早期对涂装车间电泳工艺的废气未经收集直接无组织排放,中涂与面漆环节是是经水旋处理后排放,这主要是针对大颗粒废气的,VOCs(挥发性有机物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要采用吸附、焚烧等方式,后者是主要污染来源之一,也是环保处置成本最高的一个环节。

一位大学教授、环境科学与工程博士表示,即使排放浓度均值达标、排放总量达标,也不代表各个组分数值不超标,比亚迪环评报告有24种有机物的种类和数值没有公开,其中一些可能对生态环境和人体危害较大。

从这些专业人士的观点中我们能看出,即便是对汽车行业以及比亚迪持支持态度的人,也无法得出比亚迪完美无瑕的结论,而居民和持怀疑态度的人也没有充分的证据。或许几天后长沙市委市政府的调查能给公众一个真相。

比亚迪长沙工厂环保措施时间线:

  • 2004年11月取得环保竣工验收的批复
  • 2012年通过水旋处理喷涂废气
  • 2020年10月开始建设焚烧罐
  • 2021年8月底新的RTO完成安装
  • 2021年年底投资7亿元进行二期项目的改造,采用水性漆,三遍喷涂改为两喷涂

(参与采访:界面记者 周姝祺 实习记者 张洺瑞  刘爽 石王君雨 王米琦 李紫晴 )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