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71亿定增落地,小康股份与华为的牵手能否长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71亿定增落地,小康股份与华为的牵手能否长久?

半年报预计业绩出炉,依然亏损。

文|港股解码 慧泽李

牵手华为,小康股份红了。

资本层面,自4月27日大盘反弹以来,小康股份的股价已经翻倍。

产业层面,从赛力斯SF5到问界M5、M7,小康股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4.56万辆,同比增长2倍多。

然而,财务方面,小康股份却依然危机重重,2022年7月14日的预亏公告显示,小康股份上半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7.6亿元~-16亿元。

2021年,小康股份营业亏损28.85亿元,同比扩大31.43%,公司已经连续2年亏损,且亏损程度在加大。

在此背景之下,小康股份的定增结果出炉,71亿的定增额度稳着陆,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小康股份在2021年中就曾拿下一笔25.92亿元的融资,如今还在靠融资续命。

01  71亿定增落地,还在受资本追捧

7月15日晚间,小康股份披露了定增结果,合计17名对象获配,本次非公开发行约1.37亿股,发行价为51.98元/股,扣除7144万元的发行费用后,募资净额约70.59亿元。

这17名获配的投资者类型多样,既有车企,比如东风汽车,又有汽车零部件公司,比如重庆渝安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但主要还是以金融机构为主,包括中信证券、银河证券、广发证券等券商,也有广发基金、诺德基金、财通基金、建信基金、华夏基金等公募,还有林园投资、源乐晟等私募。

广发基金为本次定增的最大买家,获配2835.71万股。广发基金也是回头客了去年就认购小康股份的定增股份2608.70万股。

其次是中信证券,获配股数2227.78万股,获配金额11.58亿元。

锂电池行业的国轩高科最终也得以挺进这17家获配名单。

公司定增落幕后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本次发行完成之后,重庆小康控股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由30.54%下降至28.41%,地位没变,角色依然为小康股份的控股股东,张兴海仍是幕后的实际控制人。

关于定增的用途,主要用于电动化车型开发及产品平台技术升级项目、工厂智能化升级与电驱产线建设项目、用户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7月18日收盘,小康股份报75.20元/股,相较于发行价为51.98元/股,17名获配对象已获浮盈44.67%。

从此次定增的结果来看,得到诸多知名投行的力挺,小康股份在资本市场的青睐度依然在。不过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些机构也是冲着华为去的。

02 半年报预计业绩出炉,依然亏损

小康股份7月14日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营收120亿-126亿元,同比上升62.50%到70.63%;净亏损16亿-17.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4.81亿元,同比扩大232.64%-265.9%;扣非后净亏损16.1亿元~17.5亿元。

关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官方在公告中如是陈述,“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研发持续投入,以及前期固定资产投入较大,产销量尚处于爬坡阶段,折旧及摊销费用有所增加;随着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市场推广,营销费用、人工成本有所增加。”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对亏损原因解读,一是产销量提升,带动固定资产等投入,以及前期的研发投入,这一点可以从产销快报得到印证,今年上半年,小康股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4.56万辆,同比增长204.51%。其中,赛力斯累计销量已经达到了2.16万辆,同比增长达884.98%。

二是市场推广、营销费用的增长,这一点主要是依赖于华为线下线上的渠道,华为线下有各大城市的门店,里面可以呈现小康股份的汽车;线上的华为商城更是流量的风水宝地,为小康股份展示、做品宣。

尽管2021年亏损、2022上半年依然预计亏损,这依然没有阻挡住其在二级市场上的正面表现。

当2021年小康股份与华为联合产出的赛力斯SF5(华为智选)发布后,小康股份股价从最初的29元上涨至最高90.5元,尽管后来有所回调,但与没有与华为牵手之前相比,依然处于高位。

之所以小康股份能够在二级市场“得宠”,还是基于其与华为合作的想象空间。

03 与华为的想象空间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小康股份与华为合作后,确实尝到了甜头,这一点体现在营收上。

2021年末,公司营收167.18亿元,同比增长16.89%。

2022年7月15日的业绩公告显示,小康股份2022年上半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126亿元,同比增长超60%。

尽管净利润、现金流量均已告急,但营收在增长就说明合作是有效果的。

小康股份又不傻,如果没有利益可得,又怎会心甘情愿的把造车等合作的主导权让给华为呢?

小康股份与华为的关系,也是大部分投资者所关心的,有人认为,小康股份已经把“灵魂”交给了华为,如果华为在造车之路轻车熟路后迟早会“过河拆桥”,与小康股份分手;也有人认为,小康股份只是华为众多合作对象中的之一,对双方合作的可持续存疑;更有甚者,直接将小康股份比喻为华为的“代工厂”。

我们先来看看小康股份官方是怎么说的。

在5月24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小康股份极力否认“代工厂”一说,并对合作双方的权益进行了明确解释:整车的知识产权属于小康股份,销售收入也归属于小康股份。

通俗点来说就是,车还是俺家的,华为是给俺打工的,尽管话语权让给了华为,但车最终还是以小康股份的名义出厂,收入也当然是自己的。

那华为得到了什么?——作为上游供应商输出的智能座舱、智能驾驶等产品与技术方案而产生的费用,还有销售服务费,即帮小康股份卖车的服务费。

根据小康股份做出进一步的阐释,“华为在主流商圈核心地段的门店,通过合作,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的渠道销售,就会大大减少我们前期的销售费用的投入,每卖出一辆车,他们提取相应的销售服务费用。”

小康股份的销售费用在报表上确实增长迅速。2022年一季度,公司的销售费用达到了5.1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0%。

小康集团董事长、创始人张兴海表示,目前赛力斯与华为的跨界合作才刚刚起步,双方的合作会更加深入,更加长期和可持续。

从赛力斯到问界,从SUV到轿跑,从纯电到增程式混动,从零部件采购到整个销售渠道交给华为,二者的关系愈加深入,资本市场的回应就越加积极。

张兴海表示,未来双方的合作要做三件事:一是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实现;二是为社会和市场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汽车生态;三是为用户提供智慧化电动化的、不一样的出行体验。

这三件事,其实也是华为打算的,也在摸着石头过河,问题是,陪华为走到最后的车企会是小康股份吗?

要知道,小康股份虽深入绑定华为汽车,但它可不是华为的唯一。

2022年下半年,除问界外,将至少有三款与华为合作的车型上市,比如北汽蓝谷旗下的极狐阿尔法S、北汽集团旗下的北汽魔方、长安汽车旗下的阿维塔11等车型都在排着队竞相与华为合作。

小康股份与华为的牵手会天长地久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71亿定增落地,小康股份与华为的牵手能否长久?

半年报预计业绩出炉,依然亏损。

文|港股解码 慧泽李

牵手华为,小康股份红了。

资本层面,自4月27日大盘反弹以来,小康股份的股价已经翻倍。

产业层面,从赛力斯SF5到问界M5、M7,小康股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4.56万辆,同比增长2倍多。

然而,财务方面,小康股份却依然危机重重,2022年7月14日的预亏公告显示,小康股份上半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7.6亿元~-16亿元。

2021年,小康股份营业亏损28.85亿元,同比扩大31.43%,公司已经连续2年亏损,且亏损程度在加大。

在此背景之下,小康股份的定增结果出炉,71亿的定增额度稳着陆,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小康股份在2021年中就曾拿下一笔25.92亿元的融资,如今还在靠融资续命。

01  71亿定增落地,还在受资本追捧

7月15日晚间,小康股份披露了定增结果,合计17名对象获配,本次非公开发行约1.37亿股,发行价为51.98元/股,扣除7144万元的发行费用后,募资净额约70.59亿元。

这17名获配的投资者类型多样,既有车企,比如东风汽车,又有汽车零部件公司,比如重庆渝安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但主要还是以金融机构为主,包括中信证券、银河证券、广发证券等券商,也有广发基金、诺德基金、财通基金、建信基金、华夏基金等公募,还有林园投资、源乐晟等私募。

广发基金为本次定增的最大买家,获配2835.71万股。广发基金也是回头客了去年就认购小康股份的定增股份2608.70万股。

其次是中信证券,获配股数2227.78万股,获配金额11.58亿元。

锂电池行业的国轩高科最终也得以挺进这17家获配名单。

公司定增落幕后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本次发行完成之后,重庆小康控股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由30.54%下降至28.41%,地位没变,角色依然为小康股份的控股股东,张兴海仍是幕后的实际控制人。

关于定增的用途,主要用于电动化车型开发及产品平台技术升级项目、工厂智能化升级与电驱产线建设项目、用户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7月18日收盘,小康股份报75.20元/股,相较于发行价为51.98元/股,17名获配对象已获浮盈44.67%。

从此次定增的结果来看,得到诸多知名投行的力挺,小康股份在资本市场的青睐度依然在。不过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些机构也是冲着华为去的。

02 半年报预计业绩出炉,依然亏损

小康股份7月14日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营收120亿-126亿元,同比上升62.50%到70.63%;净亏损16亿-17.6亿元,上年同期亏损4.81亿元,同比扩大232.64%-265.9%;扣非后净亏损16.1亿元~17.5亿元。

关于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官方在公告中如是陈述,“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研发持续投入,以及前期固定资产投入较大,产销量尚处于爬坡阶段,折旧及摊销费用有所增加;随着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市场推广,营销费用、人工成本有所增加。”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对亏损原因解读,一是产销量提升,带动固定资产等投入,以及前期的研发投入,这一点可以从产销快报得到印证,今年上半年,小康股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4.56万辆,同比增长204.51%。其中,赛力斯累计销量已经达到了2.16万辆,同比增长达884.98%。

二是市场推广、营销费用的增长,这一点主要是依赖于华为线下线上的渠道,华为线下有各大城市的门店,里面可以呈现小康股份的汽车;线上的华为商城更是流量的风水宝地,为小康股份展示、做品宣。

尽管2021年亏损、2022上半年依然预计亏损,这依然没有阻挡住其在二级市场上的正面表现。

当2021年小康股份与华为联合产出的赛力斯SF5(华为智选)发布后,小康股份股价从最初的29元上涨至最高90.5元,尽管后来有所回调,但与没有与华为牵手之前相比,依然处于高位。

之所以小康股份能够在二级市场“得宠”,还是基于其与华为合作的想象空间。

03 与华为的想象空间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小康股份与华为合作后,确实尝到了甜头,这一点体现在营收上。

2021年末,公司营收167.18亿元,同比增长16.89%。

2022年7月15日的业绩公告显示,小康股份2022年上半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126亿元,同比增长超60%。

尽管净利润、现金流量均已告急,但营收在增长就说明合作是有效果的。

小康股份又不傻,如果没有利益可得,又怎会心甘情愿的把造车等合作的主导权让给华为呢?

小康股份与华为的关系,也是大部分投资者所关心的,有人认为,小康股份已经把“灵魂”交给了华为,如果华为在造车之路轻车熟路后迟早会“过河拆桥”,与小康股份分手;也有人认为,小康股份只是华为众多合作对象中的之一,对双方合作的可持续存疑;更有甚者,直接将小康股份比喻为华为的“代工厂”。

我们先来看看小康股份官方是怎么说的。

在5月24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小康股份极力否认“代工厂”一说,并对合作双方的权益进行了明确解释:整车的知识产权属于小康股份,销售收入也归属于小康股份。

通俗点来说就是,车还是俺家的,华为是给俺打工的,尽管话语权让给了华为,但车最终还是以小康股份的名义出厂,收入也当然是自己的。

那华为得到了什么?——作为上游供应商输出的智能座舱、智能驾驶等产品与技术方案而产生的费用,还有销售服务费,即帮小康股份卖车的服务费。

根据小康股份做出进一步的阐释,“华为在主流商圈核心地段的门店,通过合作,我们的产品进入他们的渠道销售,就会大大减少我们前期的销售费用的投入,每卖出一辆车,他们提取相应的销售服务费用。”

小康股份的销售费用在报表上确实增长迅速。2022年一季度,公司的销售费用达到了5.18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0%。

小康集团董事长、创始人张兴海表示,目前赛力斯与华为的跨界合作才刚刚起步,双方的合作会更加深入,更加长期和可持续。

从赛力斯到问界,从SUV到轿跑,从纯电到增程式混动,从零部件采购到整个销售渠道交给华为,二者的关系愈加深入,资本市场的回应就越加积极。

张兴海表示,未来双方的合作要做三件事:一是助力国家双碳目标的实现;二是为社会和市场打造一个万物互联的汽车生态;三是为用户提供智慧化电动化的、不一样的出行体验。

这三件事,其实也是华为打算的,也在摸着石头过河,问题是,陪华为走到最后的车企会是小康股份吗?

要知道,小康股份虽深入绑定华为汽车,但它可不是华为的唯一。

2022年下半年,除问界外,将至少有三款与华为合作的车型上市,比如北汽蓝谷旗下的极狐阿尔法S、北汽集团旗下的北汽魔方、长安汽车旗下的阿维塔11等车型都在排着队竞相与华为合作。

小康股份与华为的牵手会天长地久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