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众说纷纭】诺贝尔文学奖到底应不应该给鲍勃·迪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众说纷纭】诺贝尔文学奖到底应不应该给鲍勃·迪伦?

把诺奖授予迪伦,是对美国文学的一次羞辱?

比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晚公布了一周,2016年的这一奖项简直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却也在公布的时候让人们大跌眼镜。这些年,常常以冷门作家获奖而“为难”媒体的瑞典文学院的这帮老头们,这一次选择转身,给予大众一个大大的拥抱,是啊,有几个人不知道鲍勃·迪伦?

然而,迪伦到底算是个作家吗?尽管他自己曾经说“我是个诗人”。但是当一个举世瞩目的文学奖颁给一位民谣歌手的时候,我们还是不禁要探讨这其中的合理性。界面文化采访了一些作家、音乐人和评论家,同时也综合了另一些人在网络上的发言,让我们回到这个主题——鲍勃·迪伦,到底是不是个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应该给他?

正方:

吴亮(先锋文学评论家):

“迪伦从来没有过时!诺贝尔奖的评委老爷们终于想起了他。我在《朝霞》里仅仅提到了两位美国摇滚歌手,梦幻的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一个鲍勃·迪伦,另一个就是大卫·博伊。后一位去世了,另一位得了诺奖。”

黄昱宁(上海译文编辑,文学翻译):

“其实老头在名单上也已经好多年了,只是太多人把这个当笑话看了。很多摇滚、民谣甚至说唱的歌词都是绝妙的、冒着活气的、随时可以从舌尖上绽放的现代诗,嗯,比很多诗更像诗。瑞典的老头们能认识到这一点,说明他们还是与时俱进的。”

孙孟晋(乐评人):

“他的歌词写的很好,他的回忆录《编年史》也很好,在非虚构文学里是典范。在中国,好像只有作家协会的写小说诗歌的才是作家,才是文学,他们忽略了,摇滚乐里歌词写的好的也是文学。他的作品很深刻的,他对人性的洞察,他歌词里面对时世的关心,对社会问题的看法,甚至我觉得他的歌词一点都不比一些大诗人写得差,他早期读了很多诗人的作品,比如金斯堡,他的名字都来自于迪伦·托马斯。他的《编年史》回忆录就放在文学作品的范围里面的,我觉得如果没有那本回忆录,他也不一定能获奖。回忆录是从他走向纽约街头开始讲起,他怎么离开明尼苏达大学,到纽约寻找民谣歌手伍迪·格思里,伍迪·格思里怎么指引他往前走的一段故事。”

李黎(书评人):

“迪伦当然是作家。作家或诗人身份不是官方或机构授予的玩意儿,写作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继承与发扬、传统与变革。写作的本质是对一切的冒犯,重点是冒犯上一代。鲍勃·迪伦的写作确实是为了唱,技术上追求流畅、现场感,但他一出手就摸到了写作或诗歌的本质所在,演唱和演出只是他所处时代的一个容易选择的文化方式而已。”

萨尔曼·拉什迪(《午夜之子》作者,布克奖得主):

“从《俄耳甫斯》到巴基斯坦作家法伊兹,音乐和诗歌一直有着紧密的联系。迪伦是吟游诗人伟大传统的杰出继承者。选得真好!”

郭强生(台湾小说家、剧作家)

“凡以文字表达出思想与灵魂的都是文学创作能诵唱的文学应该有它的一席之地。”

反方:

乔伊斯·卡罗尔·欧茨(美国作家,诺奖热门人选之一)

我被问到迪伦获诺贝尔奖有啥感受,我的评语是:鼓舞人心,眼光独到。他的音乐与歌词令人难以忘怀,从深层次看来,还是很有文学性的。如果要找一个准流行音乐偶像的话,有趣又大胆的诺贝尔奖也可以选择颁给甲壳虫嘛(或者别的谁?),他们也应该拿这个奖。人们应该成立一个针对杰出流行音乐的国际大奖,更确切点儿,是针对那些显得很流行但又超越了流行的音乐。我想起来了,鲍勃·迪伦之所以取名为“迪伦”,是为了向20世纪伟大诗人迪伦·托马斯致敬——那个本可以得诺奖却终究没得诺奖的诗人,正如罗伯特·弗罗斯特(曾四度获得普利策奖的美国诗人)一样。

周敏(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唐·德里罗译者):

“Shame!这对于美国文学来说,其实更像一次羞辱,1993年以来好不容易轮着了,没人,那就弄个唱歌的吧。”

吴文忠(恩古吉·提安哥译者):

“感觉评选偏大发了,这里含有政治因素,可能有巴结美国的意思,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不应该把诺奖看得太重要,诺奖更多是西方的兴奋,诺奖是为英语世界宣传,就算take it for granted吧。”

林俊颖(台湾作家):

“我根本不在意诺奖谁得,但是给鲍勃·迪伦?有没有搞错!迪伦的歌是有意思,很多我很喜欢,但给他文学奖,是乱搞。起码给文学留些尊严吧。”

黄小邪(专栏作家,芝加哥大学电影系博士):

“本来想缄口,还是凑了个热闹。这结果很讽刺,无论从文学成就还是社会意义。不过说到底也许我们不必太在乎某奖的 ‘权威性’。当过几次电影节评委后对这点体会更深,很多偶然因素。”

北村(作家):

“说是阿多尼斯的时候,我有些遗憾,我个人对诺贝尔级诗人的标准如果不是里尔克级的,至少也是策兰级的,结果给了个鲍勃狄伦,眼镜真是碎了……瞎颁!诗歌,如果追溯歌的传统,只会想起荷马,不会想到狄伦。”

王周生(上海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自此,诺贝尔文学奖也是艺术奖。”

中立派:

毛丹青(旅日作家):

“刚才日媒分析,今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鮑勃・迪伦与瑞典学院的常务秘书有关,因为这位带有朋克风格的女性是瑞典学院200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常务秘书,她从去年的出现对评委界定文学等议题也许起到了作用,但不知这一分析是否靠谱。”

方方(作家):

“蛮喜欢诺奖评委的思维方式:就是不按人们预设的思路出牌。文学就该开阔再开阔些。诺奖评委经常做这种开拓式工作。比鲍勃·迪伦诗好的人一定有,但给了你们这些作品完美者有什么好玩?评奖本来就有游戏色彩。这不,今年的诺奖就玩得很嗨。把全世界闹炸,而大街小街庙堂草庐一律响起诺奖得主的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