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投资者不看好保时捷IPO,与迪斯“下课”竟也有关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投资者不看好保时捷IPO,与迪斯“下课”竟也有关系

自2022年年初以来,阿斯顿·马丁的市值下跌了57%,而法拉利的市值减少了近三分之一。

文|上海汽车报

据《汽车新闻》报道,德国当地时间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在监事会会议结束后宣布,集团CEO赫伯特·迪斯将于8月底离职,从9月1日起,现任保时捷CEO奥博穆接替他的职位。而就在离职决定宣布前不久,迪斯还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在经历了非常紧张的2022年上半年之后,我们许多人都期待着一个轻松的暑假。”

软件开发进展不顺

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迪斯最终下台正与他主导的CARIAD公司有关:“CARIAD在他的任期内成立,但远远超出了预算,并且在推出新软件平台的目标方面也落后了数年。”

此前,迪斯曾多次提出大众汽车集团要加强软件开发能力,才能在未来保持领先,并且超越特斯拉。Cariad就是迪斯软件战略最核心的部分,由他亲自督办,负责Software 2.0软件的研发。

知情人士表示,奥迪Artemis项目原计划到2025年推出高阶自动驾驶纯电动新车,但因为软件业务不及预期,目前内部代号为Landjet的第一款量产车极有可能被延迟到2026年年底,甚至2027年才能推出。

“接管Cariad部门似乎是迪斯的失败。大众应该从硅谷挖掘最优秀的人才,而不是和汽车行业的人一起领导软件。”独立汽车分析师马蒂亚斯·施密特说。

在7月8日举行的监事会会议中,迪斯承认了该项目遇到的问题,并宣布修改软件战略,由大众品牌负责研发,Cariad负责辅助工作。“Cariad不是简单地造车,在不同项目中遇到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Cariad失败了。”迪斯说。

“Cariad给大众汽车集团和各个品牌带来了太多的问题和挑战。”德国杜伊斯堡汽车研究中心主任费迪南德·杜登霍夫认为,“错过生产启动和软件问题已经花费了很多冤枉钱。”而对于早就对迪斯不满的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来说,终于抓住了可以让迪斯离开的那个理由。

工会负责人丹妮拉·卡瓦洛表示,迪斯亲自负责的大众软件部门表现不佳,迫使集团的高端品牌,包括奥迪和保时捷只能依靠自己的软件系统,影响了生产进度。

此外,迪斯担任大众汽车集团CEO期间,大众汽车集团曾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人,这将帮助公司减少37亿欧元的支出。这样的动作招致了工会的不满。此外,迪斯在任期间曾多次和大众汽车集团的劳工领袖发生冲突,而后者在监事会中拥有大约一半的选票。

Cox Automotive分析师米希尔·科布斯表示:“迪斯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他的任期充满了障碍和争议。”

保时捷IPO或受影响

迪斯离职的消息宣布之后,伯恩斯坦研究所对投资者进行了一项调查。进行民意调查的58名投资者中,42%的人赞成保时捷上市,41%的人反对上市。近四分之三的受访投资者认为,即将上任的大众汽车集团CEO奥博穆同时领导大众汽车集团和保时捷品牌,对保时捷的上市前景不利。此外,近三分之二的投资者认为,迪斯突然离开会影响保时捷IPO的表现。

分析师们强调,保时捷上市是确保这一跑车品牌更独立和更自由的一种手段。此外,奥博穆同时领导大众汽车集团和保时捷品牌,将难以兼顾这家跑车制造商的上市计划。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大众汽车集团仍然坚持奥博穆继续兼任保时捷CEO。此外,保时捷CEO奥博穆和首席财务官麦斯格向投资人介绍了公司经营状况。他们表示,预计2022年保时捷的营收额将超过380亿美元,超越2021年的330亿美元。《福布斯》指出,按照原计划,大众汽车集团准备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保时捷的单独IPO。但如今,如果保时捷坚持上市,可能达不到原先预期的800亿欧元市值。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3月以来,大众汽车集团的股价几近“腰斩”,远超斯托克欧洲600汽车及配件指数同期17%的跌幅。此外,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今年德国资本市场整体仅筹集了2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90%。豪华汽车制造商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自2022年年初以来,阿斯顿·马丁的市值下跌了57%,而法拉利的市值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将保时捷的“公允价值”定为约750亿欧元,“保时捷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它不是法拉利,因为它不具备法拉利的独特性和利润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保时捷

4.9k
  • 8月汽车保值率出炉:豪华品牌全面滑坡,保时捷现三连跌,特斯拉及雷克萨斯跌幅最大
  • 汽车早报|吉利汽车8月销量同比增长39% 工信部称汽车保有量增长到3.1亿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投资者不看好保时捷IPO,与迪斯“下课”竟也有关系

自2022年年初以来,阿斯顿·马丁的市值下跌了57%,而法拉利的市值减少了近三分之一。

文|上海汽车报

据《汽车新闻》报道,德国当地时间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在监事会会议结束后宣布,集团CEO赫伯特·迪斯将于8月底离职,从9月1日起,现任保时捷CEO奥博穆接替他的职位。而就在离职决定宣布前不久,迪斯还在社交媒体发文称,“在经历了非常紧张的2022年上半年之后,我们许多人都期待着一个轻松的暑假。”

软件开发进展不顺

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迪斯最终下台正与他主导的CARIAD公司有关:“CARIAD在他的任期内成立,但远远超出了预算,并且在推出新软件平台的目标方面也落后了数年。”

此前,迪斯曾多次提出大众汽车集团要加强软件开发能力,才能在未来保持领先,并且超越特斯拉。Cariad就是迪斯软件战略最核心的部分,由他亲自督办,负责Software 2.0软件的研发。

知情人士表示,奥迪Artemis项目原计划到2025年推出高阶自动驾驶纯电动新车,但因为软件业务不及预期,目前内部代号为Landjet的第一款量产车极有可能被延迟到2026年年底,甚至2027年才能推出。

“接管Cariad部门似乎是迪斯的失败。大众应该从硅谷挖掘最优秀的人才,而不是和汽车行业的人一起领导软件。”独立汽车分析师马蒂亚斯·施密特说。

在7月8日举行的监事会会议中,迪斯承认了该项目遇到的问题,并宣布修改软件战略,由大众品牌负责研发,Cariad负责辅助工作。“Cariad不是简单地造车,在不同项目中遇到问题是很正常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Cariad失败了。”迪斯说。

“Cariad给大众汽车集团和各个品牌带来了太多的问题和挑战。”德国杜伊斯堡汽车研究中心主任费迪南德·杜登霍夫认为,“错过生产启动和软件问题已经花费了很多冤枉钱。”而对于早就对迪斯不满的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来说,终于抓住了可以让迪斯离开的那个理由。

工会负责人丹妮拉·卡瓦洛表示,迪斯亲自负责的大众软件部门表现不佳,迫使集团的高端品牌,包括奥迪和保时捷只能依靠自己的软件系统,影响了生产进度。

此外,迪斯担任大众汽车集团CEO期间,大众汽车集团曾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3万人,这将帮助公司减少37亿欧元的支出。这样的动作招致了工会的不满。此外,迪斯在任期间曾多次和大众汽车集团的劳工领袖发生冲突,而后者在监事会中拥有大约一半的选票。

Cox Automotive分析师米希尔·科布斯表示:“迪斯的离开并不令人意外,他的任期充满了障碍和争议。”

保时捷IPO或受影响

迪斯离职的消息宣布之后,伯恩斯坦研究所对投资者进行了一项调查。进行民意调查的58名投资者中,42%的人赞成保时捷上市,41%的人反对上市。近四分之三的受访投资者认为,即将上任的大众汽车集团CEO奥博穆同时领导大众汽车集团和保时捷品牌,对保时捷的上市前景不利。此外,近三分之二的投资者认为,迪斯突然离开会影响保时捷IPO的表现。

分析师们强调,保时捷上市是确保这一跑车品牌更独立和更自由的一种手段。此外,奥博穆同时领导大众汽车集团和保时捷品牌,将难以兼顾这家跑车制造商的上市计划。

面对投资者的质疑,大众汽车集团仍然坚持奥博穆继续兼任保时捷CEO。此外,保时捷CEO奥博穆和首席财务官麦斯格向投资人介绍了公司经营状况。他们表示,预计2022年保时捷的营收额将超过380亿美元,超越2021年的330亿美元。《福布斯》指出,按照原计划,大众汽车集团准备在今年第四季度实现保时捷的单独IPO。但如今,如果保时捷坚持上市,可能达不到原先预期的800亿欧元市值。

值得一提的是,自去年3月以来,大众汽车集团的股价几近“腰斩”,远超斯托克欧洲600汽车及配件指数同期17%的跌幅。此外,根据Refinitiv的数据,今年德国资本市场整体仅筹集了23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90%。豪华汽车制造商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

自2022年年初以来,阿斯顿·马丁的市值下跌了57%,而法拉利的市值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将保时捷的“公允价值”定为约750亿欧元,“保时捷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它不是法拉利,因为它不具备法拉利的独特性和利润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