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汽车公司首例天价知识产权纠纷案:一审裁定吉利胜诉,威马判赔700万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汽车公司首例天价知识产权纠纷案:一审裁定吉利胜诉,威马判赔700万元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威马汽车没有研发自己的纯电平台,而是套用了从吉利汽车旗下几何汽车的平台架构。同时,威马汽车内部多名中高层均是从吉利汽车跳槽而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记者 | 周姝祺

吉利汽车与威马汽车历时四年的侵害商业秘密案终于有了最新进展。

12月26日,据财经汽车报道,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已对吉利和威马21亿元天价知识产权纠纷做出一审判决。威马汽车需赔偿吉利汽车7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500万元和为制止侵权的各项花费200万元。

此外,威马汽车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法院审理后认定,这5个图纸相关信息均属于吉利汽车。

界面新闻就此消息向吉利汽车求证,暂未获得回应;威马汽车向财经汽车回应称,该案件判决尚未生效,已经提起上诉;停用图纸对公司没有实质性影响或影响不大。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2018年,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吉利汽车研究院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起诉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的四家公司,包括威马汽车科技集团、威马智慧出行科技、威马汽车制造温州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2019年9月17日,该案件首次开庭。威马汽车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应诉,其律师团规模达到10人。威马汽车彼时向界面新闻回应称,“威马汽车没有任何侵权行为,我们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界面新闻了解到,这起案件是中国自主品牌发起的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案,也是中国汽车行业知识产权纠纷最高索赔金额的诉讼案。

财经汽车报道称,该案件受理费高达1000余万元,其中吉利汽车承担四成。加上后期律师费、保全费用、取证费用等,案件诉讼成本或达到2000万元。

天眼查显示,威马汽车共有70起专利权权属纠纷,全部与吉利相关。除一起案件以吉利方主动撤诉结案外,其余案件仍在民事一审阶段。

吉利汽车与威马汽车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并负责了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一中国汽车工业史上最大的海外收购案;威马联合创始人侯海靖同样来自吉利汽车,也是威马第一个平台研发负责人。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威马汽车没有研发自己的纯电平台,而是套用了从吉利汽车旗下几何汽车的平台架构。同时,威马汽车内部多名中高层均是从吉利汽车跳槽而来。

此次一审判决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比对吉利汽车和威马汽车双方图纸中的零部件尺寸、标注位置等信息,有5个零部件被判定为实质性相似。这侵权的5个零部件图纸分别是前稳定杆总成、后桥总成安装支架、前悬左下摆臂、前稳定杆左趁套、后桥总成,均为汽车底盘零部件。

同时,自2016年以来,吉利汽车旗下的成都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有多位离职员工进入威马系工作,部分担任威马汽车高管。在高原汽车的内部邮件系统中,部分离职员工的邮件出现了上述部分图纸信息,这意味着威马汽车有接触吉利汽车商业秘密的条件。

据威马汽车招股书显示,威马汽车已经在2021年底的年度综合财务报表中预留了6120万元的预算,用来应对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纠纷。同时,将于2022年底至2023年中期完成对涉及纠纷的技术方案或者专利的更换或淘汰。

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研发开支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和9.81亿元,分别占比同期总收入的50.7%、37.1%和20.7%。研发开支占比逐年紧缩,且三年累计开支尚不到30亿元。和“蔚小理”头部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汽车在研发投入上的比重不高。

威马汽车曾在2017年提出“128”战略,围绕着1个电子电气架构,研发2个车型平台,推出8款电动车。但直到现在,威马汽车推出的五款车型均基于第一代架构和平台,且内部资金压力下第二代平台遥遥无期。

界面新闻从业内人士处获悉,百度曾考虑收购威马,但遭到沈晖拒绝,随后百度选择与吉利合作,成立集度汽车。当时威马与百度合作密切,其中威马W6搭载的智能驾驶系统来自百度Apollo平台,其自身缺乏自动驾驶自研技术。

2019至2021年,威马汽车累计三年亏损高达174.35亿元。威马汽车试图通过港交所上市回血续命,但目前招股书已经失效。沈晖仍在为威马汽车的融资奔波,但已到岌岌可危时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威马汽车

2.8k
  • 汽车早报|小米SU7上市24小时大定8.89万辆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 威马汽车多家公司已成老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国汽车公司首例天价知识产权纠纷案:一审裁定吉利胜诉,威马判赔700万元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威马汽车没有研发自己的纯电平台,而是套用了从吉利汽车旗下几何汽车的平台架构。同时,威马汽车内部多名中高层均是从吉利汽车跳槽而来。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记者 | 周姝祺

吉利汽车与威马汽车历时四年的侵害商业秘密案终于有了最新进展。

12月26日,据财经汽车报道,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已对吉利和威马21亿元天价知识产权纠纷做出一审判决。威马汽车需赔偿吉利汽车70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500万元和为制止侵权的各项花费200万元。

此外,威马汽车要停止使用用于EX5车型上的5个汽车零部件图纸。法院审理后认定,这5个图纸相关信息均属于吉利汽车。

界面新闻就此消息向吉利汽车求证,暂未获得回应;威马汽车向财经汽车回应称,该案件判决尚未生效,已经提起上诉;停用图纸对公司没有实质性影响或影响不大。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2018年,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吉利汽车研究院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起诉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的四家公司,包括威马汽车科技集团、威马智慧出行科技、威马汽车制造温州公司、威马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2019年9月17日,该案件首次开庭。威马汽车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应诉,其律师团规模达到10人。威马汽车彼时向界面新闻回应称,“威马汽车没有任何侵权行为,我们对赢得这起诉讼非常有信心。”

界面新闻了解到,这起案件是中国自主品牌发起的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案,也是中国汽车行业知识产权纠纷最高索赔金额的诉讼案。

财经汽车报道称,该案件受理费高达1000余万元,其中吉利汽车承担四成。加上后期律师费、保全费用、取证费用等,案件诉讼成本或达到2000万元。

天眼查显示,威马汽车共有70起专利权权属纠纷,全部与吉利相关。除一起案件以吉利方主动撤诉结案外,其余案件仍在民事一审阶段。

吉利汽车与威马汽车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担任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并负责了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一中国汽车工业史上最大的海外收购案;威马联合创始人侯海靖同样来自吉利汽车,也是威马第一个平台研发负责人。

有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威马汽车没有研发自己的纯电平台,而是套用了从吉利汽车旗下几何汽车的平台架构。同时,威马汽车内部多名中高层均是从吉利汽车跳槽而来。

此次一审判决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经比对吉利汽车和威马汽车双方图纸中的零部件尺寸、标注位置等信息,有5个零部件被判定为实质性相似。这侵权的5个零部件图纸分别是前稳定杆总成、后桥总成安装支架、前悬左下摆臂、前稳定杆左趁套、后桥总成,均为汽车底盘零部件。

同时,自2016年以来,吉利汽车旗下的成都高原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有多位离职员工进入威马系工作,部分担任威马汽车高管。在高原汽车的内部邮件系统中,部分离职员工的邮件出现了上述部分图纸信息,这意味着威马汽车有接触吉利汽车商业秘密的条件。

据威马汽车招股书显示,威马汽车已经在2021年底的年度综合财务报表中预留了6120万元的预算,用来应对商业秘密和知识产权纠纷。同时,将于2022年底至2023年中期完成对涉及纠纷的技术方案或者专利的更换或淘汰。

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研发开支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和9.81亿元,分别占比同期总收入的50.7%、37.1%和20.7%。研发开支占比逐年紧缩,且三年累计开支尚不到30亿元。和“蔚小理”头部造车新势力相比,威马汽车在研发投入上的比重不高。

威马汽车曾在2017年提出“128”战略,围绕着1个电子电气架构,研发2个车型平台,推出8款电动车。但直到现在,威马汽车推出的五款车型均基于第一代架构和平台,且内部资金压力下第二代平台遥遥无期。

界面新闻从业内人士处获悉,百度曾考虑收购威马,但遭到沈晖拒绝,随后百度选择与吉利合作,成立集度汽车。当时威马与百度合作密切,其中威马W6搭载的智能驾驶系统来自百度Apollo平台,其自身缺乏自动驾驶自研技术。

2019至2021年,威马汽车累计三年亏损高达174.35亿元。威马汽车试图通过港交所上市回血续命,但目前招股书已经失效。沈晖仍在为威马汽车的融资奔波,但已到岌岌可危时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