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戴姆勒采用硅谷战略来回击新对手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戴姆勒采用硅谷战略来回击新对手们

戴姆勒集团CEO蔡澈博士正在清除层层官僚主义,在新产品上推行一套更具实验性的方法论。戴姆勒方面表示,集团CEO蔡澈的改革措施受到了持股特斯拉时期的影响,也包括对于其他硅谷公司策略的学习和研究。

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集团正在拥抱硅谷管理手段以加快决策速度,赋予员工更多职权,并抵御包含特斯拉在内新对手们的攻势。

蔡澈正在清除层层官僚主义,在新产品上推行一套更具实验性的方法论。根据内部消息,他也征询了144名雇员对于新的领导手段方面的想法,他们当中的很多都来源于基层。

去年夏天,大约100名戴姆勒集团的高管造访硅谷并会见了包含苹果,谷歌,优步在内众多公司的高层。这之后进行的变化对于一个以严格划分层级和格外重视细节规划著称的公司来说是很大的改变。

在传统造车商评估如何应对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在内的新技术的同时,谷歌和特斯拉这样的公司随之变成了他们的对手。戴姆勒的这些改变也将会被对手BMW和奥迪看在眼里。

戴姆勒的创始人在130年前发明了近代汽车,而该集团也正于电动汽车领域大力进行投资。蔡澈决定,为了取得成功,戴姆勒及其产品线需要进行一次大整修。

在今年六月份,蔡澈就曾透露一些自己大概的计划。他把戴姆勒比作一只犀牛,也强调了其大小——戴姆勒的市场资本是特斯拉的两倍,而员工人数则是20倍。但大的体量并不意味着戴姆勒不能灵活敏捷而富有决策能力。

“犀牛虽大,但却不慢”,蔡澈这么说。

梅赛德斯奔驰北美研发中心的高级绘图经理Alexander Hilliger von Thile透露,戴姆勒正在鼓励所有团队成员产生新想法,而不只是征询部门的头头们。

“我们不想请来什么都知道,却又坐在哪儿不跟任何人说话的专家”,他说。

和许多传统汽车制造商一样,戴姆勒起初对电动汽车市场的未来也有所犹豫。根据一名高管的说法,蔡澈曾经开玩笑说,戴姆勒通过卖出在09年到14年持有的特斯拉股份,一举成为了唯一通过电动汽车赚钱的汽车制造商。

但是在电池技术上取得的进步,以及特斯拉Model S取得的成功,让一切都变了。上一年Model S在美国卖的比奔驰旗舰的S级都要好。

这位选择匿名的高管又告诉我们,”曾经我们说,如果你到的太早,就会损失金钱;而现在的前景则告诉我们,如果你到的太晚,就会失去市场“。

新技术的风险比人们料想中的来的更快。今年早些时候,特斯拉的一位使用者在使用Autopilot模式时死于事故之中,而特斯拉的股价也随之暴跌。而如今特斯拉在介绍这一高级巡航控制功能时不得不选择采用更谨慎的说辞。

戴姆勒方面表示,蔡澈的改革措施受到了持股特斯拉时期的影响,也包括对于其他硅谷公司策略的学习和研究。

还在和特斯拉一起进行许多项目的时候,戴姆勒在一开始就经历了明显的文化冲突。

“一方(戴姆勒)想要在做事之前就透彻地进行规划和思考,而另一方(特斯拉)则秉行着做一步看一步在过程中做出改进的信条”。信息来源称,戴姆勒从中吸取了经验教训,并且正尝试着以更快的速度进行动作。144个智囊团成员甚至还包括了曾经和特斯拉一同进行项目的工程师。

前为止,这些戴姆勒的员工提供了大约150个想法,其中的80%已经被执行。信息来源还补充道,尽管在未来,决策过程只会被两个而不是六个管理阶层所复核,这些结果依旧是保密的。

另外一个大的变化是允许部门在投入的产出还不甚明确的情况下就允许部门为想法提供财政支持。而在此前对于投资的预许可则需要一张”特别专用表格“。

戴姆勒将其称作”公司群众募资“——一个从去年的硅谷之行中学到的手段。此行之中,管理者们也和初创公司们进行了会面,base在旧金山的非营利机构La Cocina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伫立于帮助低收入的食品行业企业家。

La Cocina的总监Caleb Zigas告诉我们,“戴姆勒对我们的企业家将自己的想法带入市场的方式,以及La Cocina作为一个组织如何支持这些创新最感兴趣。”

在最大化加速决策进程的同时,蔡澈的改革也注重吸引和留住员工。

特斯拉的成功也使得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阵营里多出了法拉第,宝沃,和谐富腾等对手,而不少传统汽车制造商中也发生了不少变节。

和谐富腾的CEO Carsten Breitfeld, 在七月份选择了从BMW离职。在宝马,他曾是i8项目的主管,但却对大型公司里繁杂的审批流程心生了倦意。

在解释他跳槽的动机时,他跟我们说,“在某一天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传统汽车公司,不仅仅是宝马,都不会真的有能力跟上节奏去迈出那些必须的步子。“

戴姆勒本身则失去了资深工程师Tilo Schweers。他选择了成为宝沃公司替代性驾驶系统和动力总成电气化部门的开发总工程师。

猎头公司Silicon Beach Talent的创始人以及前特斯拉人才招募人员Marissa Peretz认为,自由的公司文化是通往成功之路的钥匙。

她说,”特斯拉向员工提供公司的股份以及商业上的自由。而在已经建立完备的公司作出改变则是一个官僚化的过程。特斯拉的成功给了这些公司的高管去考虑加入其他初创汽车制造商的自信。”

然而,戴姆勒相信,它有能力在打造一个不过度依赖中央集权化和核心高管决策责任结构的企业社群上做到至少和特斯拉一样成功。

奔驰的工程师们已经在一个大的团队中传授了他们制造电动汽车的知识。这个团队持有着包含这些方法论的说明书,这些说明书只能被打印——以防有人通过电子邮件对其进行传播。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