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斯拉师傅在前,蔚来、小鹏接力“抠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斯拉师傅在前,蔚来、小鹏接力“抠本”

为什么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利润空间会不如特斯拉,从而缺少降价的“底牌”呢?

文|上海汽车报 旺文

2023年,特斯拉再次当起了“价格屠夫”。

1月6日,国产特斯拉全系车型降价,最高降幅达4.8万元。而在去年10月24日、11月8日和12月7日,特斯拉曾三次推出优惠活动。算上这次,特斯拉在三个月时间内完成了四次降价。

在特斯拉大幅挥舞“价格屠刀”的同时,国内许多新能源车企却开启了涨价模式。

2022年12月31日,比亚迪汽车宣布,自2023年1月1日起,对相关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正式调整,上调幅度为2000~6000元不等。据了解,这是比亚迪自2022年以来第四次官宣涨价。

除了比亚迪之外,广汽埃安、哪吒汽车、长安深蓝、零跑汽车等车企纷纷加入涨价大军。

特斯拉能够降价,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本身的利润足够高。

那为什么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利润空间会不如特斯拉,从而缺少降价的“底牌”呢?

国内车企很难持续降本

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说过一句话:中国企业(包括比亚迪),去年如果没有国家补贴,那都是亏损的,因为中国新能源车企普遍规模小、利润低。

像蔚来、理想、小鹏等车企规模都比较小,规模小的话,哪怕车辆价格高,也依然难逃亏损的命运。广汽埃安等车企虽然拥有一定的规模,但是车辆价格便宜,也很难赚到钱。

另外,特斯拉的商业模式与大多数车企有着显著区别。特斯拉的运营策略,重点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依靠软件“吸金”。除了“软件定义汽车”的商业模式之外,特斯拉不断优化生产工艺,包括提升国产化率等,使得车型成本能够持续下降。这让特斯拉即便降价销售,依然能够保持较高的毛利率。

招银国际研究部认为,中国车企很难追上特斯拉,“直接生产成本、零部件价格、无形资产摊销等都没法追上。”特斯拉已经拥有技术和品牌“护城河”,还有持续降本能力,“能不断提升国产化率,完善生产工艺。”

有专家表示,目前中国车企在持续降本能力上追不上特斯拉,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特斯拉属于全球布局,而中国车企目前无法实现这一点;二是特斯拉的供应链规划能力强。

不过,除了以上这些因素,特斯拉的抠门劲可能也是国内车企无法复制的。

降本都是“抠”出来的

花440亿美元买下推特后,经过史无前例的大裁员,作为降本增效计划的第二弹,马斯克开始大张旗鼓地削减此前被员工视作天经地义的福利。

先是说去员工食堂吃饭的人太少,太浪费;而后又说办公楼租金太贵,不想给;前一段时间还拒绝报销一些前高管的差旅服务费……

继旧金山总部断供厕纸之后,推特的其他办公楼也开始“推广”这项政策。

其实,这顿骚操作只是马斯克在特斯拉公司的翻版而已。早在2019年特斯拉遭遇财务危机时,马斯克的成本削减计划就包括审查每一笔支出,只要不是与销售和交付车辆有关的开支都将被审查。

这种对资金的使用方式可能延续到了日常运营的方方面面。

特斯拉的几个工厂团队不仅不再订购办公用品,甚至不再订购卫生纸。这迫使一些员工从家里带来卫生纸,帮助特斯拉减少开销。

此外,以往特斯拉会聘请外部公司人员负责未售车辆的清洗准备工作。如今,为了降低成本,特斯拉的员工们会将车辆开回家,并在家中进行清洗。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呼吁公司全员努力削减成本。

在特斯拉首次实现Model 3日产1000辆后,马斯克将注意力转向了成本,并鼓励每位员工都做出贡献。

当时,马斯克表示,如果每个人都努力提高效率,哪怕是很小的效率提升,比如“更好的包装密度,或者重新安排流程”,都能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一新的成本削减举措出台之前,特斯拉解雇了许多员工,试图再次降低成本。

特斯拉和其他车企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广告营销费用几乎没有,甚至连很多车展都没有参加。

蔚来、小鹏紧跟步伐

早期纷纷效仿特斯拉,“摸着特斯拉过河”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如今开始学习特斯拉的抠门劲。

新势力头部车企蔚来的CEO李斌近日发出了全员信。在全员信中,李斌对多个部门提出“增效”的要求:产品体验团队要更敏锐地洞察用户需求,快速闭环响应用户的反馈;供应链、制造、物流团队要根据市场波动更快响应;质量团队要加快质量的闭环速度;售后和服务团队要更快响应用户需求;产品体验团队要更敏锐地洞察用户需求,快速闭环响应用户的反馈。

李斌表示,2023年的工作任务会增加很多,但公司的资源投入只会有小幅增加,必须从内部挖掘潜力,尤其是对于低效的组织、低效的团队、低效的流程、低效的项目,需要进行全面地梳理和优化。

“全员信提到的优化和调整,应该不会是大面积裁员,可能会砍掉没有什么产出的部门,或者减少招聘。”有内部人士说道。

小鹏汽车的组织架构调整仍在持续,近日设立了财经平台,提升成本费用管控的精细化水平和财务体系的合规能力。

降本增效是去年小鹏汽车贯彻到底的宗旨。从去年3月份启动内部裁员,到去年10月开启组织架构调整,小鹏汽车通过多种手段减少业务成本开支,提升运营效率。

“我们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或未来几年内,不断加强成本管控,提升运营效率,同时精简投资项目。通过研发方向极大程度地聚焦,以及车型之间共享更多平台和模块,我们计划用更低的研发投入,推出更多的新品。”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表示,汽车企业需要考虑如何在逆风情况稳健并安全地成长。

“如果看不到盈利前景,创始人讲再多的故事也无济于事。”安永博智隆战略咨询合作人章一超指出,当前资本市场已经回归理性,即使是已经成功上市的新势力企业,今后规划与布局都要比过往更加谨慎,将每笔钱花在刀刃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特斯拉

9.9k
  • 常州一辆特斯拉轿车在充电站起火,4S店:并非自燃,原因等官方回复
  • 常州一辆特斯拉轿车在充电站起火,4S店:并非自燃,原因等官方回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斯拉师傅在前,蔚来、小鹏接力“抠本”

为什么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利润空间会不如特斯拉,从而缺少降价的“底牌”呢?

文|上海汽车报 旺文

2023年,特斯拉再次当起了“价格屠夫”。

1月6日,国产特斯拉全系车型降价,最高降幅达4.8万元。而在去年10月24日、11月8日和12月7日,特斯拉曾三次推出优惠活动。算上这次,特斯拉在三个月时间内完成了四次降价。

在特斯拉大幅挥舞“价格屠刀”的同时,国内许多新能源车企却开启了涨价模式。

2022年12月31日,比亚迪汽车宣布,自2023年1月1日起,对相关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正式调整,上调幅度为2000~6000元不等。据了解,这是比亚迪自2022年以来第四次官宣涨价。

除了比亚迪之外,广汽埃安、哪吒汽车、长安深蓝、零跑汽车等车企纷纷加入涨价大军。

特斯拉能够降价,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本身的利润足够高。

那为什么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利润空间会不如特斯拉,从而缺少降价的“底牌”呢?

国内车企很难持续降本

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说过一句话:中国企业(包括比亚迪),去年如果没有国家补贴,那都是亏损的,因为中国新能源车企普遍规模小、利润低。

像蔚来、理想、小鹏等车企规模都比较小,规模小的话,哪怕车辆价格高,也依然难逃亏损的命运。广汽埃安等车企虽然拥有一定的规模,但是车辆价格便宜,也很难赚到钱。

另外,特斯拉的商业模式与大多数车企有着显著区别。特斯拉的运营策略,重点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依靠软件“吸金”。除了“软件定义汽车”的商业模式之外,特斯拉不断优化生产工艺,包括提升国产化率等,使得车型成本能够持续下降。这让特斯拉即便降价销售,依然能够保持较高的毛利率。

招银国际研究部认为,中国车企很难追上特斯拉,“直接生产成本、零部件价格、无形资产摊销等都没法追上。”特斯拉已经拥有技术和品牌“护城河”,还有持续降本能力,“能不断提升国产化率,完善生产工艺。”

有专家表示,目前中国车企在持续降本能力上追不上特斯拉,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特斯拉属于全球布局,而中国车企目前无法实现这一点;二是特斯拉的供应链规划能力强。

不过,除了以上这些因素,特斯拉的抠门劲可能也是国内车企无法复制的。

降本都是“抠”出来的

花440亿美元买下推特后,经过史无前例的大裁员,作为降本增效计划的第二弹,马斯克开始大张旗鼓地削减此前被员工视作天经地义的福利。

先是说去员工食堂吃饭的人太少,太浪费;而后又说办公楼租金太贵,不想给;前一段时间还拒绝报销一些前高管的差旅服务费……

继旧金山总部断供厕纸之后,推特的其他办公楼也开始“推广”这项政策。

其实,这顿骚操作只是马斯克在特斯拉公司的翻版而已。早在2019年特斯拉遭遇财务危机时,马斯克的成本削减计划就包括审查每一笔支出,只要不是与销售和交付车辆有关的开支都将被审查。

这种对资金的使用方式可能延续到了日常运营的方方面面。

特斯拉的几个工厂团队不仅不再订购办公用品,甚至不再订购卫生纸。这迫使一些员工从家里带来卫生纸,帮助特斯拉减少开销。

此外,以往特斯拉会聘请外部公司人员负责未售车辆的清洗准备工作。如今,为了降低成本,特斯拉的员工们会将车辆开回家,并在家中进行清洗。

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呼吁公司全员努力削减成本。

在特斯拉首次实现Model 3日产1000辆后,马斯克将注意力转向了成本,并鼓励每位员工都做出贡献。

当时,马斯克表示,如果每个人都努力提高效率,哪怕是很小的效率提升,比如“更好的包装密度,或者重新安排流程”,都能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一新的成本削减举措出台之前,特斯拉解雇了许多员工,试图再次降低成本。

特斯拉和其他车企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广告营销费用几乎没有,甚至连很多车展都没有参加。

蔚来、小鹏紧跟步伐

早期纷纷效仿特斯拉,“摸着特斯拉过河”的造车新势力企业,如今开始学习特斯拉的抠门劲。

新势力头部车企蔚来的CEO李斌近日发出了全员信。在全员信中,李斌对多个部门提出“增效”的要求:产品体验团队要更敏锐地洞察用户需求,快速闭环响应用户的反馈;供应链、制造、物流团队要根据市场波动更快响应;质量团队要加快质量的闭环速度;售后和服务团队要更快响应用户需求;产品体验团队要更敏锐地洞察用户需求,快速闭环响应用户的反馈。

李斌表示,2023年的工作任务会增加很多,但公司的资源投入只会有小幅增加,必须从内部挖掘潜力,尤其是对于低效的组织、低效的团队、低效的流程、低效的项目,需要进行全面地梳理和优化。

“全员信提到的优化和调整,应该不会是大面积裁员,可能会砍掉没有什么产出的部门,或者减少招聘。”有内部人士说道。

小鹏汽车的组织架构调整仍在持续,近日设立了财经平台,提升成本费用管控的精细化水平和财务体系的合规能力。

降本增效是去年小鹏汽车贯彻到底的宗旨。从去年3月份启动内部裁员,到去年10月开启组织架构调整,小鹏汽车通过多种手段减少业务成本开支,提升运营效率。

“我们会在未来几个季度或未来几年内,不断加强成本管控,提升运营效率,同时精简投资项目。通过研发方向极大程度地聚焦,以及车型之间共享更多平台和模块,我们计划用更低的研发投入,推出更多的新品。”在去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何小鹏表示,汽车企业需要考虑如何在逆风情况稳健并安全地成长。

“如果看不到盈利前景,创始人讲再多的故事也无济于事。”安永博智隆战略咨询合作人章一超指出,当前资本市场已经回归理性,即使是已经成功上市的新势力企业,今后规划与布局都要比过往更加谨慎,将每笔钱花在刀刃上。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